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六十二章 周琴的過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二章 周琴的過往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你知不知道,我在火車上遇到了毛愛國,他差點強姦了我,就因為我跟他長的像。」

不等著急的周琴上前要拉她左看右看,繼續發問,「你知不知道,人毛愛國帶著他媽去醫院看病,無意知道你打了胎。人家當時就知道,你從頭到尾就是個騙子,當場被氣的吐血,沒多久就死了。他的村長爹,因為丟人,心裡悶,覺得自己看錯了人,害了老伴兒和兒子,沒多久就死了。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的自私欺騙,害他家破人亡?」

「你知不知道,一開始他沒有多恨你,只是等改革開放了,就出了村,打零工到處找你,只是想問問你,良心會不會痛?問問你,到底有沒有心?」

「可是命運不公,很快就混社會的人吸入了其中,攢到了錢,拿了他們內部的迷藥,他還是堅持著跑出來到處找你。你知不知道他害了多少人,幾十個,全都是因為她們像你,身材,眼睛,鼻子,嘴巴,哪怕就是頭髮呢?」

「你看是不是報應,他找到了我。」

這時候周琴終於忍不住,大聲嚎哭起來,抓著梁月月的雙肩,左看右看,著急的問,「月月,月月,你有沒有,有沒有……有沒有……」努力了好幾次,她一個當媽的就是問不出來那句話,只是看著女兒稚嫩的現在充滿傷心失望的臉,哭的不能自已。

「沒有,你以為我被強*暴了,我還能這樣安然的站在你面前嗎?」梁月月把周琴推的一個趔趄,大聲喊叫,「為什麼?你到底是個什麼人?為什麼要這樣去騙?現在你知道了,好多個女孩子都是因為你受了害,你良心會不會痛,你還能不能繼續假裝什麼都沒發生過,繼續過的安然美好?1

周琴委頓在地,捂著自己的臉哭,「月月你別這樣對媽媽,別這樣,我也不想的。真的不想的。」

她擦了擦眼淚,不知道看著什麼地方,眼睛都放空了,輕聲說,「我在城裡,家裡雖然不是很富裕,但是父母雙職工,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但是也算身嬌肉貴。一開始到了毛家屯我也想好好乾活種地,我沒怕苦沒怕累,好多村裡的小夥子對我有意思,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跟他們怎麼樣,只是幹活掙工分。」

「可是一下子就是三年,三年都沒有聽說過回城的事情,可是我一年比一年大,要是不回城,那我不是一輩子要窩在毛家屯那個土疙瘩里。每次照著鏡子,看著裡面青春貌美的臉,怎麼都不能甘心?」

「工農兵大學的指標的事出來之後,我就心動了,第一批已經定了,再怎麼我也趕不上。可是之後的指標呢,我想了很久,決定一定要拿到一個名額。」

「結婚第一年,毛愛國的爹想都沒想到我。我知道他們家還沒徹底相信我,我就想著要是懷了孩子,他們家肯定就會把我當自家人了,這才沒有再算日子跟毛愛國同房。」這時候周琴也顧不上有些話不能當著還不懂事的女兒面前說,陷入了深深的回憶當中。

那時候毛愛國愛她疼她,他年輕力壯的火氣旺,可是她要是說白天下地累了,毛愛國哪怕再難受,也不會強迫她非要做。可是第一年毛愛國他爸為了放著自己,竟然在家提都不提工農兵大學名額的事,她就想還是要懷個孩子。當時,她根本想不到作為一個女人,再怎麼也不該拿孩子來算計。

因為不算日子了,她一直關注自己的身體變化。不過因為她的小日子一直不準,第一個月沒來的時候,她還以為自己又是例假不順了,不敢肯定,等第二個月沒來,她這才肯定自己懷孕了。她還在找恰當的日子告訴毛愛國這件事,只是沒等她開口,一天從鎮里開完會回來的毛愛國他爸竟然說,今年要是工農兵大學的名額,他會給自己留一個。

到現在她還記得,毛愛國爸爸說這件事的慈愛神情,「琴啊,我也不求別的。這一年多我也看了,你是個好孩子。我想著你本來就有文化底子,要是讀了這個大學有個體面工作,再跟愛國有個孩子,愛國接我的班。到時候你們日子會更好過,孩子交給你這個文化高的媽教,肯定也能更聰明有出息。幸好,你們現在還沒生孩子,要是有了孩子,我怎麼也捨不得讓我寶貝孫子,小小年紀就沒有當媽的照顧。」

聽明白了毛愛國他爸的話,周琴哪敢跟他們說她懷孕了,搞不好,他們根本不準自己出去了,那不是白浪費到手的好機會?

周琴把孩子瞞了下來,等到出發之前,到了鎮上假裝上了大巴,等出發一段距離之後,看不到毛家人了,她就假裝有重要東西忘了拿下了車,去了醫院把三個月的孩子給打掉了。

毛愛國是真的愛她,毛愛國父母也是真的厚道人,因為出門在外,給她的錢有好幾百,她花錢在醫院住了五天,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再也不打算回頭,也下定決心從來沒有來過毛家屯。

去大學的一路上,她一直告訴自己,我沒有去過毛家屯,不認識毛愛國,沒有懷過孩子,整整半學期,她才真的適應了這樣充滿美好希望的新生活。

後來,她真的從來沒有想過毛家屯的一切,毛家屯那個愛自己入骨的男人,那個被自己狠心拿掉的孩子,全被她忘在腦後。

她一直以為,等長時間收不到自己的信,明白過來的毛愛國開始一段時間會難過,之後就會在他爸媽的安排下重新娶個老婆,生個孩子。雖然會在那個窮山村生活一輩子,但是這本來就是毛愛國應該要過的日子。

有一段時間,她心裡忐忑,怕毛愛國找到學校來,因為毛愛國他爸是村長,能開介紹信買火車票。現在想來,事情爆發的太突然了,毛愛國他媽那麼快就去世了。等安葬好了她,想來村長雖然生氣惱怒,但是還是想讓兒子忘了自己這個狠心的壞女人,根本不給他介紹信,逼他待在村裡好把自己忘了,能重新結婚過日子。

可是毛愛國他爸肯定沒想到,自己也會那麼快就沒了。毛愛國等到能自由出入之後,沒有爹媽需要孝順,還是出了村,走上了尋自己的路。

她把這一切都告訴給了梁月月,眼睛里已經沒有淚了,頓了頓才說,「月月,媽媽根本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我從來沒想讓毛愛國變成這樣,一直以為他肯定能過村裡那種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

「我沒有不覺得欺騙了他們需要愧疚,但是月月,我真的不想一輩子在農村過。我一個女孩子,手無寸鐵,也沒有多少錢傍身,我要想走出農村,能靠的只有我自己。我知道我不對,可是一想到要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我就覺得呼吸困難,好像馬上就會死掉一般。」

「月月,你從小爸爸媽媽疼你愛你,你絕對想不到在農村到底要過什麼日子?我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