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六十八章 她竟然差點殺了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八章 她竟然差點殺了人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用完午餐,大家又在水邊休息了一會兒,等梁月月的頭髮幹了,大家才收拾東西準備離開。至於兩隻狗,洗完一上岸就湊到白玉和白子安身邊猛的一甩,它們身上不滴滴答答了,倒是他們倆身上全濕了。

這都成了他們一家人之間的小遊戲了,當然只有夏天和初秋的時候,白玉許胖胖嘟嘟這麼玩,其他的時候是絕對不準的。所以兩人都習慣了,白玉也不躲不惱,只是小心的看著不讓它們身上的水落到要吃的東西上,白子安則是歡歡喜喜的去逗狗去了。

過一會,他們又全守在白玉要烤肉烤魚的火堆邊,一方面是饞了,一方面是他們習慣這樣的陪伴,所以白家四口比梁月月的頭髮乾的快多了,畢竟她覺得自己是城裡小姐,比出身鄉下的白玉高貴多了,是絕對不肯紆尊降貴去火堆邊幫忙做吃的的。

這要走了,梁月月害怕蟲子掉到身上,磨磨蹭蹭的不肯進林子。白玉不願意碰到什麼野獸,因為她並不願意跟這些普通的對於她來說沒有任何攻擊力的動物動手,況且還會引起別人過得關注,這些都不是白玉想要的。所以梁月月完全不用擔心,她會碰到什麼蟲子,因為白玉也不想要有什麼蟲子落在她們身上,所以在林子里的時候,她的威壓一直是外放的,只是他們這些普通人感受不到罷了。

當然因為同行有胖胖和嘟嘟,她特意給它們施加了防護罩,避免被她的威壓影響。

白玉只想給人一種她運氣很好的錯覺,走的路正好沒碰到什麼大型野獸。畢竟這些人又不可能有特別多的機會,每次都跟她一起去山林。只有她自己的時候,白玉是從來不會用多餘的靈力的。

現在梁月月害怕不願意走,白玉只當她特別愛乾淨,又對蟲子敏感,只是不能告訴她自己的事,想了想給了她一瓶藥粉,「這是驅蟲的,一般的蛇蟲鼠蟻都不會近身,你要是害怕,可以在身上撒一點。」

然後一路順遂的回到了山上的觀光路上,梁月月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更討厭白玉了,有這樣的藥粉為什麼不早拿出來用,真是小氣摳門。白玉可不知道,穆程因為好奇白玉怎麼抓住的魚,一直跟她聊天。這讓梁月月更生氣了,她一邊走一邊扯路邊上的野草,臭丫頭,什麼風頭都被你搶了,我什麼時候才能得到穆程的心。

心裡的憤怒,在看到穆程看著白玉的笑臉的時候,更是直入雲霄了。快到達山頂上的時候,他們在一個隱蔽的地方,發現有一塊突出的岩石,站到上面可以俯瞰爭做清城山北面的風景,山下面的城市也能清晰可見。不過沒有特意添加圍欄,還是很危險的。當然這是白玉看到的,因為有精神力探路嘛!

幾個人都排成排站上去,白玉看著一望無際的好景色,開心的笑了。可是一直氣憤的梁月月偏頭看到白玉享受的表情,更是不舒服了,她生氣的跺了跺腳。在眾人身後的白胖胖和白嘟嘟也想看,動物感覺更敏感,它倆給穆程也玩的好,但是從來不忘梁月月身邊湊,這時候沒有它倆的位置看風景,愛湊熱鬧的兩狗怎麼耐得祝不約而同的,它倆都選擇從梁月月右邊,想要把梁月月擠到後面去。

梁月月被白胖胖的爪子一勾,腦袋和前半身輕輕一撞往前一個踉蹌,站穩前的瞬間看到原先在她右邊的正興奮的看風景的白子安,腦子裡好似什麼都沒想,又好像什麼都想了。腎上腺素急速攀升,身體自己搖晃了起來,一下子撲上前,把拍手跳腳的白子安給推下了山崖。

一切好像電影里的慢動作一般,王川柏和穆程都驚訝的看著撲倒在地的梁月月,白胖胖和白嘟嘟都沖著尖叫的急速墜落的白子安狂叫。只有白玉,半分猶豫都沒有立刻跳了下去伸手去抓白子安。

因為兩人的墜落的速度相同,白玉不得不運轉內力加快自己往下掉的速度,總算是在半山腰上抓住了白子安的腳。她稍稍用力一扯,就把白子安抱在了懷裡,借住崖上的石壁,騰挪縱躍,沒幾下子,白玉就抱著白子安回到了石板上。

迎接白玉和白子安的是眼珠子差點瞪出來和下巴已經掉了的王川柏、穆程還有因為驚訝顧不上假裝害怕和驚慌的梁月月,只是白玉已經沒有心思去觀察眾人的神情,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懷裡的白子安身上,白胖胖和白嘟嘟也到白玉身邊,一跳一跳的想要看到白子安的小胖臉。

白玉便抱著白子安坐到了石板上,七歲的男孩,已經差不多一米三了,已經不能像以前抱孩子一樣抱他了,所以白玉是公主抱一般抱著白子安的。現在坐下來,她把白子安的上半身攬在懷裡,輕輕的拍他的背,靈力也緩緩的探入他的神魂之中,慢慢的撫平他因受驚嚇而震蕩的神魂。

「安安,沒事,沒事。你記不記得,我說過的,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會保護你。別怕別怕。」聲音也包裹著靈力,讓聽到的人神經更放鬆。穆程、王川柏和梁月月從來沒有聽到一個人的話,會覺得這麼舒服過,好像在心尖上輕輕的拂過一縷春風一般。

一開始白子安好像丟了魂一般獃獃愣愣的,一點反應都沒有,慢慢的他身上的肌肉放鬆下來,臉上也不再發青只是有點蒼白,最後轉了轉眼珠,看到白玉關愛的眼睛,坐起身子摟住白玉的脖子哇哇大哭起來。

一直焦急的看他的白胖胖和白嘟嘟圍著白玉和他焦急的轉圈,焦躁的脖子上的毛都豎了起來。白玉只是一直撫著他的背,給他順氣,一直說,「不怕,不怕,我在,我在。」

這時候,梁月月才從地上爬了起來,她終於反應過來,剛剛自己做了什麼,她竟然差點殺了人?因為極大的震驚和驚嚇,她不由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渾身冰涼。可是很快,她就跟自己說,不,不,不是的。她沒有,她沒有做這件事。是他們家的狗撞她擠她,她沒站穩才不小心把白子安給推下去的,是不小心的。對對,是我不小心的。

梁月月蹲在白玉身邊,想拉白玉的手,只是白玉一隻手抱著白子安,一隻手給他順氣,她只好拉著白玉的裙擺,淚眼汪汪的說,「對,對不起,白玉,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剛,才,是你們家的狗,它們擠我,我沒站穩,就摔倒了。我,不想,的,我就是,沒站穩……」

好像真的因為愧疚,哭的喘不過氣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