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九十三章 算計的愛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三章 算計的愛情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聽她說完,看著大夏天雖然沒有哆嗦,但是手裡明顯抱著好大一件羽絨服的梁月月,他點了點頭,「就是住在這一家。」

話剛說完,得了白玉吩咐的王川柏來前院開門了,「霍二少,師傅命我來給你開門。」

會武術可真好啊,隔著好幾進宅子呢,師傅就能知道外面來人了,還知道是來的誰。

可是梁月月看到開門的王川柏,驚訝的捂著耳朵尖叫出來,「啊啊啊,怎麼是你?」

她不能相信,她梁月月並不是笨蛋,開門的是王川柏,口稱師傅,這還有什麼不能想到的。媽媽千方百計打聽到的名醫竟然是白玉,這怎麼能行?

周琴對梁月月從來都是沒話說的,她不知道女兒怎麼了,只好摟著她的肩膀,細聲細氣的安慰她,把她摟在懷裡,讓她不要害怕。

之前,處心積慮和穆程媽媽d市市長夫人聯絡一番,順利的讓女兒跟穆程同行旅遊,她其實是很得意的。

哼,這世上有什麼男人是她費盡心思算計不來的。曾經在大學遇到的老梁,她不也是潛心打聽了許久,計算許久,知道了他的日常生活軌跡。把自己打扮的清純美麗,像是枝頭的梔子花一般,隔三差五的與他出現在同一個地方,只要她有時間,有時候一天能創造這樣的「偶遇」三四次。

老梁那樣的天真才子,天性里的浪漫柔情,在這樣的「偶遇」下,沒有半個月,他就湊到自己身邊來搭訕了,趕都趕不走。

所以想個辦法,給女兒算計一個合心意的丈夫,對於她來說,也不是多麼難的事。

因此,她一直覺得憑著女兒的美貌,還有天真爛漫、活潑開朗,這次旅遊之後,肯定就能順理成章的得到穆程的心,完全毫無疑問的事。可是事情偏偏沒有按照她想的那般順利,她竟然接到了電話說是女兒的了奇怪的病,總是在下午兩三點,這樣特定的時間裡,感覺極度的寒冷,冷的渾身發抖,牙齒磕磕碰碰,喉嚨發緊說不出話來。

但是摸著她的皮膚,溫度計測到的提問,全都正常。要不是梁月月冷的發抖的樣子,真的不是裝的,醫生和穆程家的親戚都會以為這女孩子找了個很拙劣的借口裝病,博同情。因為穆程親戚,很明顯就知道,穆程想要跟朋友一起去京都,但是不想要帶梁月月,而且對梁月月很冷淡,一直愛搭不理的。

偏偏梁月月卻是上趕著一般,對穆程各種熱情,上趕著巴結那般,讓穆程的親戚家所有人都為這個大膽的女孩子,覺得有些羞愧。

得了通知,還有醫生詳細的解釋,周琴一秒也沒有耽擱,就收拾東西去看望梁月月。她親眼看了女兒的癥狀之後,擔心是這邊的人不捨得給女兒花錢,所以沒有做詳細檢查,馬上強勢的讓醫院給梁月月抽血拍片子做各種檢查。

醫生們也很無奈,這樣奇怪的病例,他們醫院真的很用心的檢查過了。好幾個科室的主任都親自給梁月月坐診過了,但還是查不出原因。他們連可能是心理暗示都想過了,請來權威的心理醫生為她做心理上的診斷,發現這女孩子就是心理有些陰暗,根本不到心理疾病的程度,當然也不可能有什麼心理暗示,讓自己在每天特定的時候冷的渾身發抖的心理病了。

這下子,周琴慌了神了。她第一次主動放棄了等老梁主動回家,她再把自己的一二三妙招使出來,重新拿捏住老梁的算計,給遠在國外的老梁打了電話。

老梁雖然暗恨自己的妻子竟然從頭徹尾是個騙子,不想面對她。但是對於從小到大,寶愛至極的女兒,還是一如既往的疼愛的。他立刻聯繫學校的領導,說明情況,也跟這邊要做交流的學校溝通,說是他再堅持三天,讓學校這邊再派人過去姐他的班。

因為牽扯國際交流,並不能輕易讓老梁這樣撂挑子,只說如果接班的人,表現的很滿意的話,就讓老梁一直留在國內,但是接替的人,要是不盡如人意的話,老梁還是要先顧大家,再顧小家。

老梁當然是答應了,本來就應該如此,把前前後後的事跟周琴一說,讓周琴直接帶女兒到京都去,那裡是國家首都,好醫生好大夫多一些,說不定能有辦法。如果醫院不行,一些隱世家族還有些根本不出診的濟世名醫,讓她好好找找門路求上去。

正事因為如此,白玉沒到幾天,周琴母女就趕到了京都。只是現在京市第一人民醫院耽擱了兩天,那邊的大夫也沒有辦法,她才開始打聽大家族的大夫。

正好她讀書時候交往的閨蜜楊青,嫁給了南宮家的旁支子弟,周琴求上門去,她當然把南宮本家的事告訴她了。現在京都的所有上流人家,誰不知道出現了個恨不得能活死人肉白骨的好大夫?只是有的人家信的深一些,有的人家對此還抱有一點懷疑。

凡是跟南宮家親密來往的人,都知道這是真的,因為他們大多數親眼見過病的馬上就要斷氣一般的曲小苑和南宮圓埃

女兒好似得了什麼不得了的怪症的周琴,聽到這個消息,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刻抓著楊青打聽,怎麼才能找到這個大夫?

楊青家裡畢竟是旁支,消息哪有那麼通達?周琴花了好些錢,讓她去打通關節,才從本家工作人員那邊得了白玉的住宅地址。

他們找來的時候,恰好就碰到了霍雲霆。

三人隨著王川柏到了會客室,白子安和南宮圓已經在窗邊的小几上寫大字了。透過的光照在兩個小孩的身上,顯得小孩原本就嫩白的皮膚,好似能透光一般,玉雪可愛,讓人想要抱一抱,揉捏揉捏。

被周琴強行禁錮在懷裡,半抱半拖的弄進來的梁月月,看到跪坐在寬大的矮桌後面,正嫻靜優雅的泡茶的白玉,眼珠子瞪的都要凸出來了。

何況旁邊還有盤腿而坐正在看一卷書的穆程,他來了京都之後,就在霍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就留話說有個表舅在這邊。既然過來了,他媽媽要他過去看看,再沒有居住在霍宅。也是正好今天過來白家看看白玉姐弟還有琪琪的。

所有說冥冥中自有定數,該要遇見的就要遇見,包括孽緣也是如此。

秋白霜端來水果點心,請客人坐下之後,白玉一人奉上一杯茶,出了梁月月和周琴面前空著,其他人都有。

心情迫切的周琴一進來就要說話,求人治病的。可是這會客室的高雅布置,無端的讓人不敢高聲放肆,只能輕言細語,她便先按捺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