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能再陪她繼續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能再陪她繼續瘋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這些年,其實她最難過的就是當初那個孩子,所以她才格外的縱容梁月月這個女兒,她把梁月月一個孩子,當做兩個孩子疼,給了她全部的關愛,把她寵的單純任性,一點不知人間疾苦。

梁月月一轉身撲到自己的床上哭,因為被子聲音瓮聲瓮氣的,「我不知道,我從來沒想過,我的媽媽還有能做出這樣的事。我想一想,我要是真的被毛愛國給糟蹋了,肯定活不下去。因為你為了過更好的日子,那麼多人都要麼自殺了,要麼生不如死,我就不知道怎麼面對你。」

果然知女莫若母,梁月月從來不知道什麼叫苦,這麼多女孩子的清白都間接的跟自己媽媽有關係,她就覺得胸口沉甸甸的,總有一口氣喘不上來的感覺。

被女兒的話給刺激的心口劇痛的周琴,坐到床上,摸了摸她的頭髮,「月月,我……媽媽不逼你馬上原諒媽媽,但是,媽媽能不能求你,別把這件事告訴你爸爸。當年的事,你爸爸不知道的,我……」

可是當一響的房門,和門口臉上醞釀著風暴,再也不復以往儒雅溫和的男人,都在告訴周琴,這一切的一切都被他聽到了。周琴驚的扎煞著手,站起來,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短短半分鐘,好像有半個世紀那麼久,她上前想拉梁月月爸爸的手,嘴裡還喊著「老梁」。只是被男人一把揮開,摔倒在地。

周琴都摔蒙了,她驚訝的看著結婚快要二十年的丈夫,這二十年,他們夫妻和美,女兒美麗可愛,事業平穩順遂,他從來沒有對自己動過手。來例假、坐月子照顧她都是有時間就親力親為,平時有空就進廚房給自己和女兒做飯,寒暑假有空就帶她倆出去旅遊玩耍。

毛愛國那個男人是對自己好,可是能有老梁長的好看,有老梁有文化,有老梁工作體面嗎?她連跟毛愛國聊個天,估計都說不到一起去。這一切的一切都堅定的告訴周琴,當初她的決定沒有錯,要不然哪能有如今的幸福日子過。

可是今天,這一切都要化為烏有了嗎?

她眼裡早停了的淚大滴大滴的滑到保養得意的臉頰,溫柔秀美的臉上掛著心碎的淚,讓人忍不住想要去憐惜。與她有二十年夫妻感情的老梁更是如此了,可是他想到她瞞著他那樣的過往,而且這過往還造成了許多人重大的無法挽回的損失,伸出去準備扶她起來的手就又握緊,收了回來。

老梁站直身體,用力的看了一眼周琴之後,轉身大步離開了。不論周琴在身後怎麼哭著哀求,都沒有停下來。

自從那天開始,梁月月幸福的家就再也沒有了,她只是想問問周琴,從來沒有想過會恰巧被爸爸聽到。當天老梁醉醺醺的回家,周琴要照顧他,可是被老梁推開了。

夫妻倆進入結婚以來第一次冷戰,老梁隔三差五就喝酒,周琴又沒有想到好法子疏散他心裡的憋悶。時間久了,這股氣越積越厚,終於在兩個月之後爆發了,周琴在老梁又一次喝醉回家之後,忍不住在他身後嘮叨,醉酒不好,傷身體什麼的。

這個女人現在還能當做一切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平心靜氣的跟自己說話,她不應該心虛的不敢看自己嗎?她不應該懺悔的以淚洗面嗎?她不應該跟自己痛陳自己的錯誤嗎?

想到這些,老梁心裡的被妻子欺騙和對自己失望的憤怒就再也控制不住了,反身回收給了還在喋喋不休的她一巴掌。

自此男人就像被開了閘的洪水,只有動手之後那幾秒會閃過後悔,可是生起氣來,照樣上拳頭。

不論周琴怎麼解釋,怎麼哭求,老梁再也不能平靜的面對周琴那張她愛了二十年的臉了,他覺得自己深愛的妻子絕對不是現在這樣的周琴,那個知書識禮、勤勞踏實、溫柔賢惠的周琴才是他的妻子,可是這個十九歲就能設計把自己賣個好價錢的心機深沉的女人,這個為了虛榮、為了金錢、為了所謂的好日子就拋家棄子,還能二十年如一日的當做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的冷血女人,這個害的前夫家破人亡和那些幾十個鮮活的女子的人生還想要淡定生活的無情女人,怎麼看,怎麼也不像自己的妻子。

老梁從來不是暴虐的人,他知道自己不應該打女人,打女人的男人都不是東西。可是不打她,難道跟她離婚嗎?自己也要跟她一樣不要家,不管女兒了嗎?老梁自問做不到,那些欺騙,那些失望,那些痛苦,全部都用酒精來沉澱。只要周琴不湊到他跟前來,老梁是從來不會主動找上去揍她的,他在極力的控制自己。

可是周琴放不下老梁從梁爺爺那裡繼承來的豐厚不動產的租金,這些錢讓周琴一直過著優渥的生活。她也放不下那些被丈夫溫柔以待的幸福日子,而且她相信只要有梁月月在,她就一定能挽回丈夫的心。雖然經常被打,但是每次都傷的不重,她了解自己的丈夫,知道他並不是完全對自己死心了,要不然打就打了,絕對不能在醉酒狀態下,還能控制著不重傷她。

因此為了重新得到完美的家庭生活,她一次一次的湊到老梁跟前,堅決不肯放棄。

梁月月高中的課業繁忙,周末還有興趣班,而且她一時也不知道怎麼面對周琴,就不怎麼關注她,所以一開始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家裡出現了家暴。

等她知道的時候,也是老梁離開的時候了。老梁知道自己這樣下去就不對了,周琴那些冷靜的計策要把他逼瘋,正常的女人被丈夫打了,肯定會歇斯底里的大鬧,可是每次她都是苦的楚楚可憐,顫顫巍巍的求饒。等好了,又溫柔的湊上來。老梁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妻子真是太可怕了,為了她想要的生活,好像她什麼都可以忍耐,傷心、痛苦等等都可以忘記,都能繼續保持溫和柔美的表情去經營自己想要的東西。

他沒有想到怎麼對待這樣的周琴,就申請了出國交流,一走半年,國外各個大學去學術交流。

周琴也不著急,仍然安靜的給他收拾行李,男人再怎麼也要回家的。只是在出門的時候,她才哀哀的哭,「老梁,那是我年輕不懂事,想不到別的辦法,你不要怪我好不好?這些年我對你可是真心的……」

老梁聽了幾句,再也聽不下去,他決定了,這半年一定要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怎麼對周琴,反正不能再陪她繼續瘋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