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七十一章 霍長安病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一章 霍長安病重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這次穆程真的親眼看到白玉給人治病的樣子,利落果決,好像一切都胸有成竹。最關鍵的是,白玉觀察王川柏給琪琪媽治病的時候,穆程也在場,他能很清楚的看到白玉和王川柏的區別。

每次施針,白玉有時候一次可以捏三根金針,又快又準的扎到相應的穴位上,但是王川柏每次都只能拈一根針。時間上白玉差不多要比王川柏快一半還要多,而且最關鍵的是白玉所有要扎的針扎完之後,不知使了如何妙招,那纖纖素手輕輕一彈就可聞聽嗡嗡聲不絕於耳,只是王川柏卻沒有這一步。

雖然不懂其中關竅,但是沒有這一步,就給人感覺好似大打折扣一般。這一步不是必要的,只是白玉以秘法引動周遭靈氣進入病患體內,增加治療效果。王川柏不是修鍊之人自然做不到這個功效,一開始還以為自己學習不到家,師傅還沒有教給他。

後來通過一些事懂了白玉的為人,他和秋白霜都知道,想要學就要說。所以他們都問過白玉,為什麼不將這最後一彈的訣竅告訴他們,白玉只是說,「不管你們信與不信,我告訴你們,我不教的原因,是你們學不會。」

兩人都不明白,為什麼沒有教就知道自己學不會。可是自從白玉跳下懸崖摟住白子安,竟然還能借住突出的岩壁,岩壁上樹木的葉子,或者別的,每次輕輕一點,就能往上躍到九、十米高,他就想,是不是自己沒有學過古武,沒有內力,所以師傅才說他學不會。

自此就把這最後的訣竅給放下了,不再想著什麼時候,再向師傅請教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穆程就發現自己的眼睛總是追隨著白玉的身影,總習慣暗暗觀察她的一舉一動,並且她的一舉手一投足都能牽引著自己的情緒。他捂著自己的胸口,感受著亂了節奏的心跳,皺著眉思考,難道我是生病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等發現的時候,早就情根深種、無法自拔了。

不過這些都是以後的事了,既然要把王川柏留在這裡繼續治療琪琪媽,白玉就打算把秋白霜叫過來進行教導。

她找到地方打電話的時候,秋白霜說,「師傅,瘦圓子她一直說想你了,我每次去她那裡,她都說,想要你來看她。師傅你考慮考慮是我一個人過去,還是帶著瘦圓子過去,還是你帶著安安過來。」

因為白子安一直跟南宮圓吵架,各種瘦圓子的喊,瘦圓子這個綽號也就在小圈子裡出了名,有時候南宮家裡的人都會喊瘦圓子,每次都被南宮圓圓滾滾的大眼睛狠瞪一番。

可是大家還是會都這麼叫,疼愛她的人都希望有一天她能跟胖安安一樣變成胖圓子。

白玉不大想去京都,自從在南宮家的宴會上,鬧過那一出之後,她知道自己進入了京都上流社會的眼線,吸引了許多重要人物的關注。這些甩不掉的眼睛,讓白玉有些煩惱。她常常想,就算治病救人積功德,也想自由自在的積累,並不想在自己的每一次行動都在有心人的眼皮子底下。

這些都讓她很不舒服。

電話那邊,秋白霜良久沒有等到白玉的回答,她想了想師傅的不耐應酬,也就說,「那師傅我自己過來找你們。」其實說起來白玉好像有三個選擇,可是她知道白玉絕對不會讓南宮圓離開父母跟著她出京的。

沒有人不知道,失而復得的南宮圓是南宮家的寶貝,她的安危維繫著一大家子人的平安喜樂,而這正好不是白玉願意承擔的複雜。

「嗯。」聽到白玉這輕輕的一聲,秋白霜正好要掛電話,可是身邊伸過一隻大手從秋白霜手上拿走了話筒,直接開口,「喂,我是白霜的大爺爺秋廣白,是白大夫嗎?」

白玉雖然奇怪為什麼秋白霜的長輩要跟自己通話,還是嗯了一聲算作答覆。秋廣白也不介意白玉透露著的明顯敷衍,只是繼續沉聲說,「聽說你和霍家那個二少爺交情挺好的?」

「嗯。」如果霍家二少爺是霍雲霆的話,那的確是挺好的。

「霍長安病重,你應該知道他在國家的地位,所以秋家和王家的好幾位泰斗都去給他看診了。他老了,我們都無能為力。霍家好像想找你看看,但是你家沒人,聯絡不到你。」

「我回來正好看到白霜在跟你通話,就告訴你一聲,你考慮考慮要不要來京都看看?」

掛了秋家的電話,白玉想了想,還是給霍宅撥了電話過去,接電話的是陳嬸,聽到是白玉來電話,簡直是喜極而泣了,「阿玉,阿玉,你到底在哪裡?老爺子病了,病的很嚴重,你能不能來給看看?」

「陳嬸,你知道的,必死之人我不治。我不知道霍爺爺還有沒有……」

不等她說完,就被著急的陳嬸給打斷了,「好孩子,那也要你來看了,我們才知道埃我們總要有點希望是不是?」說著在那邊捂著嘴就嚶嚶哭泣起來,「求你了,阿玉,就來看看。」

「好。」最後白玉還是點頭答應了,認識了一場,她對霍長安的印象還挺好的。

當天晚上白玉就坐上了去京都的火車,因為琪琪媽的治療階段還沒有穩定,之前也是打算秋白霜過來這邊,他們再出發也需要兩三天,正好琪琪媽的治療就穩定了,以王川柏的能力也就能進行接下來的治療了。

可是現在提前三天,白玉就要離開,她就跟琪琪家裡商量,讓他們跟她一起去京都,「就是火車上累一點,來回的花銷都由我承擔。你們也當帶著琪琪去京都看看吧。」

白子安這三天跟琪琪玩的正好,也捨不得就這麼分開,拉著琪琪的手,求琪琪爸媽。這幾天治療,綜合琪琪媽媽的感覺來看,不用白玉勸說,只要是白玉開口,琪琪爸媽就會沒有二話的跟著白玉上京都的。

因為他們這個家好容易才能看見一點希望,琪琪媽竟然昨天晚上跟琪琪爸說,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好像雙腿有一點酸脹的感覺,不明顯,斷斷續續的。

這對琪琪家來說,是自從琪琪爸媽都不能行走之後,唯一的一個好消息了。他們怎麼會不用力抓住這個機會?

這不最後包含穆程都跟著一起去京都了,他已經去過京都好幾次了,根本不應該再去,只是想到和白玉分開,就心裡不舒服。最後安慰自己,他是要跟著去看白玉的高超醫術,說不定還有機會見識見識白玉的武功呢!

有了這個做借口,當然也就跟著買票進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