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七十五章 乖乖的,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 乖乖的,嗯?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想了想,白玉也覺得不能斷定的這麼說話,「霍二哥,你也不要完全就聽我的,也有可能,是別人無意的。不是有送禮一說嗎?要是古時候留下來的魂器,也算是古董了。」

「要是沒有這一類東西被霍爺爺接觸過,那你找找霍爺爺住的地方,最近被動過土的地方,要是有規則的好幾個方位都有,你別動,告訴我就行。或者什麼地方有很複雜的圖形,也可以告訴我。」

「你別怕,霍爺爺這樣,還能堅持最起碼十天,還有時間。」

霍雲霆把白玉的話仔細的記了下來,有了目標,心裡也踏實一些,把小姑娘摟進懷裡用力抱了抱,才說,「那我們出去吧,跟我父親交代爺爺情況的事,讓我來說,你別擔心。」

這次是他完全接觸不到的領域,瑤光那次,他也也只是看了一點點結果,根本沒有窺見其中的千分之一。現在是爺爺的事情,他心焦如焚,但是他知道,這一切跟白玉都沒有關係。白玉願意這樣信任自己,把事情跟自己商量,已經是最大的信任了。他不能逼她,也不能催她,況且她還是自己喜歡的姑娘。

困難的事情應該都由男人去完成,才是真的對家人對愛人負責人,而不是把所有的壓力都交付給小姑娘,儘管她能力卓越,這也不是他應該去想的借口。

白玉強,霍雲霆想要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強,直到有一天,能把小姑娘護在自己的身後,讓她不必經歷任何風雨,這是霍雲霆在這一天這一個擁抱里,下定的決心。

放開想要嵌入到心口上的小姑娘,霍雲霆才拉著白玉走出病房,霍成邦果然從旁邊的椅子上站了起來,神色著急,「怎麼樣?」

「爸,阿玉跟我說了,跟你具體說了,你不懂。只是這次爺爺病情複雜,阿玉需要十天左右的準備時間,我先帶她回去梳洗一下。」霍雲霆早就注意到白玉現在糟糕的情況了。

他心肺里全都是感動,認知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能把邋遢這個詞語和一塵不染的白玉聯繫在一起。他知道這全是因為爺爺,不管是原本阿玉喜歡爺爺也好,還是因為阿玉在跟自己試著交往也好,阿玉這麼愛潔的性子,能忍受著身上的汗臭味,頭髮的油膩感,什麼都不顧的直接來病房看望爺爺,這全都讓霍雲霆感激不已,從而把這個姑娘放到了心底更深處,這是他永遠不能放手的摯愛。

霍成邦一向相信兒子,還以為此處有許多守衛,人多眼雜,兒子不便說明。他一雙虎目放光,知道霍雲霆說十日就是十日,心裡放鬆了許多。小兒子比他高比他壯,竟是舉著手才能拍拍他寬厚堅毅的肩膀,「你奶奶和媽媽日夜守在這邊,現下還在睡覺。你陳叔領著警衛隊也不得閑,你姑姑正在執行文工團的慰問演出任務,根本不得空。」

「你外公外婆那邊,看這都好幾天了,還沒什麼好進展,要帶著那邊好的大夫過來。你大哥不放心兩老,今天乘飛機過去接了。你也才回來,回家梳洗梳洗,今天晚上,我在這裡守著你爺爺。」

老爺子倒下已經七天了,這七天整個霍家真是人人疲憊不堪,關鍵是這樣還沒有什麼希望。現在白玉給了大家希望,想來明天家人們也要好過些。

這樣想著,霍成邦看白玉的眼神愈發疼愛和寬容起來。

「好,阿玉也要回家洗洗。」霍雲霆朝父親點點頭,兩個老爺們也說不出更多寬慰的話來,就牽著白玉轉身離開了。

回霍家的路上,霍雲霆突然想到什麼,開口問白玉,「阿玉……」喊了人,心裡想的偏偏又難以出口,白玉在副駕駛位子上,奇怪的偏頭看他,訥訥的問,「怎麼了?」

不說並不是事情不存在,霍雲霆從來不是逃避的人,還是直接問出口,「我爺爺被抽取的魂魄,會不會已經不在了?會不會再也找不回來了?」

原來是在擔心這個,白玉暗暗點頭,「其實有的人沒了一魂一魄也可以安然活著的,每魂每魄都主宰這人的七情六慾,只要不是沒了主生命的胎光之魂,其他的有些丟失,並不是真的會死。只是這個人的理智和感情不完整,會有缺失,可能殺人如麻並不覺得自己錯了,也可能對所有人都沒有感情,又或許缺了別的情緒制衡,會貪慾重、情*欲重等等,這些都是說不準的事。」

「我也不具體說霍爺爺的丟了什麼魂魄了,因為霍爺爺情況跟上述都不一樣,他老了,身體機能本來就在退化。所以當他的一魂一魄被強行抽走的時候,他本身的功德之光剝離了一小部分跟隨著這一魂一魄離開了。」

「這就導致他的周身原本寧和一團的氣全部紊亂,他的身體並不能負擔調整紊亂重新達到平和的重擔,所以才會陷入昏睡。沉睡其實是人最原始的對自己的保護機制。」

「因此必須找到霍爺爺丟失的魂魄,才能避免他在長時間的調整過程中,真的沉睡而亡。實在是霍爺爺年紀太大了,他的身體自主調整不過來了。」

聽完了白玉的話,霍雲霆右手伸過來,緊緊的握住了白玉的手,「那要是這個抓住我爺爺一魂一魄的人,獎他們打散了呢?那我爺爺,豈不是……」

「霍二哥,我不知道。要是是真的為了殺霍爺爺,只有一魂一魄,那人根本不能確定是不是真的能害死霍爺爺。要是是為了得到魂魄,做壞事,那就更不可能了,因為不完整魂魄,根本起不到作用。」白玉所知的一切全都是在幻境中,自己摸索所學,根本沒有實踐機會,所以她不能肯定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能嘗試著跟霍雲霆分析。

白玉臉上因為不確定而閃過的猶猶豫豫,被霍雲霆看作了,她沒有解決辦法而生出些愧疚,他喜悅又心疼的抬手用力揉了揉白玉因為思考而微低的腦袋。故作輕鬆的輕笑出聲,「呵,別皺眉了。不管在不在,總是先查爺爺倒下前幾天的活動軌跡吧。」

把腦袋往後仰的陌子瘢揮開了霍雲霆的大手,「別摸,臟死了。」嫌棄的小聲嘟囔,也不知道是在嫌棄自己的頭髮臟,還是在嫌棄霍雲霆的手臟?

兩人聊著霍長安的事,一路回到了霍宅。值夜的傭人,忙迎了上來,「二少爺,陳嫂回房間休息了。我去給你們煮點宵夜?」

「只給阿玉煮就可以了,先安排阿玉洗漱。」霍雲霆抬手止住進廚房的傭人,回身不顧白玉的嫌棄又揉了揉她的頭髮,最後按住她的後腦勺,低頭頂了頂白玉的額頭,親昵的說,「阿玉,你洗洗吃點東西,再休息一下,我去找人,查一查。乖乖的,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