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七十三章 這次什麼葯都不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 這次什麼葯都不需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雖然白玉用內力給自己和白子安降溫,但是也不敢完完全全的讓自己和他不出汗,不然就太明顯了。

在這跟大亂燉一般,像個大蒸籠一般的籠子里,只要是人不出汗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因此白玉也只是讓小傢伙稍微舒服那麼一些,熱還是熱,但是不至於讓他熱的覺得難受。

在所有人都熱的受不了的時候,火車上的乘務員背著白色的泡沫箱子來賣雪糕,穆程給大家一人買了一根,雖然過後還是熱,但是總算是舒服一時是一時。

煎熬了三十個小時左右,一行人總算是到了京都火車站。到的時候是凌晨三點多,白玉領著琪琪一家殘和弱,也沒想著直接去霍家,準備先叫車去京暮顯骸

只是出站口上,白玉提著包背著白子安,帶著一行人往外走的時候,看到舉著「白玉」牌子的綠軍裝,突然就鬆了一口氣。上前跟他說,「我是白玉,你是……」

那人放下牌子,啪的立正,就跟向上級彙報似的,「我是霍老司令的警衛員劉大龍,奉警衛隊隊長陳東的命令來接您。」

「你怎麼知道我這時候到?」

「我們有兩個人輪班,一直守在火車站。飛機場也有人在守著。」

「情況很緊急嗎?」白玉輕聲問,並微微側身躲開了,上前準備接過白子安的劉大龍。他也沒多想為什麼白玉不讓他幫忙背孩子,就彎腰接行李,這回白玉倒是讓他拿了,提上行李,劉大龍才說,「這是機密,我屬於警衛隊的外圍人員,首長的情況我不知道。」

整個醫院,霍長安住的那層樓都戒嚴了,信息根本流露不出來。

既然他不知道,白玉也沒有再問,經過三十個小時的煎熬,大家身上都餿了,白玉身上也不例外。這絕對是她有生以來最髒的一次,因為眾目睽睽之下,連清潔術都不能用。衣服裡面看不到,但是頭髮又是油又是汗的都不像個樣子,她只能用手梳一梳,編個麻花辮披在肩上。

她一點都不像聞到自己身上的這股味道,本來打算回去洗洗,再去醫院的。

只是現在霍家竟然派了人守在火車站、飛機場,說明霍長安情況刻不容緩了,白玉也沒有矯情的非要洗澡,屏蔽上嗅覺就沒事。她帶著人上了劉大龍開來的軍車,只是根本坐不下,把行李放好之後,攔了一輛車跟在劉大龍後面,一路開到軍區大院。

計程車進不了大院,最後登完記之後,是保衛處派了人,幫忙把他們送到霍宅。

再不捨得,白玉還是把白子安叫醒了,「安安,我現在就跟這位陳大龍去醫院看望霍爺爺,你把川柏、穆程,還有琪琪家帶到霍家好好安頓下來。我讓胖胖和嘟嘟守著你,我回來之前,你哪裡都不能去,知道嗎?」

「姐姐,我們到京都了啊?那你去,我會聽話的。」白子安剛醒,眨巴著萌萌的大眼睛,乖乖的被軍區大院的警衛牽著手站好,跟已經坐回車裡的白玉揮手。

不等白玉再說點什麼,心急首長安慰的劉大龍,就一腳踩上油門,開車離開了。

警衛把人送到霍宅,得到陳嬸的確認,才離開了。白子安就跟陳嬸說,「陳嬸嬸,川柏是我姐姐的徒弟,穆程是姐姐的朋友,琪琪媽媽是姐姐正在醫治的病人。只是姐姐手上的治療還沒有做好到可以交給川柏的地步,所以只有帶他們一起來京都了。」

「陳嬸嬸可以讓我們洗澡,再吃點東西,安排睡覺的地方嗎?」

陳嬸本來就喜歡白子安,這一年不見,白子安又懂事了好多,這安排的有條有理的,她哪有不應的?忙招呼宅子里的其他傭人動起來,給他們幫忙。

至於白玉到了第一軍區醫院,就被拿著儀器各種探查,背來放針包、藥瓶,還有幾包草藥做掩護的書包,也被裡裡外外檢查過。她自己當然也沒有逃過被女軍人搜查,很有點想轉頭就走的衝動。只是都受這麼大罪的來了,為這點事鬧著要走,好不划算。

唉,這些人真是太笨了,大夫、醫生要殺人,真是太容易了。病房裡什麼工具不可以用,何況自己這個中醫大夫,一根金針,什麼人不能殺啊?再這樣搜查有什麼用,有本事,不讓自己去給霍長安看病才是真的。

不管白玉在心裡怎麼吐槽,偷偷翻幾個小白眼,她還是乖乖的配合了。誰加人地位高,靠山大呢,還要在這裡安安穩穩的活下去,得罪部隊的高層人物,簡直就是找死!

進了病房,白玉看到霍長安那一秒,心裡的抱怨和吐槽,全部都停了下來。這是怎麼回事?!

她上前仔細的看了看面色透著青灰的霍長安,以前見他的時候,白玉就看出來了。這個人肯定是做慣了大家長,習慣板著臉的男人。可是現在年紀來了,心變得軟了,他願意試著改變自己,陪著老伴兒聊聊天、說說話,也願意對家裡的小輩笑呵呵,讓他們親近他。

三十歲才結婚,現在已經八十四歲了,霍長安還沒有重孫子。像川柏的太爺爺王木通,不要說重孫子,玄孫都差不多要抱上了。她看的出來他很羨慕,只是蕭雲雷和蘇酥夫妻的子女要是定要姓蕭,那就沒有子女緣。至於霍雲霆,白玉以前不懂為什麼這樣一位老人,會莫名的這樣喜歡自己。

現在她知道了,全是因為,他知道孫子喜歡自己,所以愛屋及烏,願意給自己一份屬於他的善意。

說真心話,三百年,沒有過長輩的白玉,很喜歡霍雲霆的爺爺奶奶,他們對晚輩的諄諄教誨和滿滿慈愛寬和,都讓白玉很尊重、很喜歡。

聽說白玉到了京都,飛車趕過來的霍成邦衝進病房,看到白玉只是握著老父的手,怔怔的看他的臉,心裡咯一下。

他是知道當時小閨女怎麼說動老父給霍小二,讓她給動手術的。想來那時候這小閨女眼睛里全是堅定和信心,才能讓老父親動容的。霍成邦相信自己的父親,要是在白玉身上一點希望都沒看到,就算是死馬當活馬醫,他也不會那麼快就簽字,不到最後一刻,他也會為了疼愛的孫子等著最後一絲希望的,絕不可能提前把小二交到一個完全沒盼頭的人手裡。

只是現在白玉這樣看著老父親發愣,而不是動手治療,難不成……霍成邦握緊雙拳,啞著嗓子問,「阿玉,我爸他……」後面的「不成了嗎?」怎麼也說不出口,陳嫂接電話之後跟家裡人說過,她必死之人是不治的。

被霍成邦出聲,打斷了思緒的白玉,放開了老爺子的手,回頭看霍成邦眸光黯淡,眼角和嘴角全都下垂,知道他誤會了,忙搖搖手,「霍伯父,你誤會了。霍爺爺沒什麼事,我有辦法。」

只是這到底要怎麼著手呢?直接說,不行吧?這是把把柄送到當權者手裡。既然不能說,又要怎麼辦呢?

「那你打算怎麼治療?你需要什麼藥材,我讓人去給你找。是要葯浴,還是直接針灸?」

難道自己治療的套路,大家都知道了?可是這次什麼葯都不需要啊,這能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