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八十章 風波又起(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 風波又起(一)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再加上霍家那也算是頂尖上的家族了,能用強權壓人的人家,霍家怎麼可能不關注,內里的那些事,沒證據,也多多少少能知道些。

兩廂疊加在一起,霍家當然要為將來的霍小二媳婦出力,維護她了。

白玉雖然不知道這些,但是想著霍雲霆的一貫作風,也能想到一二,便朝他點頭,「嗯,我知道了,霍二哥。」

兩人一路說話,白玉還分神跟朱雀說說自己的事,當然幻境肯定是瞞著的,畢竟朱雀也沒有完全坦誠。辟如說,它自願進入玄天牌的原因,或者玄天牌到底是幹什麼的。這些朱雀都沒有告訴白玉。

不過朱雀跟白玉一樣幾百年沒人能與它交流了,雖然愛炸毛,但是也很愛跟白玉說話。

就算是從山上下來,路不近,霍雲霆和白玉也在天黑之前趕到了醫院。經過重重檢查,白玉總算再次回到了霍長安的病房。正好是晚飯時間,程秀雲和蕭紀瀾婆媳正在霍長安的高幹病房裡的茶几旁邊吃飯。

只是兩人都是滿臉愁緒,有一筷子沒一筷子的胡亂吃著飯菜,看得出來都很擔憂,神色疲憊又憔悴,特別是程秀雲。她一向是雍容華貴的、溫婉端莊的打扮,可是現在髮髻有些凌亂,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皺巴。白凈溫婉的臉上,皺紋更深了,眼睛浮腫、黑眼圈厚重,看著就很久沒休息好了。

房門推開的時候,兩人同時抬頭看過來,看到白玉,蕭紀瀾把碗筷一放,上前來拉白玉的手,「阿玉啊,不是說要準備十天嗎?怎麼來醫院了?」

現在霍家人的全部希望都在白玉身上,之前幾大國手本來就說束手無策,之後蕭雲雷親自接來蕭家爺爺奶奶和他們相熟的大夫也過來了,檢查也只說是老了。這就是沒治的意思。

程秀雲也是眼含淚水,病床上是陪她走過風風雨雨五十多年的人埃年輕時候崇拜他、愛慕他,這五十載春秋,他早就化作自己身上的血骨,失了他就是失了命。

怎能不傷心,怎能不痛呢?

雖然霍雲霆一向內斂,感情很少外露,看到奶奶這樣,也走過去安慰的握住她的手,「沒事的,奶奶。爺爺一定會好起來的。」

白玉也沒回答蕭紀瀾的話,當她進入病房的時候,朱雀就悄悄的把霍老爺子的一魂一魄送回到了霍長安的身體里。

一團常人看不見的淺金色的光暈沒入了霍長安的胸口,白玉上前,拿出金針,低頭斂目,神色沉靜專註,很快長短不一的金針落在霍長安的頭頂、胸口。這次不一樣,白玉微微注入靈力,最後微微一彈,幫助霍長安的魂魄融合。

拔針之後,白玉給霍長安餵了一顆安神丸,「霍奶奶,霍伯母,等霍爺爺睡一覺醒來,再補充營養,好好修養一段時間就沒事了。」

「真的?1蕭紀瀾走到霍長安的病床前,握住老伴兒的手,柔情似水又飽含擔憂的看看霍長安,然後又看著站在病床邊的白玉一眼。

「嗯。」白玉點頭微笑。

蕭紀瀾立刻撫掌而笑,又攬住程秀雲的肩頭,「媽,爸爸沒事了,你總算可以放心了。」

「哎呀,不行,我去告訴成邦還有你姑姑一聲,也告訴一下我爸媽還有雲雷他們,免得他們擔心。」蕭紀瀾興沖沖的離開了病房,去打電話。

這時候哦程秀雲是怎麼也不肯離開霍長安的,霍雲霆照顧奶奶坐下,給她端了杯熱水之後,才和白玉離開了病房。

「阿玉,你午飯都沒吃,我帶你去吃飯。」確定了霍長安清醒的時間,霍雲霆心裡輕鬆了許多,想著白玉一整天都在奔波,一口水一口飯都沒得著,心疼的不得了,打算帶她去吃好吃的。

