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想要感受到快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想要感受到快樂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看到他點頭,並且還朝自己露出一個安慰的微笑,白玉輕輕的鬆了一口氣,「那個陣法應該是個不成熟的陣法,布陣的人應該本身也不太懂。陣裡面最特殊的是這塊牌子,布陣的人以血為引念咒做法,引出的力量很微薄,所以只剝離了霍爺爺的一魂一魄。不然那人要是真的懂,而且陣法高深,霍爺爺恐怖撐不到我過來。」白玉把朱雀的話,精簡了又精簡,大概的告訴了霍雲霆。

「哦,對了,霍爺爺的魂魄就在這牌子裡面,我們到他的病房裡,就可以讓魂魄歸位了。」白玉抬手讓霍雲霆看了看手中的玄天牌。

霍雲霆想了想問,「阿玉,你有辦法幫助我找到布陣的人嗎?」雖然給他時間,他一定可以查到到底是誰弄鬼,只是早一點就早一點,「不過,前提是對你沒什麼損害。要是有損害就算了,我自己多花點時間去查就是了。」

本來在想怎麼找朱雀嘴裡的女人的白玉,聽到霍雲霆追加的話,立時偏頭看他,發現霍雲霆竟是認真的。

不是應該憤怒的立刻把害自己家人的壞蛋給捉住,大卸八塊嗎?

一直關注她的霍雲霆哪能看不出來,好笑的點了點白玉的鼻子,「想什麼呢?小傻瓜。遲早我能自己找到那些人的,要是什麼都不費,就能找到,當然是好的。可是如果鷙Γ我還要你去找,那我怎麼捨得?爺爺重要,你也很重要。」

心裡甜絲絲的是怎麼回事?白玉抿著嘴笑了。

車裡氣氛甜膩,朱雀見這兩人你儂我儂的礙眼,跟白玉的神識講話,「女娃娃,你可是修行之人,跟個凡人談什麼情說什麼愛?傻不傻?」

「神鬼禁行,你一上古神獸,神力太過強大,一出玄天牌就會被降下法旨。可是我現在既不是神,又不算凡人,在這世界總要經歷點什麼吧?」白玉分出一絲注意力用神識與朱雀溝通,「你不認識他,他很有責任感,是個軍人。我們認識了兩年多,我知道我自己不是沒有一丁點喜歡他的,就答應與他試一試相處。」

或許是從來沒有人能讓白玉分享自己的一切,朱雀是神獸,而且它不能從玄天牌出來,所以白玉一點也不擔心朱雀對自己造成什麼影響,所以她有些收不住的繼續說道,「我從有記憶以來,沒有父母,沒有姐妹,沒有朋友。陪伴我的只有母親用靈力凝聚的絮絮,也只照顧我幾年就消散了。三百一十五年,只有一隻小時給我餵過奶的老虎陪著我。可是虎娘許是也不在了。」

「我無意來了這裡,突然有了一個心靈純凈並且完全依賴我的弟弟,慢慢的我有了親近的叔嬸、朋友,我覺得很快樂。我從來沒有想過要一心追求修為,成為大能。我很孤獨,我的世界里全都是冰冷和寂靜,我喜歡現在這樣的日子。」

「朱雀,其實我也很擔心我要是真的用情過深,而我的壽命過長,到時候徒留我自己傷心。可是因為害怕,而不去嘗試,我不願意。」

「事實上,從會思考以來,我一直在傷心不是嗎?我傷心為什麼整個事件只有我一個人?我的時間全都是荒蕪,為了不讓自己痴獃而死,我命令自己習武修行,看了許許多多的書,學會了很多本事,可是我的心還是一片荒涼,什麼都沒有。」好像能想到以往在幻境里,一天一天在長廊上枯坐的日子,白玉的聲音愈加冷清。

「修行本來就是孤獨的旅行,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與天同壽,朱雀,我想要感受到快樂。」

已經數萬歲,在以前的修行世界里闖蕩萬年的朱雀,后又在玄天牌里看過世事滄桑的朱雀,其實很有見識和頭腦。它很明顯的從白玉的話里推斷出來,白玉竟然從初生之後三百年的時間就沒有接觸過真人?

它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但是想想就不可思議埃出了幾百年前這世界不許神鬼出沒、靈氣稀薄,它不能再從玄天牌里出來,但是也能通過得到玄天牌,想要研究玄天牌到底是什麼材質的人,見到許許多多的熱鬧。一想到整個世界就自己一個,朱雀就抖了抖身上的羽毛,好恐怖!

「我,我,我就是問問,你可別,別傷心埃」傷心兩個字,說的很含糊,要不是白玉是神識交流不會錯過任何聲音和痕,平常人肯定聽不出來。這是覺得自己問的不對,覺得愧疚了?

「沒有傷心,我只是沒人能訴說,好容易遇到一個你。」神識里白玉化成的小人,上前拍了拍朱雀化成的小朱雀。可是驕傲的上古神獸享受的晃了晃腦袋在白玉手心蹭了蹭之後,突然反應過來一般,後退了好幾步,全身羽毛炸起,「你,你這個小女娃幹啥?我可是堂堂神獸,是你這女娃娃能隨便摸的嗎?」

可是,好舒服、好喜歡,怎麼辦?

朱雀晃了晃腦袋,把這想法給甩的遠遠的。白玉看著炸毛的,明明很喜歡,卻非要說不許的傲嬌朱雀,心想還挺可愛。

白玉正跟朱雀笑鬧著呢,霍雲霆目視前方,神色嚴肅的說,「阿玉,我想了想。我知道你手段非凡,但是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任何時候都要先考慮自己的安危。其他的事情,你都能告訴我,我一定會幫你的。」

一直分出注意力在霍雲霆殺然聽到了霍雲霆的話,她沒有猶豫就點了點頭,畢竟以前答應過他,要是安安出了危險一定要通知他,困難的事情也要通知他。

白玉覺得只有白子安的安危能讓她心甘情願的不顧自己,但是既是答應了霍雲霆要先告知他,那麼白玉就知道霍雲霆肯定不會眼睜睜的看自己赴險,到時候兩人按照事實商量好了。

白玉知道自己全是那種直來直去的手段,猜測是高珊珊誣陷自己早戀就能直接問上去,知道是教導主任就直接下鄉去收集證據,高鎮長那回也是,跑到他家裡去偷證據。

她從來不會虛與委蛇的那一套,心機謀划更是算不上了。要是遇到強權壓人,肯定不會有這樣安靜的生活。畢竟她和白子安實在是沒有什麼背景可言。

想到這些,白玉看看正在開車的霍雲霆,說不定這個人已經幫著在背後幫自己解決過好些,遺留的那些尾巴了,應該不止那一次擔心自己得罪了c市教育局的那個人以後高考遇到為難那件事。

別說,白玉這麼一想的確是猜到了真相。

自從南宮家裡的宴會之後,多少人想要以強權壓迫白玉去給他們家裡人看病,都被霍家人暗暗出手給攔住了。因為他們很懂得既然想要強權壓人,而不是真誠的上門求助,這些人肯定在白玉的「不治」的那些人裡面,不是什麼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