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八十九章 不一樣的快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不一樣的快樂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其實這時候霍家在座的幾個人都不需要白玉的回答了,他們都對白玉的本事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了。

這次蕭家爺奶也被接了過來,只是知道今天一定會有大人物過來探訪,他們打算下午再過來。蘇酥摸著自己的肚子,看著丈夫的眼神變得堅定不已。這次她不要再浪費一年的時間等結果了,自己夫妻什麼毛病都沒有,偏偏懷不上孩子,以前想著還是緣分沒到,現在擺明了,要是想姓蕭,這緣分自己老了都不可能來。

他們結婚已經三年了,蘇酥已經二十五歲,早就到了渴望當媽媽的年紀,再等一年就要再晚抱一年的孩子。

她暗下了決心,無子的面相立刻就變了,成為夫妻和睦,子孫孝順,老年和順的命格。白玉看著微微笑了笑,她好像從這一次次的幫助眾人的過程中明白了一些東西。

因為三百年的獨自生活,她性子冷,處事也很冷。可是現在看到救了人、幫了人之後,他們劫後餘生和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喜悅臉龐,白玉好像也能從他們的快樂中,得到一些和白子安相處時獲得的不一樣的快樂。

霍雲霆看到爺爺沒事了,部隊還有事,還要趕緊趕回去,就囑咐霍長安好好休息,然後跟自家大哥大嫂直接下命令,「阿玉告訴你們孩子的事,可是要承接因果的,回去給阿玉錢,讓阿玉拿著錢去做善事,承擔這些因果。我有事,先走了。」

沒說具體給多少錢,是因為他知道自家大哥肯定不會小氣的。這可是傳宗接代的大事。

跟家裡人說完,拉著白玉出了病房,「阿玉,我先回部隊,爺爺的事情還沒有查清楚。你乖乖的在家裡等我,嗯?」大手按著白玉的後腦勺,額頭抵上她的,看著白玉的目光也深情灼人。

「霍二哥,霍爺爺已經沒事了,我今天要帶安安還有狗狗們回景園路那邊了。家裡還有病人在等著,我瘦圓子,她肯定著急了。」白玉因為他的動作,還有周圍明晃晃的好幾個站崗的軍人,不好意思急了,手自然搭在他的肩上想要推開他。

只是她不露出真本事來,哪能真的推動霍雲霆?這人紋絲不動的認真看小姑娘的眉眼呢,越看越好看,越看越捨不得走。最後他用力的壓了壓躁動不已的心跳,認真的親了親白玉的額頭才說,「那好,你要照顧好自己和安安。」

雖然白玉沒說,但是他想,兩人說要搬走,肯定是大院里有什麼事情了?現在兩人雖然暫時確定了關係,但是小姑娘也確實不好一直住在自己家裡,他想了想也就同意他搬家了。畢竟自己又不常在家,讓她關在大院里什麼自己的事都不能做,多不好。

這樣年紀的小姑娘,就應該春光燦爛的,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等霍雲霆離開之後,白玉重新回到病房裡。被程秀雲叮囑了,就當不知道霍小二和小閨女的事,免得讓人害羞,再惱羞成怒就不好了的眾霍家人,全都若無其事的看了看,就轉過身說家常了。

幾個女人都哄著白子安說他們出去旅遊的見聞,男人倒是小聲的說機密大事,倒也安穩的很。在病房裡用過午飯,白玉才提出要帶著安安搬回自己的四合院里去。

蕭紀瀾一把拉住白玉的手,著急的說,「這是怎麼了?我們這幾天也是腳不沾地的,顧不上你和安安,是不是家裡住的不舒服了?」

那邊男人聽到這邊的話,也停止了交談,霍長安作為當家人,又一向滿意白玉,也出言挽留,「小閨女,是不是誰沒長眼睛惹到你了,跟爺爺說,爺爺幫你教訓他1這些年,他也不是沒經歷過浮浮沉沉,大院里的那些勾心鬥角,他門清。這次自己住院,被說的都一腳跨進棺材里了,不用想,也知道,大院里那些逢高踩地的人,不會不對霍家人落井下石,更何況明顯在霍家做客的白玉姐弟了?

活的不耐煩了,惹著我家的小孫媳婦兒,全是嫉妒,嫉妒!哼!

「家裡有個病人,一家三口人,只有一雙腿,我在治小孩的媽媽。」白玉沒有反駁有人惹上他們的話,畢竟是真的有人對白子安語出不敬。只是她也不願意作出告狀的樣子,這些話,根本傷不到她一絲一毫,也就不用特意說出來。

「這麼可憐啊,這是怎麼弄得?」程秀雲年紀大了,就有些憐貧惜弱,最看不得這樣的可憐人家。

白玉愣了,她也不知道啊,她從來不跟琪琪家裡人閑聊的,還是白子安從胖胖嘟嘟身邊蹦躂過來,「我知道啊,霍奶奶,琪琪爸爸是出車禍,琪琪媽媽是去山上打柴,不小心摔壞腿的。他們都受傷了以後,琪琪爺爺奶奶,害怕養他們一家三口,就把他們趕出了家門。」

「琪琪跟我說,他爸爸媽媽商量,這在農村裡,他們兩口子都不能下地種田,挨著日子就只有餓死的份兒了。還是請以前交好的,可憐他們的人家,送到了市裡。借了點錢,琪琪爸爸支起了修鋁壺鋁鍋,正在學修鞋子呢,琪琪媽媽幫人縫補衣裳。」

他那張小嘴啵啵,一下子把自己和琪琪玩耍的時候聽來的話,漏了個乾淨。說完才反應過來的捂住嘴巴,圓眼睛緊緊的看著白玉,因為想起來了,姐姐不許自己大嘴巴,知道點什麼事都藏不祝

「安安,今天回家之後,寫五百個大字,不然沒有飯吃。連續抄十天,算在你作業之外的額外懲罰。」白玉在他小時候是很能體諒他藏不住話,別人問什麼都說什麼的。但是教導他兩年之後,白玉不能完全不管,他到現在還不明白,這樣的事情,琪琪把他當做好朋友願意告訴他才說的,但是肯定不願意,他去將自家家裡悲痛的過往,隨意就說給別人聽。

「哦,我知道了。」白子安其實說完就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他也想到了琪琪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里含的淚水。雖然他只是聽聽,但是這對琪琪來說肯定不是只是說說就能過去的話。他是真的做錯了事。

兩個老人都有點心疼白子安,是在是霍家很久沒有小孩子了,霍老爺子夫妻真的有點把白子安當自己的親孫子疼愛那種。就連一向冷硬的霍成邦看著白子安蔫蔫認錯的樣子,都有點心軟,想要開口求情。

還是蕭雲雷笑著開口,阻止了他們,「安安,看你這應承的這麼順溜的樣子,是不是經常挨罰,你姐姐管你管的很嚴嘛1

「我做錯了事,自然應該承擔責罰。」白子安倒沒有想向周圍的長輩求饒,免過責罰的想法,這樣歸功於白玉一直的教誨,就是做什麼事都要承擔什麼後果,不管好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