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七十二章 如此挑釁,是想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二章 如此挑釁,是想打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在王川柏和穆程的合力幫助之下,琪琪一家總算是安穩的上了列車。

因為他們這一行人有兩個不良於行的人,顯得很是顯眼,來往看到的人,總是不由自主的多看兩眼。

白玉他們還很無所謂,許是這兩天跟琪琪在一起久了,白子安懂得了琪琪的強烈自尊心,所以在琪琪滿臉漲紅,捏緊拳頭要發怒的時候,白子安比他還先出聲,「你們別看了,不許看1胖胖嘟嘟兩隻配合的朝周圍的人嚴厲的汪汪,給白子安聲援。

因為票買的急,沒有買到鋪票,大家全都是硬座票。白子安這一嗓子喊的,反而更多人看了過來,白玉看著他不贊同的搖搖頭。琪琪看到這麼多人盯著自己爸媽看,又是生氣又是傷心,眼眶變得通紅。

周圍幾排座位看到他們這幾個,王川柏和穆程一看就不是普通家庭的孩子,氣質教養都顯貴氣。白玉和白子安更是不得了了,氣勢比王川柏和穆程還強。這四個穿的衣服一看質量就很好,長得也是各種漂亮好看。

可是琪琪一家三口,不說殘疾,各個面黃肌瘦,穿的不說破破爛爛,那補丁摞補丁的,難看的要死,看的人都想不通這怎麼成為一撥人的?

小聲議論的竊竊私語的嘈雜聲,在這幾排就沒停過。白玉看著要哭的兩個孩子,正準備跟他們說話,穆程先開口了,「大家看了,都知道,這肯定很不容易,還是拿出一點平常心,不要這麼對人家本來就很辛苦的家庭了吧?」

大多數人三觀還是很正常的,這就差被指著說,不要把殘疾人當稀奇看,要有平常心、同情心了,他們也就偃旗息鼓,各說各的話了。

只是永遠有些自命不凡的人,一個染著黃頭髮,看著二十齣頭,臉上都是青春痘的男子,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花褂子,「哈,都殘疾了,不躲在家裡,出來幹什麼?看這窮樣,不安生的等死,還跑到外面,難道還不興人看啊?我還偏要看,看看又不犯法。」

其實很多人一開始看他們這邊,都是因為白玉長的太美了,吸引了別人的視線。可是看過來,看著看著,不就發現白玉身邊正好有一對殘疾夫妻了么?這就好比癩蛤蟆和天鵝,鮮花和牛糞,仙女和乞丐在一起一般,更引的大家的眼神流連不去。

這青春痘男子就是如此,他原本就有些好色的毛病,這有美女哪有不看的?

他覺得琪琪爸媽在白玉的周圍嚴重影響了他欣賞美女的心情,連上前去搭訕的**都沒有了。

所以待穆程開口之後,心裡那股火就憋不住了。青春痘男子本來就是個混子,這次正好是在家裡那邊惹了事,家裡給了錢讓到外面庋灰溜溜的離開家,心情本來就奇差,好容易看到個絕頂美女,偏還不能好好欣賞,他哪能忍得住自己那個暴脾氣?

這琪琪爸媽自從殘疾了之後,不要說這陌生的外人了。家裡爹娘不也是嫌棄他們一家是拖累,直接給他們趕了出來,要不然也不會家裡什麼都沒有?

因此他們遇到青春痘男子這樣的為難,也只是低頭假裝沒聽到。只是琪琪年紀小小的,心裡不服,最多的還是心疼自己爸爸媽媽被人欺負。

穆程畢竟年少氣盛,站起來就要跟青春痘男子理論,白玉拉住了他,朝他搖了搖頭。

這王川柏也不是個圓滑的人,面對這樣的也捏著拳頭生氣呢!白玉笑笑,這些人的情緒可真多,她轉頭看著那個青春痘的花褂子,唇瓣微啟,緩緩的說,「這位,如此挑釁,是想打一架嗎?」

有些人腦子裡跟一般人不一樣,跟這樣的人講道理是講不通的,他們永遠只會認為自己是對的。白玉不認為所有的人,看到琪琪這樣一家需要同情憐憫他們,但是做不到幫助憐憫,漠視才是最大的仁慈。這個青春痘男子竟然如此直言相擊,整個腦子有玻

面對這樣的人,還是打痛了他最簡單。

青春痘看到美女跟自己說話,心裡蕩漾的不行,打架?打架好啊,藉機摸摸小手,說不定還能摟個小腰什麼的。他的眼睛微眯,整個顯得色眯眯的,「哈哈,是你跟我打,我就打。」

白玉懶得跟他廢話,離開座位,快走幾步。大家都沒看清楚她是怎麼繞過地上的行李,還有人們伸到過道上的腿的,誰都沒有碰到的直接就到了青春痘男子跟前,眉毛微揚,「你想跟我打架?」上位者那種瞧不起的輕諷,直撲他的面門。

可是他的心思哪能放到美女對自己的瞧不起上面,整個心神都被白玉身上透著的冷梅香氣所惑,昏頭昏腦,恨不得抱著美女這樣那樣一番才好。

看到他表情的一絲變化,白玉閃電般出手,掐住了青春痘男的脖子。可是事情遠不止如此,眾人都看到這個身材纖瘦嬌小的姑娘竟然把二十歲的成年男子掐著脖子給舉了起來,青春痘男子的腳都離地了。

因為呼吸困難,他雙手不由自主的去摳白玉掐自己的脖子的手,眼珠子突出,舌頭微伸,臉上血色漲紅,雙腿亂蹬。白玉覺得這教訓還不夠深刻,左手握拳在他身上連擊十三次,速度快的人好似都能看到她胳膊的殘影。

打完了,白玉才鬆手,那人像攤爛泥一般癱軟在地上,雙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好像要把肺咳出來,急速的喘息著。顧不上被白玉敲到痛穴的聚類疼痛,驚恐的看著白玉,屁股在地上向後蹭了一些。這個女人竟然差點把自己掐死,他發誓,這是第一次,他覺得自己離死亡這麼近。

整個車廂都被白玉這一連串的動作給嚇的禁聲了,誰還敢議論啊,不怕死嗎?這姑娘身手不凡,還膽子大的出奇,在這麼多人面前,都敢掐著人的脖子把人提起來。要是一個不注意,真掐死了,就算能讓她坐牢,那自己死了也白搭埃

小命要緊,在這炎熱的夏季,大家都摸了摸涼涼的脖子,全都閉上嘴巴,大眼瞪小眼,再也不敢往白玉他們那邊的座位隨便瞟,哪怕只是一眼。

綠皮火車,沒有空調,上百個人擠在一截車廂里,味道真是「驚艷」極了,一般的環境還真聞不到這個味道。開著窗戶,吹進來的風也是火燙火燙的,胖胖嘟嘟早就熱的蔫蔫噠噠的趴在地上,一點沒有精神抖擻的意味了。

白玉擔心小孩中暑,把他安置在自己身旁坐好,暗暗用內力給他降溫,至於其他人,白玉覺得,隨便啊,中暑了喝水刮痧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