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七十六章 好聽的耳朵痒痒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六章 好聽的耳朵痒痒的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他在耳邊的這句輕言細語,好聽的耳朵痒痒的、心裡麻麻的,白玉抿著嘴笑了。

一開始低著頭等霍雲霆吩咐的女佣人,因為霍雲霆對著白玉低沉又溫柔的話語,還有親昵曖昧的動作,震驚的抬著頭,好似不知今夕何夕的瞪眼看著兩人。白玉是知道她正在看自己二人的,瞬間羞紅了臉。這比知道有人在偷看,還要令人害羞啊,只輕咬下唇,忙忙的點頭當做回答。

霍雲霆知道她又害羞了,輕笑著用手背碰了碰白玉發燙的側臉,大踏步的離開了霍宅。好一會兒,白玉好似還能感覺到,耳邊迴響的霍雲霆的低笑聲,臉上的溫度一點沒有隨著他離開而降下來,反而更高了。等聽到女傭喃喃,「天吶,我剛剛見到的到底是不是我們家二少爺啊?是不是我做夢了?或者我在夢遊?二少爺怎麼會是這樣的二少爺呢?1,白玉那個臉估計都能煎雞蛋了。

好容易她才撥開腦子裡滿滿害羞的情緒,對著還在發怔的女傭,輕輕咳嗽了一聲,「咳咳,我住那間客房?」

回過神的傭人,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忙笑著跟白玉說,「白小姐請跟我來。」在宅子里工作的工作人員,就沒有不認識白玉的,霍老爺子和霍成邦都認同的霍家小孫媳婦兒小兒媳婦兒,這地位妥妥的。關鍵是只要沒瞎,這女傭就能看出來自家霸王性子說一不二,一天到晚冷冰冰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的發布命令的二少爺,對這姑娘,明顯是刻進了骨子裡的看重埃

不想死,想要在宅子里安安穩穩的上班,那當然就要更加敬重這白玉了。說到底,現在霍家人都知道,蕭雲雷夫妻倆,遲早是不會住在霍宅的,他們肯定會在蕭家老爺老太太變的更老些或者去世的時候,回到南方那邊的。這霍家的一切可都歸霍雲霆霍二少爺繼承,也就有白玉一份兒。

這端著霍家飯碗的人,肯定是要巴結好未來當家主母的埃

因此也不能奇怪,這女傭就帶著白玉上個三樓,回頭看了白玉七八次,生怕她摔下樓梯還是怎麼的。

兩天時間,,白玉一直沒有出門,也沒有再去醫院,一直在霍宅安安靜靜的陪著再次適應環境還要帶著琪琪家適應環境的白子安。至於王川柏在打了一次電話給家裡之後,就一直在霍宅跟著觀摩白玉給琪琪媽治療的過程。兩天之後,他就可以自己獨立治療琪琪媽了。

白玉想了想,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懂點皮毛,心懷不軌之人,在暗暗對付霍家?她還是把景園路那邊房子的鑰匙給了王川柏,讓他帶著琪琪一家去那邊祝

即使白玉缺乏人情世故,但並不是她眼瞎。她哪能看不出來,每次霍家人回來想要探知白玉打算怎麼治療霍老爺子的時候,琪琪一家都恨不得把自己縮在角落裡。這是他們這樣特殊家庭,不可避免的自卑情緒,何況是霍家跟琪琪家的差距實在是太遠了。

這之間就好比天上的神仙和地上的螞蟻,讓琪琪一家三口都無所適從。白玉帶他們來是為了治好琪琪媽的腿,並不是為了給他們家造成更嚴重的心裡創傷,所以決定還是讓他們住在景園路比較好。王川柏雖然很想留下來看看白玉怎麼給霍老爺子治病,因為每次看白玉出手,就會有新的收穫。只是白玉既然讓他離開,他也不是看不出來琪琪一家的不自在,還是一步三回首的離開了軍區大院。

霍家的那些幫傭也都鬆了一口氣,現在沒人不知道白玉不只是霍家未來小兒媳婦,還是霍老爺子的救命大夫,哪有不尊重的?這琪琪一家是白玉帶來的,霍家當然要當做上賓款待。只是這樣一家人,在霍宅無論如何都顯得那樣格格不入,所以走來走去忙碌的眾人無法在看到他們的時候,能完全忍住不要側目而視。

每次都命令自己一定要忍住忍住,可是忍一次、忍兩次,說不定還記得,但是某個瞬間就會忘光光。每次看到因為自己的目光,而變得更加瑟縮的琪琪家人,霍宅的人其實心裡也很鬱悶。他們真的完全沒有惡意,就是忍不住不看過去而已。

他們都覺得,這要是再過幾天,他們這批工作人員,肯定全都玩完。因此白玉讓王川柏帶走琪琪一家三口,眾人都恨不得放掛鞭炮慶祝一下了。

好在還有理智,知道霍家正有大事還沒有解決,只是真的輕鬆了一大截,好嗎?

看到工作人員變得輕快了的腳步,白玉搖搖頭當做沒有看到。不是一個圈子的人,真的很難融入吧?那自己不是這世界的人,是不是也不可能在某一天真的融入到這真實的生活當中呢?

不容她多想,霍雲霆拿著資料快步進了花園,「阿玉,來,我跟你說一下。」

兩人進了書房,霍雲霆仔細的說,「療養院那邊我查了又查,我爺爺暈倒前四天開始,就沒有訪客了。所以我往前查了一番,爺爺是六月底才住進去的。」

「從五月到七月這三個月進出的住客有十三人,有六個搬出去了,自從進了六月陸陸續續有七個人住進來。除了我爺爺帶了我奶奶,還有陳叔陳嫂外加另外一個警衛員之外,另外六個都是男性,沒有帶家人,其中五個都是配備的一名警衛員,一個生活保姆,只有一個帶了自己的私人醫生。」

「六個搬出去的有三個是五月初就搬了,兩個是舊疾複發,強制要求在療養院恢復的。一個是北方軍區這邊在任務中受傷的現役軍人,因為傷口修復問題,被強制要求在療養院養傷,還沒有結婚,是家裡媽媽過來幫忙照顧了九天,行動自如之後,在療養院配備的醫療人員下面進行復建恢復的。這三個應該不可能有什麼嫌疑,都是比較早的,也沒有什麼陌生訪客,都是家人和部隊戰友,全都有證可查。」

「後面三個,只有一個是在我爺爺生病了以後搬出去的,所以我覺得有嫌疑,但是另外兩個,是因為他們在爺爺搬進去之前沒幾天離開的。主要是來訪的客人裡面,兩個人當中都有一個還沒有確定無嫌疑。一個是說在國外留學並且畢業之後就移民留在當地工作的侄子,在國外的經歷是不是完全乾凈還沒確定。另外一個的訪客則是說是鄉下的侄孫女,只是說的地方太偏僻,打電話讓人去查,一時半會兒還沒消息傳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