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八十六章 天造地設一對璧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天造地設一對璧人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一夜白玉拿著玄天牌,想了很久,不知道怎麼弄。很明顯這是個神器,那要不要煉化它呢?白玉探查了,玄天牌現在根本沒有精神印記,也就是說玄天牌根本就是個無主之物。

只是白玉猶豫的不是別的,她通過這麼久的日子已經發現了,也許是因為她是擎天大陸的人,現在因為時空扭曲或者是怎麼的,她出現在了這現代紀年20世紀90年代,因此她修鍊、使用靈力、精神力,竟然是不在這方世界的天道監控之下的。

沒聽說朱雀這上古神獸竟然連出都不能出玄天牌嗎?

所以她忍不住擔心,要是煉化了這玄天牌,會不會就把自己暴露在了天道的眼皮底下,那她不就會被天道毀滅了嗎?

只是放著這樣的好東西在手上,只能看,不能用,對任何一個修鍊之人都是極大的傷害和打擊,心裡時時刻刻被這東西勾的痒痒的,煩都要煩死了。

她在這裡糾結玄天牌,霍雲霆連夜帶人審問要撞雲嵐的司機,警局那邊明耀光打了招呼,好幾個虎背熊腰面相兇惡的警察上了雲家連哄帶嚇唬一番。那群見錢眼開,膽小如鼠的慫蛋,就什麼都交代了。

這邊療養院霍長安出事的事件,也在有條不紊的調查當中。

一夜沒睡的霍雲霆,早早的從駐地出來,回大院接上白玉他們,就往醫院去。

只是沒想到,醫院裡現在不僅是霍家人,還有好些領導來看望霍長安。

原是霍長安半夜就醒過來了,一直關注的領導們半小時內都得到了通知,這不一大早的每家都派了人來慰問探望。哪怕是當家做主的人不在,也派了家裡人來看望。其實很多人也是真的想看看給霍老爺子看病的大夫。

之前京都就在傳出了個給南宮家快要病死的母女治好了病的小姑娘,只是大多數人都是聽說南宮家大房母女病的很嚴重,不親密熟悉的人,也不會特意去看曲小苑和南宮圓,要是南宮離病了,他們去看還差不多。

所以大家雖然都默默的關注著霍家、南宮家和景園路那邊,但是也多少會覺得是言過其實、誇大其詞。

但是這次不一樣了,國寶級的老首長霍長安倒下了,那是頂上那位親自安排的國家的國手名醫給霍長安看的玻只是所有人都說這是器官衰老,就是年紀大了,根本無力回天。

這被幾大國手確定沒救了的霍長安都能救醒,整個華國上層領導集團,都知道了白玉的能賴。當然這是個美麗的誤會,這次根本不是醫術的問題好嗎?白玉看到這些報紙新聞上才能見到的人物,眼睛亮晶晶的看著自己,心裡毛毛的。

還是自小在大院長大,跟這些人都見過的霍雲霆淡定些,上前一一問好,再牽著白玉和白子安上前介紹,「這是白玉,我的女朋友。」又指著白子安說,「這是她弟弟白子安,今年七周歲。」

這話說完,所有人都帶著調侃之意的看著站在一起的兩個年輕人,白玉覺得自己很奇怪,明明不是容易臉紅的人,卻偏偏紅了臉。只是這麼多人看著,也不好低頭或者抬手捂臉,她只有緊緊的著臉,故作鎮定。

殊不知,大家看到她這樣面頰緋紅,卻偏偏面容板正的樣子,更是想要逗逗她。

「好,好,自古英雄出少年。霍老,您家小孫子和小孫媳,都是有大本事的人,天造地設一對璧人埃」陳子為家老爺子笑眯眯的看了看站在一起的霍雲霆和白玉,朝著靠在床頭的霍長安豎起了大拇指,「難怪你這個老傢伙天天上門額跟我炫耀。」

果然,這兩個老頭,總是說話,前半句還能記得客氣,後面半句就要嗆起來。

醒過來,還虛弱的霍長安也不示弱,扯著嗓子聲音還微弱,說的話卻是眼氣死了侯家老爺子,「哼,知道就好,我們家小二比你家陳子為強百套。找媳婦兒比他快,眼光比他好,下手比他准。你看,你家臭小子,再去哪裡找個比阿玉還要好的老婆?」

雖然大家都是國家重要領導,但是私底下像普通人開個玩笑,也是很正常的。這不,聽了兩老的話,眾人都笑眯眯的看著白玉,還想要逗幾句。

只是霍雲霆多護短的人啊,一句兩句白玉害羞,他也覺得她羞羞的紅臉蛋好看,就不管。再要繼續下去,霍二少哪裡肯干?上前一步就站在了白玉身前,本來他長得高,白玉身子纖細,和他站在一起就顯得嬌小,這樣往前一站,所有人就只能看到白玉的裙角。這還不行,他那雙虎目瞪著這些人,一個一個的看過去,大家也都默默的收回了準備說出口的調笑之言。

臭小子……

李鶴鳴家裡也來人了,他的爺爺奶奶輩都不在了,他爸爸李先榮是李家當家做主的當家人。李先榮五十多歲的年紀,眼神精明而犀利,但是整張臉卻是儒雅好看的,像個翩翩文人墨客。他朝白玉笑的溫和,「小姑娘,多謝你,昨天幫我們家找到了囡囡。」

想到昨天家裡鬧得那些事,李先榮對老妻真是憤怒又憐惜。憤怒是她既然看不上雲嵐,明明白白說出來,給錢讓人把孩子打掉,人姑娘還能有個前程。可是你明明看不上人家,竟然當著兒子的面,說什麼都好,只要兒子喜歡,她就喜歡。

背地裡又對人姑娘百般嫌棄,這不是當面一套背地裡一套的陰險小人么?他聽到雲嵐差點被這些事給逼瘋了,真是恨不得看看妻子李腦子裡怎麼想的。現在鬧出來了,竟然還覺得自己沒錯,覺得自己是為了兒子好,為了兒子的前程好,為了保全自己和兒子良好的母子關係,這麼做根本就沒錯。

他被她這樣理直氣壯的言辭氣的恨不得爆血管,胸口悶痛,但是看著老妻頭上的紗布,拉著兒子求他不要怪他。

李鶴鳴是他和妻子的小兒子,八月八出生,小名就叫小八。生下這孩子的時候,他正是事業的上升期,每天都忙忙碌碌,孩子自然沒時間管。妻子一向溫柔端莊、賢惠知理,他是很放心的。再加上小兒子嘛,並不需要他那麼有出息,只要不紈他就很滿足了。

正因為抱著這樣的心思,他發現小兒子有些耳根子軟,擔當不足的時候,覺得這也是小毛病,無傷大雅,並沒有很管。可是現在出現了這樣的事,他們書香門第的李家,竟然差點生生把小孫女的親生母親給逼瘋,他才知道小兒子的性子有致命的缺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