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七十七章 線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七章 線索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至於爺爺進了醫院以後,療養院現在總共有十五個人居住,工作人員和警衛總共一百零三個人。有嫌疑的工作人員是兩個,一個是給后廚運菜的老徐,有兩天他帶著帽子,壓低帽檐進來送菜。跟他接觸的人說他聲音沒變,他自己解釋是因為臉上長了疹子,他吃花生過敏,之前在外面吃的炸醬麵的醬裡面有花生碎。過敏是真的,但是那幾天他是不是真的過敏了,還不知道。因為他過敏家裡確實常年備有抗過敏葯。」

「另外一個就是第三巡邏小隊的李曉明,他在這邊工作已經五年了,倒是真沒什麼奇怪的。只是我爺爺出事的前六天他莫名說身體不舒服請了一天假,爺爺住院第三天,他又請假了一天。」

「至於住戶的訪客,送補品的,送花草的,送貴重禮物的倒沒有,只是有幾幅畫不是大家之作,在古董街上淘的。還有沒鑒定過的鼎和瓷瓶什麼的,玉佩有兩個都不是很貴重,玉質不怎麼好。要是貴重的東西,收了那就會有貪污的嫌疑,所以都不會太過分。我把那些東西,都暫且集中起來放在了一個房間里。」

「我爺爺居住的小樓,沒有什麼動土的痕,打算再往外圍看看。你先去幫我看看那些東西,我正派人在查這些人。」

白玉聽完他的話,點點頭,翻看了手上的資料,想了想,摸了摸霍雲霆透著疲憊的臉,才兩天的時間,查這麼多人這麼多事,也不知道他有多累。她第一次對白子安以外的人生出了心疼的情緒,默默點頭,「我跟安安說一聲,就去看看。那個找動土的痕這事,不用你再去查了。我去看東西,順便幫你看看吧,我比較快。」

「好姑娘,真乖,心疼我了?」霍雲霆拉著白玉的手在嘴邊輕輕的吻了吻,「沒事,這有什麼,我們在部隊訓練比這個累多了,我還不是堅持下來了。別擔心,嗯?」

白玉抿著嘴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點點頭。因為時間緊迫,霍雲霆雖然很想跟小姑娘再說點小情話,拉拉小手什麼的,還是看著警衛員開車載著白玉離開之後,自己也開了輛車,帶著人繼續去調查了。

到了山上的療養所,因為霍雲霆已經交代過了,很快就被帶到了霍雲霆放置那些東西的地方。想著既然來了,也不能白來一趟,所以白玉用神識把整個療養所都探查了一遍。

屋內的這些東西真的就是普通的東西,沒什麼魂器,當然也不可能是別的什麼器了。只是在療養所邊上的小樹林里,倒真的有幾個動過土的樣子。

她打算去看看,只是跟過來的警衛怎麼也不同意,就跟門神一樣攔在她跟前,「對不起,我接到的命令就是帶你看看這屋內的東西,然後送你回去。」雖然深層次的東西,他不清楚,但是既然霍隊長要查霍老首長住過的療養院情況,而且老首長住院這麼幾天了,什麼消息都沒有透出來,這肯定是老首長的病情有隱情了。

既然是這樣,那當然不能讓人在這事情發生的關鍵場地亂走了。明明說是個大夫,卻跑到療養所看霍隊長找過來的一堆在這住的首長們收到的小輩們敬上的禮物。倒不是每個人都有收到,收了的也不敢直接說自己在修養,還有人送東西來,搞不好就跟貪腐掛上了邊,還是霍隊長想了好些辦法拿到的。

他不知道這有什麼用,但是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上峰有令照做就是。他只是納悶這大夫不在醫院裡給老首長看病,跑到這裡看這些東西做什麼?

想不明白,他也沒有糾結,就是覺得不能讓白玉到處亂走,要是她是誤導了霍隊長的特意來探明情況,還要找機會搞破壞的怎麼辦?

看著他一本正經毫無鬆動的攔在自己跟前,白玉也不氣,各司其職,其實挺好的。想了想,既來了,還是幫他看看好了。

「你想辦法聯繫霍二哥一下,我保證一秒鐘都不離開你的視線。」白玉雙手環胸,跟他商量。

這倒是可以有,警衛想了想,原本就應該跟霍隊長報告白玉來了之後做了什麼的。

他跟霍雲霆報告的時候,讓白玉站在門外的窗戶邊上,他在屋裡一邊看著白玉,一邊跟霍雲霆打電話。

霍雲霆倒沒有不理解警衛的做法,他自己也是當兵的,知道如此行事才是正確的。聽說白玉提出要去看小樹林,點了點頭,「等我過來,跟他一起去看。」

許是阿玉感覺出什麼了呢?

這次跟著霍雲霆一起出來的陳子為,一路上看著隊長把車當飛機開,嚇得要死,這不是真的霍家老首長有個萬一吧?

車都沒徹底停穩,霍雲霆就跳下了車,重重的甩上車門,狂奔到一直在療養所主幹路上等著的白玉面前。他抓住白玉的肩膀,充滿希冀,「阿玉,是不是……」

「我要看了才知道,還沒有去看過。」白玉拍拍他的胳膊,讓他冷靜。

霍雲霆站直身體,揮手讓警衛離開,自己和陳子為帶著去了小樹林。以霍雲霆當兵的敏銳也沒有發現這林子里有被翻動的痕,連人走動的痕都沒有。白玉只是按著神識看到的,一路往前走。樹林的最深處的東南方,白玉抬手讓霍雲霆和陳子為停住腳步,撿了一根樹枝翻了幾個方位上的枯葉。

這些葉子覆蓋的特別自然,一點人為痕都沒有,可見這人真的有些本事。只是翻開了葉子,很明顯看到一個兩厘米的圓形錢坑。陸續挑開的八個地方都是如此這般,然後又沿著這八個淺坑,白玉好似沿著什麼規律一直翻開蓋著的樹葉子。

緩緩的,竟然在眾人眼前形成一個複雜的圓形圖案,圓形中間,線條多而雜,糾結在一起,竟然形成一隻人眼一般。這圖案整個佔地差不多有三四平米了,中間還間穿插著幾棵樹。白玉捻著一點土聞了聞,原是用的硃砂。

這裡的土質是黑色的,可是陣圖卻是猩紅猩紅的,乍一看還以為是鮮血勾勒的,仔細瞅瞅才知道是細細的在勾勒出的圖案上撒上了一層硃砂。

只是白玉沒看出這是個什麼陣法,跟她一起研究過的陣法都不相同。想了想,她用樹枝挖開了圓形淺坑上的硃砂,然後繼續向下挖,最後挖到一隻玉佩。沒什麼特殊的形狀,但是玉質還可以。

挖出所有的玉之後,白玉還是沒找到有霍長安玉佩的東西。難道這個陣法根本沒有成功,的確白玉在挖出的八個玉佩上面沒找到絲毫能量波動。

至於為什麼說能量,是白玉想,她是用靈氣修鍊出靈力,那是不是也可能有別人用別的東西修鍊,天地五行,萬物眾生,很多東西都不是能確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