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九十章 心裡的憎恨根本無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章 心裡的憎恨根本無處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緩過來的霍家人也明白了,這白子安是白家的孩子,歸白玉教導,白玉懲罰他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外人不能隨意看孩子心疼,就阻撓白玉對自己弟弟進行教導,而且她還是在合理範圍內進行的教育。

在對孩子的教育問題上,最不應該出現的就是有人努力把引導孩子往好的方向走的時候。另外一撥人偏偏阻擋孩子的進步,這何嘗不是一種對孩子惡習的推波助瀾。

又聊了幾句,霍長安也就揮手讓白玉帶著白子安離開了。程秀雲知道男人們還有事情要安排,就和兒媳婦、孫媳婦回了霍宅。畢竟白玉又救了老爺子的命,也不能一個人都不出面送送兩個孩子?

因此到了晚間,白玉才帶著白子安回到景園路。這段時間秋白霜和王川柏都住了過來。兩人都迎了出來,恭敬道,「師傅。」

「嗯,川柏,琪琪媽怎麼樣了?」白玉一邊開口詢問,一邊進了拜師之後,王川柏和秋白霜詢問之後,合力打造的藥房。所有的藥材都是王家和秋家兩家準備的,白玉要給錢,兩家人只說是算兩個徒弟孝敬她的。

不擅推辭的白玉也就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應承,以後可以一家上門求診一次,得了這個承諾,兩家更是囑咐王川柏和秋白霜,要是有藥材用完了,就聯繫家裡,一定給補上。因為都是很尋常的藥材,貴重的有,但是就幾樣,而且很少。

治病的時候要用到什麼貴重的藥材,在外面做游醫的時候,所有藥材都是白玉自己出,要是在京都,白玉就開了藥單,讓人自己去找。因為目前來說,她並沒有打算經營一家醫館,所以也不想還要找一個藥材商作掩護這麼麻煩,索性讓病人自己找去。

王川柏等白玉跪坐好,白子安也跪坐在白玉身前桌案的側方,恭敬的給兩人遞上茶,才認真的回答,「病人的酸痛感覺越來越明顯,腿上的血氣運行也越來越強了,經絡已經全部疏通完畢。只是萎縮的肌肉,還需要時間恢復。」

在拜白玉為師之前,王川柏和秋白霜和任何一個現代人一樣,沒有這麼多禮,面對長輩都很隨意。可是正式拜師的時候,雖然白玉沒有請人來觀禮,但是的確是讓兩人準備好三牲祭品,行三跪九叩大禮的。

後來跟著白玉學醫日久,兩人就不自覺的跟著白玉許多舉止學習,白玉也不局限於教他們醫術,教白子安的時候也順帶教他們,但是唯一不教的就是武術。

跟在白玉身邊久了,兩人都明白,白子安每天練拳舞劍,絕對不是簡簡單單的耍耍把式,練練身體。這次回來之後王川柏也告訴了秋白霜,白玉躍下山崖救了白子安,而且還輕輕鬆鬆的飛了上來。

兩人再一次肯定師傅一定會高深的古武,只是為什麼師傅從來不提要教給他們,兩人都下定決心,要跟師傅練武。

淺淺啜一口清茶,白玉皺了皺眉,「川柏,你泡茶的技藝真是太差了,把茶經看看,我再教你。」畢竟教好了徒弟,以後自然就有人伺候喝茶了。

「治療的事,你繼續跟進,要是有什麼意外情況再來告訴我。明日告訴琪琪家裡人,不必來見我。」白玉忍著不喜,還是繼續喝茶,不能浪費埃

白子安是不喝茶的,直接喝的白水,他奇怪的問,「姐姐,你不喜歡琪琪家裡人嗎?」

「不是」,白玉偏頭看白子安,認真的告訴他,「我只是,沒有打算和他們做朋友,等他們治完病,我就會讓川柏送他們回家。安安,你要知道,我以後會接觸到很多病人。」

「我知道,可是我和琪琪是朋友了。」白子安的胖手捧著小茶杯,憨態可掬的樣子,萌死個人。

秋白霜摸摸他的頭髮,「師兄,師傅並沒有阻止你跟琪琪交朋友啊,只是說琪琪家不必來見她了而已。雖然這些會讓琪琪或者琪琪父母不自在,但是你要為了琪琪,讓師傅去迎合琪琪家嗎?」

「啊?」白子安都不明白,自己只是說說,怎麼就成了讓姐姐去迎合他們了?他眼睛瞪的圓滾滾的,裡面全是迷惑不解。

白玉看了看秋白霜,再看了看同樣不明白的王川柏和白子安,「白霜不要這樣說話,不要用大人的思維去考慮一個小孩子的想法。」然後她拉著白子安軟軟肉肉的小手,「沒事,你師妹誤會你了。安安只是向我表達自己的疑問和想法,沒有摻雜任何別的東西,對不對?」

「姐姐,我沒有想要你為我做不喜歡的事。」白子安在地上慢慢的蹭,蹭到了白玉身邊坐著,小腦袋靠著白玉的胳膊,軟糯的撒嬌。

「我知道,我也沒有怪你的意思,只是告訴你我自己的想法。我懂你,你懂我,就行了,是不是?」白玉笑了笑,然後拍拍他的背,「好了,先去書房抄大字吧,不然你要抄不完了。」

白子安哀嚎一聲,趕緊跑步出去了。白玉看著他的小小背影,慢慢消失不見,才頂頂的看著秋白霜,直到把秋白霜看的後背冒冷汗,才開口,「我不希望你是毫無原因的對我弟弟這麼說話的。」

秋白霜忍住心裡的害怕,這個人真是太敏銳了,不接近她身邊,怎麼算計都沒事,可是一旦出現在她身邊,隨便說一點點都會引起她的警惕。她失算了,並不能一點一點的離間她和她弟弟的關係,從而讓她方寸大亂,再來算計別的。

現在這時候,顯然什麼都不說是很不明智的,她抿抿唇,把心裡的疑問和質疑漏出到表面來,「王家前些日子安葬了消失三、四年的王川芎的屍體,王家什麼都不計較,因為他們相信能等到國家的調查和公道。可是我等不及了,從他入伍我就等著他,一直等,我等了十幾年了。國家要是能給他公道,就不會讓他失蹤了四年才能找到他。」

「他在你的院子里,還是被你發現的,我不相信巧合,我才……師傅,我很難過。我現在說每句話,都想要刺傷別人。我只是想要他活著,活著。」秋白霜怕白玉看出端倪,雙手捂著臉,哭的不能自已。可是心裡卻知道自己真的是不能相信巧合,相信不了,世上哪有那麼多巧合呢?

她心裡的憎恨根本無處發泄。

她低低的哀聲哭泣,白玉怔怔的端著杯子,一時不知作何反應,沒想到她會哭埃

王川柏也有點手足無措,他怎麼不知道這人跟自己堂哥有點什麼呢?堂哥還是在師傅的院子里發現的,他怎麼也不知道啊?

兩人對視一眼,都有點尷尬的低頭看杯子的花紋,都不知道怎麼安慰哭的這麼哀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