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六十七章 真的會讓人很無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 真的會讓人很無力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王川柏自動去拾柴火,穆程也跟著去了,梁月月卻被溪邊一些彩色的花吸引了視線,開心的過去採摘,準備編個漂亮的花環。

白玉倒沒閑著,讓胖胖和嘟嘟去林子里打獵,她削尖了一根樹枝,站在溪邊,刷刷幾下,幾分鐘就插到十六條手掌長的魚。林子邊上找柴火的穆程抬頭偶然看到白玉犀利帥氣的動作,和樹枝上插到的被太陽一照銀光閃閃的魚,又驚訝又佩服。

男孩嘛,看到這些哪有不心動的?他抱著柴火堆到他們剛剛放包的旁邊,走到白玉身邊,笑眯眯的問,「白玉,可以讓我試試嗎?」

白玉也沒說什麼,只是把手上的木棍遞給了他。原本看著白玉抓魚很簡單的,可是穆程不論怎麼弄,都抓不到,他也知道眼睛看到的位置不是真實的位置,但是不論怎麼調整,這魚鬼精鬼精的,弄了半天,好容易覺得涼快的身子又出汗了。

他想請教一下白玉到底怎麼弄,回頭的時候,發現白玉已經不在這一片了,隱隱約約還能看見她往上遊走的影子。擔心她一個人會遇到危險,但是又想到剛剛從觀光路上下到野林子里的時候,白玉三人淡定的樣子,穆程又收回了準備追上去的腳步,想來肯定是有自保的本事的。

白子安從自己和姐姐的書包里往外拿東西,調料包、刀叉筷子、小碟子之類的,等抬頭的時候看到白玉不在眼前這段溪邊了,穆程又拿著姐姐剛剛用的木棍,就上前來問,「穆程哥哥,我姐姐去哪裡了,你知道嗎?」

又失敗了好幾次的穆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朝他笑了笑,「我看到你姐姐往上遊走了,安安,你別去找,她許是再過一會兒就回來了。」

那野草都有半人高,白子安一走進去不就看不到人影了,再丟了可不得了。想到這兒,穆程忙忙丟了手上的臨時魚叉,洗乾淨手臉,甩了甩,就把白子安的手拉在手裡。免得小孩家不管不顧的非要去找白玉,還是看牢一點好。

這時候梁月月走了過來,頭上戴著一個美麗的花環,她年紀還小,這花環一戴更是襯的她天真爛漫。梁月月走到穆程跟前,摸了摸頭髮,「穆程,我的花環好看嗎?」我好看嗎?後半句最重要的話沒有問出來,她是希望穆程能領會她問的意思。

「好看。」穆程真的認真看了看梁月月頭上的花環,「不過,梁月月上面好像有螞蟻。」

不解風情的男子,真的會讓人很無力的。

梁月月立刻尖叫著把花環扯了下來,一把丟開落在小溪里被水沖走了。這還沒完,她的頭髮雖然沒有白玉那麼長,但是也差不多及腰了。因為穆程說花環上有螞蟻,所以她潛意識作祟,覺得頭皮癢了起來,不由伸手抓頭髮,急得團團亂轉。沒過多久,她恍惚覺得身上都開始發癢,在原地亂跳,又抓胳膊又抓頭髮的,身上她害羞不敢抓。

她急得滿臉通紅,額頭上全是細密的汗珠,慘兮兮的問穆程,「怎麼辦?我覺得渾身發癢,是不是有螞蟻爬到我身上去了?礙…」最後都尖叫起來,還捂著臉哭了。

穆程也很無語,他根本不知道只是實話說了花環上有螞蟻,梁月月就會這樣,女孩子都是這樣的嗎?連個螞蟻都會這樣大驚小怪?可是看梁月月都哭了,白子安也被眼前突然崩潰的姐姐給驚呆了,穆程拍拍白子安,眼神安慰他沒事,然後跟梁月月說,「這在山上來有螞蟻有蟲子不是正常的嗎?剛剛在林子里穿了半天,說不定早就有蟲子落你身上了,也沒什麼啊?你別怕。」

可是梁月月完全沒有被穆程這番話給安慰到,她反而覺得身上更癢了,想到身上還有別的什麼不知道的蟲子,她一刻也忍不住,就想跳到水裡洗一洗。可是這不是在家裡,她只能跑到溪邊上,洗臉,洗胳膊,還把裙子撩上來一些,洗腿。

這時候白玉手上拎著四隻白毛水鳥走了回來,看到蹲在水邊一邊洗一邊哭的梁月月,還有站在她身後,不知所措的穆程和白子安,她走了過去問,「怎麼了?」

穆程就小聲跟她說了,白玉到沒有覺得梁月月小題大做,有的人就是這樣,不知道的時候不覺得,但是知道了就會越想越嚴重,反應也越大。可能梁月月就是這樣的人,白玉想。

她把用石子射殺的水鳥放到剛抓到的魚旁邊,朝林子邊上還在認真撿柴火的王川柏喊,「川柏,你把魚和這鳥收拾一下,我帶梁月月去洗一洗。」你道為何,王川柏為什麼這樣認真,實則是這段時間出來玩,每次在山上的時候,就會被白玉生一堆火,用臨時找到的食材,做的飯給驚艷了胃,比有的地方的美食好吃多了好么?這到了做飯的時候,怎麼能不主動配合?

待王川柏應了一聲,白玉才說,「梁月月,你跟我來,我們到上游找個地方你洗一洗。」

現在梁月月哪還顧得上討厭白玉啊,忙跟上了白玉的腳步。本來不遠處就長了很高的野草,水裡也長了高高的水草,梁月月脫了衣服在水裡洗了頭髮洗了澡,白玉背過身幫她守著。

洗完往回走,抓著濕漉漉的頭髮跟在白玉身後,她嘴巴動了又動,怎麼都不能說出謝謝來。她看著白玉的背影,心裡還討厭白玉,就是因為白玉抓住了毛愛國,周琴的事情暴露了出來,她美好溫暖的家變得不復存在。出來玩,還是因為遇到白玉,吸引走了穆程全部的目光,讓她想要穆程喜歡自己的願望落空。

白玉才不在乎這女孩的複雜心情呢,回去的時候胖胖嘟嘟已經回來了,毛毛上有些血跡也有些青草汁還有泥土。每次放它們出去打裂,回來總是像在野地里滾過似的。它倆一點也不知道渾身髒兮兮的樣子,又惹白玉生氣了,還搖頭擺尾的用腳踢了踢打來的子,然後湊到白玉身邊要蹭她的腿,被白玉躲開了,也仰著腦袋吐舌頭邀功。

白子安是很了解白玉的,趕緊上前摟著白胖胖的脖子,用力往水裡拖。其實他那裡拖的動白胖胖,只是它很愛哥哥,總是配合他的,等腦袋偏過來看到水,就知道姐姐又嫌它們把自己弄髒了。

汪汪幾下子招呼上白嘟嘟,兩狗利索的下水撲騰了。白玉也就拿著王川柏處理好的魚開始烤了起來,又找了一塊平滑的大石頭,放到火上燒,做了石板烤肉。在白玉高超的技藝之下,所有人還有狗都吃的肚子鼓鼓,滿足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