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八十八章 霍雲霆說話的樣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八章 霍雲霆說話的樣子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這時候一直在病房外面等著的霍家女眷包括白玉,才進了病房。

霍長安笑的滿臉都是褶兒的看著白玉,「小閨女,這次多虧了你,救了我老頭子的命。」

其實說起來,他現在就沒了,對霍家有影響,但是他相信兒子和孫子都不是慫蛋,肯定會以最小的損失,把霍家穩定下來。只是自己寶貝蛋子霍小二還沒娶妻生子,他這個當爺爺的私心裡,還想賴著多活幾年,給子孫們多保駕護航幾年。看到孫子們有家有室了,他死了也能瞑目。

白玉只能幹巴巴的說了句,「不用客氣。」那些我應該做的,我願意的,或者是我沒怎麼費心的話,打死白玉也說不出來。看她抿著嘴巴,有點不知道說什麼的擰巴樣子,霍雲霆好笑的握了握她的手,「沒事,爺爺都知道。」

「咳,爺爺你還行不行了?帶著奶奶住在療養院,都不好好做做安保工作的,還弄的自己住進了醫院,把奶奶著急的不輕。」

這下子,霍長安躺不安穩了,他猛的坐直了身子,也不裝虛弱了,「啥,你說老子這次進醫院不是病了,是被人害了?」他就說怎麼這麼奇怪,一醒過來,老妻說自己昏迷十天了。可是他就是有點氣虛,是有點虛弱,但是絕不像大病初癒的那種虛弱。

這不為了應付那些看望的人,他還只能裝著虛弱不已,好像剛從鬼門關回來一般,憋屈死個人。

蕭紀瀾最是耐不住性子的人,一巴掌拍到霍雲霆背上,啪的一聲響,霍雲霆皮糙肉厚倒是啥事沒有,蕭紀瀾還拍痛了手。只是為了不掉面子,握緊了拳頭,忍著痛問,「小混蛋,還不快說。你爺爺這是咋了,不是病了,難不成是被下毒了?」

白子安聽了聽,就上前握著霍長安的手,靠在病床上問,「霍爺爺原來你不是生病了啊?那你還在醫院住這麼久,好些天沒醒呢1又眨巴著眼睛看向白玉,「姐姐是怎麼回事?」

「一會兒就知道了。」

「好吧。」

兩姐弟默契十足,用眼神就可以交流幾句。

霍家早就知道白玉有些別人很難相信的本事,前面又說了白玉看相看出了李鶴鳴有喪女之相,從而趕了時間救了囡囡的事。所以霍雲霆覺得現在說自己爺爺的事,也不會那麼讓他們驚訝了。

「爺爺是被被人用惡劣的法子弄走了一魂一魄,才昏迷不醒的。」這不霍雲霆說話的樣子可光棍了,可是霍家人還是忍不住一驚好么?竟然能有取走別人魂魄的法子,這比明刀明槍的可難防多了。

幾人追著問,霍雲霆只能說幾句,具體的又不是他知道的,怎麼說?

程秀雲冷靜下來之後拉著白玉坐到病房的小沙發上,拍拍白玉的手,「阿玉,雲霆說的是真的?」

「嗯,我一進病房,就知道了。所以一直沒有開始治療,等霍二哥調查到情況,拿回了霍爺爺的魂魄,才……」白玉點點頭,另一隻手下意識的順著坐到自己跟前胖胖的毛,「具體的我不想說,你們估計也不能明白。」

「這樣啊,那我們也不問,那你霍爺爺還有什麼後遺症什麼的嗎?」蕭紀瀾湊過來問,看的出來,她是個孝順的兒媳婦,是真心的關心兩老的健康。

一直在消化這些事的霍成邦也轉頭看了過來,想來,也是關心老父親的。

在這方面,霍家的老少三代,出了親眼所見的霍雲霆,真的是很難相信的。霍長安一生有大半時間血戰疆場,什麼腥風血雨沒經歷過。他覺得要他相信看相算命這一套,就跟要他相信這世界有鬼一樣,所以霍雲霆說自己的一魂一魄離開了身體,就跟說自己的魂魄成了鬼出去溜達了一圈,也沒多大區別。

怎麼能不驚訝,不愣神呢?

霍成邦子承父志,不要說受過高等教育的蕭雲雷了,他倆也是半天沒回過神來。

之前說蕭雲雷不能有姓蕭的孩子,霍長安還能安慰家裡人,未必是假的。可是這都跟魂魄扯上關係了,三人也的確是要消化吸收一段時間。

「沒什麼,就按我昨天說的,休息幾天,好好補一補,就可以了。」白玉也不再說什麼,不管霍家信還是不信,只要不把自己當做什麼奇人怪事,送到什麼奇怪的研究所去研究一遍,她是很無所謂霍家人對她什麼態度的。

只能說,她還真的沒有她對霍雲霆有些好感,就要愛屋及烏,看重霍家,讓霍家也看重她,這樣的覺悟。

得,這天,看來是聊死了。霍雲霆只能握拳放在嘴邊咳嗽一聲,「爺爺、奶奶,你們好好想想,在療養院那幾天,有沒有什麼人故意接近你們?或者發生什麼奇怪的事?」他想了想覺得不能用白玉給的讓人說真話的葯,畢竟部隊里人太多了,現在涉及到陷害國家元老人物,根本不能允許自己單獨審問,那麼一旦用藥,得知的人就是不可控制的。

他一點也不想,讓莫名其妙的人惦記上白玉。

因此他接著說,「我現在有嫌疑人了,但是你們要是有有效的線索提供,對我調查也是有幫助的。」

突然的,霍成邦就給了霍雲霆一腳,「你個臭小子,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都有人蓄意謀害你爺爺了,你還不跟老子說,自己在背後偷偷摸摸查,你到底有沒有把老子放你眼裡?」

哼,我說了,你信嗎?

這樣一想,霍雲霆瞬間得意了,這世上,還是自己跟阿玉最親近。這事情肯定阿玉連白子安那個小跟屁蟲都沒說過。

愉快的心情,讓他眼角上揚,嘴角勾起,整張臉再不復眾人印象里,那張冰冷的散發著冷氣的硬漢臉龐,變得溫柔和煦起來。

霍家幾個人都被他這突然的一笑,給弄的一愣一愣,臭小子,沒事,瞎放什麼電?

最先反應過來的其實是蘇酥,她從椅子上站起來,就站到白玉面前,臉上的表情似喜還悲,「阿玉,這麼說,你兩年前說的,我不能給雲雷生下姓蕭的孩子,其實是真的?1

原先決定的等三年再說,這三年也已經過了大半,她和蕭雲雷每次去檢查身體看大夫,都說身體健康,可是就是沒懷孩子。

霍家不是無知的人家,沒毛沒病的,根本不許隨便吃藥,反而把好好的身體給吃壞了。隨著時間越來越近,蘇酥本來就越來越相信,白玉當初說的因為蕭家祖上的事,所以她和蕭雲雷不能有姓蕭的孩子,是真的。

現在白玉能根據李鶴鳴的面相看出囡囡有危險,也能知道爺爺是一魂一魄被攝走了才昏迷的,還能找回魂魄。在這奇異的本事上,說說後代這點事,肯定是真的。

聽她這樣問,蕭雲雷原本還在思慮這整件事,頓時表情變得愣愣的。對啊,本事這樣不凡,肯定是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