到了常去的餐廳,正好碰到了侯俊彥和李鶴鳴他們也來吃飯,進門看到霍雲霆幾人都很驚訝。進了包廂點好菜,服務員離開之後,在霍雲霆面前從來不講沉住氣這回事的侯俊彥,直接就問,「二哥,霍爺爺的身體健康也沒什麼人能隨便打聽出來,你能帶白玉來吃飯,是不是沒事了?」

都是從小長大的發小,他們幾個都很關心霍長安的身體健康,只是家裡長輩們就算知道什麼,也不會跟他們這些人說,覺得他們不可靠。畢竟霍長安這個年紀還在,已經算的上是國寶了,他的身體健康關係到的是國家大事。一旦他不在,霍家還有霍家的政治集團,全都會經歷重大變革,不能不引起注意。

霍雲霆哪能就這麼讓人看出來,眉毛都沒動的,給白玉燙碗筷,給她倒茶。

見他這樣,幾個人就知道,肯定是打聽不出來了,也或者是他們不應該打聽,就默默的閉嘴了。

在飯桌上,白玉著重的看了李鶴鳴好幾眼,霍雲霆本來打算忍著的,只是醋意真的憋不住,他一把握住白玉放在桌面上的左手,皺著眉毛問,「李小八有什麼好看的,你怎麼一直看他?」

早就發現的於志楠、明耀光、張正看著霍雲霆這小氣吧啦的樣子,都捏著筷子悶笑。作為當事人的李鶴鳴哪能不知道,他是最先有感覺的,倒不是因為白玉看他,而是發現白玉看他的霍雲霆看自己的那陰森森的眼神,直接讓人從腳底板開始發涼,一直涼到心裡好不好?

沒見李鶴鳴的頭越來越低,只敢夾自己面前的兩盤菜,埋頭拚命扒飯嗎?

「沒有,只是……」想了想,曾經那個自己還抱過的小娃娃,她湊到霍雲霆耳邊悄悄的說,「小娃娃有危險。」

還來不及感受因為白玉呼出的熱氣,加速的不再在節奏上的心跳感覺,就被白玉說的內容給驚了一跳。

他目光如電直射李鶴鳴,「囡囡呢?」

這一撥幾個人裡面,目前只有李鶴鳴有孩子,他們幾個當叔叔伯伯的沒有不疼的。逢年過節,見了面,紅包禮物那是雪片似的往小囡囡懷裡飛。霍雲霆當然也是喜歡囡囡那個可愛乖巧的女孩子的,今年她可只有兩歲半。

「啊?」李鶴鳴被貨運挺突然的問話,給驚住了,這不是說吃醋的事嗎?跟小囡囡有什麼關係?

「啊什麼,囡囡呢?」霍雲霆沉聲呵斥。

李鶴鳴被他的威勢嚇住,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臉漲得通紅,吭哧吭哧、結結巴巴的說,「二、二、二哥,囡囡在,在家裡啊?怎麼了?」

得了回答,霍雲霆什麼都沒說,直接到了飯店前台借了電話,給李家打電話。

響了很久才有人接,話筒那邊,女傭的聲音小小的還是破碎的,「你好,有什麼事嗎?」

「我是霍雲霆,囡囡呢?」霍雲霆渾身戾氣,他想不出來,什麼人能到李家去傷害囡囡,關鍵是她還是個小寶寶。

「二少,二少,我們小小姐不見了,她不見了。」女傭本來被家裡突然發生的狀況給嚇住了,突然聽到霍雲霆的電話,她想到了與自家少爺一直關係很好的霍二少很厲害,忙把囡囡石總的事情告訴了他,希望能儘快找回小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