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九十一章 調查(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一章 調查(一)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等了許久沒有等來安慰的秋白霜,忍住了哭泣,哽咽了許久,擦了擦臉,才慢慢說,「對不起,師傅,我想先去休息了。」

好容易她不哭了,白玉當然點頭同意了。

之後白玉安安心心的呆在宅子里,又從南宮家裡接來南宮圓,和白子安一起,慢慢教導。

看著兩個孩子氣哼哼的鼓著腮幫子鬥嘴,白玉覺得還是小孩子最可愛。

有知道她的病患求上門來的,都會先往秋白霜和王川柏先看看,不行的話,自己再出面。

隔了兩天,霍家蕭雲雷和李家李先榮親自上門給白玉送錢以表感謝,白玉向蕭雲雷打聽了比較靠譜的基金會,把這兩百萬的全部捐獻給了基金會,主要強調幫助婦女兒童。

霍雲霆一直在查霍長安那邊的事,馬不停蹄,夜以繼日的一個星期後,總算是有了眉目。

陷害霍家的和李家的人,霍雲霆猜想的沒錯,果然是同一班人。他們主要是想害死華夏的定海神針霍長安,只是霍長安一直昏迷不醒,害怕夜長夢多,霍長安又被救回來了。

而且他們沒想到霍雲霆反應這麼快,所有的大夫都在說霍長安就是年紀大了,器官老化,沒治了。可是他一回京都好似就知道自己的爺爺是被人害了,馬不停蹄的對療養院進行了調查。

雖然他一直小心行事,想要不露出馬腳,但是他們在華夏布局很久了,滲入的間諜還是很有用的。通過蛛絲馬跡立刻向上級彙報,霍雲霆已經懷疑了。

原本只是順帶的監視大院的人,李家只是其中一家,可是此時此刻,李家正好是最容易被利用的一家。他們想把囡囡害死,雲嵐死了或者不死都無所謂,但是囡囡一死,憑著霍雲霆和李鶴鳴的關係,絕對能轉移一部分霍雲霆的注意力。

只要有一點緩衝時間,他們絕對能找到機會全身而退。

原本計劃還要更周全一點的,可是霍雲霆的敏銳度太高了,短短三天就確定了嫌疑範圍。李家小孫女的計劃就這麼錯漏百出的實施了,他們擔心再給霍雲霆一天兩天的時間,將會對他們造成重大的損失。

當時李家夫人發現孫女不見之後,本來打算去找的時候,一直跟在身後,準備雲嵐下不了決心,就把雲嵐和囡囡一起迷暈了,帶出大院的政治部副部長之一汪家的保姆崔小倩,怕李夫人大喊大叫的讓囡囡不見的事被發現的太早了,不夠外面的人下手,就出手打暈了李夫人,只是出手過重,就把她的頭打破了。

查到這些的霍雲霆,對大院的保衛措施實在是不敢恭維,也是安逸的太久了。就連霍雲霆也覺得不會有誰傻到在大院動手,處處是持槍的警衛,要是真的心懷不軌,真的是傻到家了。可是偏偏人家就是做了這個燈下黑的事。

療養院里的事也是同樣如此,原本霍雲霆的懷疑名單里,有兩名住客的訪客,一個是在國外留學並且畢業之後再當地工作的侄子,另外一一名住客的地方太偏的鄉下來的侄孫女,美其名曰是在京都走投無路了,想到叔爺爺也在京都,試著來找找,看看有沒有什麼門路;另外在霍老爺子昏迷前因為過敏遮了好幾天臉的送菜的老徐;最後一個是巡邏的李曉明。

那個國外的男留學生,剛到國外就被搶了,人生地不熟,身無分文,連打電話都做不到。在接頭流浪了兩天,就被吸收進了組織里,組織提供金錢物質供他完成學業,移民和工作全都給他安排好。

這次就是發現他叔叔和霍長安竟然同時住在了療養院,他才第一次被啟用,連夜以思家念親的名義被召回國內。稍微休整兩天就以看望叔叔的名義到訪療養院。他有學識有見識,言之有物,而且還故作討好,很快和自家叔叔比鄰而居的幾家人熟悉了起來,慢慢的也開始在療養院溜達四處看看。

經過好幾次的觀察,整個療養院的構造和巡邏時間,就被他了如指掌。

常年累月在慣常上工作的叔爺爺哪裡還記得老家不知道隔了多少房的侄孫女,只是這個侄孫女雖然穿的土裡土氣,但是臉蛋漂亮,眼睛里也沒有貪婪之色,說道自己的日子難過,也不是一味訴苦,堅韌不屈,就是求個能站住腳的機會。這個官員從來不是心狠之人,便也留了他幾天,囑咐兒孫幫忙看看有沒有什麼工作機會。

這個女人真名叫原野芳子,是個r國人。她一生也算悲苦,短短二十八年就有兩次婚姻。第一次是在家鄉被人強佔之後,萬般無奈才結的婚。婚後,丈夫也沒有想要跟自己安心過日子,常年花天酒地,醉了就回家打老婆。在有一次差點被打死之後,她想著死了還不如拉個墊背的,就奮起反抗,拿著水果刀刺了丈夫腹部一刀。

因為驚慌害怕,刺的不深,丈夫沒死。可是婆婆恨毒了她,容不下她,也容不下她千般忍耐,辛辛苦苦生下的女兒。在一次,婆婆又無理的打罵中,把自己打個半死的婆婆還沒有解氣,竟然憤怒之下,一把將還沒有七個月大的女的面摔死了。

娘家從來沒有想過要幫她的忙,她恨死了這家人,可是被他們用繩子綁著哪裡也不能去,他們每天都想著辦法的折磨她。原野芳子想到女兒就不甘心,她要給女兒報仇。計劃了許久之後,她用一次被丈夫拿著酒瓶敲自己的頭,把瓶子敲碎了之後藏起來的瓶子的碎片,割斷了繩子,終於逃了出去。

出了這個狼窩,她什麼也沒有,不知道如何報仇。她跑去婦女援助協會,那裡的工作人員幫助她,開導她,給她在另外的城市安排在大學里教學樓的打掃工作。

在那裡她認識了自己的第二任丈夫,是個窮困的留學生。雖然沒有同樣的經歷,但是他們同樣的困苦和自卑,還有怨憤。芳子不知道他在怨什麼,但是同類的氣息,讓他們相互吸引。

為了幫助這個在人生低谷認識到的,還不嫌棄自己,願意聽自己訴說自己悲慘的過去的男孩,芳子義無反顧的做了三份工作。那時候她沒有想什麼,她只是拿出她僅存的最後一絲善意,想要幫助這個好像給自己黑暗的世界帶來一絲光亮的男孩。

餐廳洗盤子、學校的打掃工作還有咖啡店裡的晚班,她把所有的錢用來支持這個男孩的學業。

男孩一開始不接受,後來卻向芳子表達了愛意,順理成章的芳子迎來了自己的第二段婚姻,她好像在新婚丈夫的溫柔目光里,忘記了那些悲痛的過往,忘記了女兒可愛的小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