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八十四章 風波又起(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四章 風波又起(五)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雲嵐心裡慌死了,為什麼不想說的話一句接一句的冒出來?

「既你回來了,怎麼不找李鶴鳴?」

已經說了這麼多了,雲嵐也就不在心裡繼續控制下去,直言,「兩年時間過去了,傷害早就存在了,回來了,說幾句對不起,就可以消除了嗎?」

她臉上淚水一直沒停,說起那些曾經,說起壓抑的孕期,家人的背叛和傷害,李家長輩當面一套,背地裡又對自己不屑一顧,說盡諷刺直言,步步緊逼。

回來之後,想愛不敢愛,想見不敢見,那些午夜徘徊,那些忐忑不安。

這些統統壓在她的心頭,她怎麼會不流淚?

「你撒謊,自從你坐了月子,我媽媽一直興興頭頭的為我們準備婚禮。每天忙的腳不沾地,一直盼著把囡囡接到身邊照顧。怎麼會找你爸媽讓我們分開,還會當著你嫌棄囡囡?」李鶴鳴早就想出聲反駁了,這個狠心的女人,竟然如此污衊自己的母親。只是一直被霍雲霆攔住了,不是為了雲嵐,只是他也希望好兄弟給自己一個幸福的機會。

雲嵐苦笑一聲,擦了擦眼淚,「你看你這樣相信她,就是我從來說不出口的原因。懷孕初期她就說大肚子穿禮服不好看,孩子生下來了,說要坐月子,生完了孩子,就說一直考慮賓客酒席,每次都有新的理由,囡囡都四個月大了,還沒有準備好。我承認你是大家少爺,可是你是王子嗎?需要舉辦世紀婚禮嗎?不過是拖著,你媽媽一直要把我拖瘋,你知道嗎?」

說起這些,雲嵐好似還能聽到那一句句的傷人之語。

那個打扮的端莊大方,舉止優雅的貴婦人,聲音不高不低,也沒有什麼譏諷的語氣,但是就是那麼傷人心肺。

「雲小姐,不知道你可以為小八帶來什麼?」

「雲小姐,琴棋書畫你會一樣嗎?以後跟小八聚會,總要有一樣拿的出手吧?」

「雲小姐,你想母憑子貴嗎?可是你知道的,想要子孫優秀,孩子的媽媽也要出色才行吧,不然後代也會良莠不齊。要是太差,到時候,還要勞煩,我們小八為他操碎了心。」

「雲小姐……」

「雲小姐……」

「雲小姐……」

耳邊全是一聲聲的雲小姐,讓雲嵐忍不住捂住耳朵,不要聽,不要聽。雲嵐不要聽。

白玉伸手扶在她的肩頭,這個悲傷的要伏倒在地的女孩子,有點讓人心疼呢?什麼時候自己也這樣感情豐富了?

哦,是了,是這個女孩子哭的太傷心了,讓聽的人都與她感同身受。哪怕自己這樣冷情的人,也不免憐惜她。白玉注入一絲靈力,安撫了她因為悲痛的過往,而瀕臨崩潰的神經。

看她漸漸平靜下來,白玉才站到一直憤憤的看著雲嵐的李鶴鳴面前,「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話,不信,我可以問你,你還喜歡她嗎?」

吃驚於白玉這麼肯定的說雲嵐說的是真話的李鶴鳴,陡然聽到白玉的問題,張口就要回答「喜歡」。反應過來的李鶴鳴猛的用力咬住嘴唇,可是堅持了十幾秒,還是說,「喜歡」。

說完了,他懊惱的不行。白玉笑笑,「你看,你知道自己說的話的真假吧?雲小姐剛剛跟你是一樣的。」

到了這會兒,幾個人都明白了,雖然不知道白玉是怎麼做到的,但是的確這兩人現在只能說真話。侯俊彥一把拍到李鶴鳴背上,把他拍的往前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才說,「李小八,你還是不是男人?竟然讓懷著孩子的心上人,受這麼多苦?還被折磨的得了心理疾病?你看你是有多混啊?」

「對啊,對啊,李小八你這麼混賬,這麼沒用啊?懷孕到囡囡四個月都有一年多了,你都沒發現異常嗎?你都幹什麼去了?現在還好意思怪人家,天吶,小八這要是不知道的人聽了,不得以為你多渣呢?」於志楠點點頭,也不可置信的看著一時回不過神的李鶴鳴。

「小八,我一直告訴你,作為男人要頂天立地,讓家人身邊的人得到安全感,這是作為男人的責任。小八你沒有做到。」霍雲霆說完,率先上了車,關上車門之前,回頭說,「阿玉上車,我先送你回去,你們把雲嵐他們的兩輛車都開回去。」

眾人也上了車,包括抱著囡囡失魂落魄的李鶴鳴,張正扶著哭的渾身發軟的雲嵐也上了車,往市裡去。

在霍宅門口,霍雲霆對著下車白玉說,「阿玉,你是不是有什麼葯可以讓人說真話?」

「有的。」是真有,以前研究丹藥的時候,研究出來的附屬藥品。因為有真話符,白玉一直覺得這葯很雞肋,但是現在能用在這裡也挺好的。

不過看到霍雲霆這麼問,想來特意對他施加的加強版遺忘術還是有效的,沒再被他的玉佩給抵消掉,或者是他現在沒戴玉佩。不管怎樣,算是件好事,白玉還沒打算讓他真的看清,自己的奇異本事。目前為止,讓他以為自己是一個會武術,會醫術,會看相算命的女孩子好了。畢竟古代的易經什麼的都傳了下來,雖然很多人覺得是封建迷信,但是信的人也不在少數。

霍雲霆握住白玉的手,想了想,說,「阿玉,我想儘快結束這些事,我爺爺在療養所能出事,囡囡也能恰好被手無縛雞之力的雲嵐偷走,雲嵐明明沒有打傷小八媽媽,但是她還是被傷著了。很多事都像計劃好的,這不是一個兩個人能做到的,像是有個組織。」

「我能查清,但是時間消耗久了,不知道誰又要遭殃,阿玉,你把你的能讓人說真話的葯,給我一些。我會盡量不用的。」霍雲霆知道這樣的葯一旦透露出去了,對白玉不是好事,特別是那些懷有重大秘密的人。侯俊彥他們,霍雲霆囑咐一番不得透露之後,又告訴李小八好好處理家事,才抱了抱白玉,上了車,載著男司機猛踩油門離開了。

白玉也不耐跟他們廢話,點頭告別之後,疾步進了霍家。一打開院門,就發現,白子安正蹲坐在正門前,胖胖和嘟嘟也甩著尾巴呆在他兩邊。陳嫂站在他身後一直焦急的左顧右盼,嘴裡念念有詞的。

這不一看到進門的白玉,蔫蔫的雙手托著下巴的白子安一下子躥起來,跑到白玉跟前,大大的笑容,聲音卻委屈巴巴的,「姐姐,你怎麼才回來?」

陳嫂也是嘮叨,「是啊,是啊,阿玉,安安從用了晚飯之後就開始等,這麼晚了,也還不睡。真是急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