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九十四章 欺負我小媳婦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 欺負我小媳婦兒,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現在這樣明顯的區別對待,周琴當然不幹,放開一直按住梁月月讓她不得放肆的手,很是生氣,「這位小姑娘,你這樣不好吧?再怎麼也是上門是客啊?你這樣待客,家裡長輩肯定要責怪的。」周琴現在還不知道眼前的白玉是她要找的大夫,還以為王川柏口中的師傅是白玉的長輩,現在還沒有出現呢!

一來就蹭到白玉身邊坐好的霍雲霆皺眉,「上門求醫就謙遜一點,端著長輩的樣子,教育別人家的孩子是怎麼回事?」欺負我小媳婦兒,找抽么?

察覺到他生氣了,白玉偏頭看看他,「好了,喝茶。」才又對著周琴說,「我早知道你們在門口,卻沒有想請你們進門的意思,要不是你們恰好遇到霍二哥,今天,你們絕對進不來我們家的門。」

這次無論周琴怎麼制止,梁月月像個猴子一樣躥了起來,指著白玉高聲喝罵,「白玉,你個狐狸精,在清城山迷惑了穆程就算了,現在還迷惑人家霍二少幫你說話。你不要臉,就憑著一張臉,到處招遙」

「你明明是c市下面山村的一個村姑,還在人家名醫家裡招搖撞騙?你憑什麼坐人家家裡的主位上,還懂不懂禮數?是個村姑就要有做村姑的樣子,不要以為自己長得漂亮,就可以為所欲為?」

「穆程你怎麼不說話,你明明知道,白玉就是青山鎮下林村的村姑,還是個沒爹沒媽,有個拖油瓶弟弟的村姑。你為什麼不說?還讓她到人家名醫家裡這樣放肆,要是得罪了名醫可怎麼好?」

「白玉你個騙人精,你還說你們家呢?你八輩子能在這樣的房子里掃掃廁所,就是積了大德了,你還敢妄稱這是你家,簡直不要臉。我還要求醫呢,要是因為認識你這樣的臭不要臉,得罪了名醫,我可真是冤枉死了。」

「你快點起來,這主位是你能坐的嗎?說了這麼多,你到底找了耳朵沒有?啊?」說著話,著急的梁月月繞過矮桌就要上前去扯一直安坐品茶的白玉,只是被穆程攔住了。

他一把扯住梁月月的胳膊,然後像門口一甩,「梁月月,你有沒有點腦子?白玉要不是這座宅子的主人家,她哪能坐在這兒?你是不是腦子裡面長包了。」穆程都被她氣的嘴毒起來。

其實梁月月能連續著說這麼大一通,都是霍雲霆、王川柏、秋白霜、穆程,包括白子安和南宮圓這兩個小孩子,都被梁月月這一通高聲亂嚷嚷給驚呆了,真是亂拳打死老師傅,這是個什麼樣的人啊?都不能稍微耐心一點,好生的問一問再做打算的,像個炮仗,丟哪兒炸哪兒啊?

白子安拉著南宮圓的手,踩著木地板蹬蹬的跑過來,白子安先鼓著腮幫子,「你這個壞人,這間宅子就是我和姐姐的。你才是拖油瓶,你全家都是拖油瓶。」

南宮圓也伸著還有些像雞爪子的手,指著梁月月罵,「你才是狐狸精,你肯定是喜歡穆程哥哥,但是穆程哥哥不喜歡你。現在你又看師傅的霍二哥哥長的好看,又要喜歡他。你是三心二意,真正的不要臉。」

南宮圓是女孩子,本來就比較早熟,之前一段時間,跟著媽媽追一部苦情戲,她對裡面那些壞女人的把戲,簡直不要懂的太多?

看著兩小孩還要跳著腳罵,白玉輕輕的放下杯子,眉目淡然的連續看了他們五秒鐘,兩人就像被放了氣的皮球,蔫噠噠的心不甘情不願的回去繼續寫大字了。

姐姐師傅,這是不講理,我明明是在幫她,白子安和南宮圓心裡不忿,然後有恨恨的瞪了還站在廳里的梁月月,都怪這個壞女人,害自己被姐姐師傅責怪。

白玉從來不在外人面前訓斥孩子,讓他們丟面子,所以看他們還算乖順,也就暫且放過了,打算等私下好好教教他們君子訥於言,敏於行。

「不好意思,我就是你想要找的大夫,想來現在你也明白,我再不可能給你看病了的吧,出去。」本來只打算一個月就算了的,現在看來還是輕了,那就三個月吧。

周琴顧不上扯著女兒重新坐好,和用責怪穆程對女兒太過粗魯的目光繼續看穆程了,她驚訝的看著坐姿優雅,已經拿著一本書翻看的白玉,那蔥白的指尖,看在眼裡,讓人覺得它們柔嫩的好似書頁稍微硬一點就會被劃破。

她嘴唇蠕動半晌,才顫巍巍的說出不連續的話來,「你,你,你,就是,那個,大夫?」

不等白玉回答,她站起身摟著女兒,大聲呵斥,「開什麼玩笑?!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你個小姑娘怎麼能如此胡鬧?快點把你家大人請過來。」周琴到沒有跟梁月月一般以為她是村姑來這裡做客,卻冒充主人家,只是以為名醫是白玉的長輩。

霍雲霆忍不下去了,這都什麼母女倆,早知道打死她們也不能把她們領進來啊,這不是給阿玉添堵的嗎?原本他就是冷冰冰的,稍微膽小的人看了都害怕的嚴肅可怕,現在因為生氣,讓直面他怒氣的周琴和梁月月的兩人,給嚇的都哆嗦了。

他的手無意的轉著茶杯,聲音喊著冰刺一般,「我奉勸你們,立刻馬上自己走出去,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雖然害怕,但是為母則強,這家住著的名醫就是周琴的希望,她不能不顧女兒,周琴臉上瞬間梨花帶雨,要多可憐就多可憐,「你們這些年輕人怎麼這樣?我女兒生了病,醫院都查不出來,我真的很急著要找大夫,求求你們,就通傳一聲吧?求你們了。」

說著還跑過去半跪在王川柏面前,拉著他的胳膊求,「年輕人,求求你,別這樣對我們母女,你把你師傅請出來給我女兒看看吧,來世我當牛做馬,結草銜環報答你,求求你。」

那眼淚跟不要錢似的,一滴一滴的往眼睛外面滾,很快就在周琴臉上匯成一條小溪。可是她哭的那麼傷心,還是脆弱的好看,讓人心生憐惜。

「但是你女兒罵的白玉」,王川柏伸手指指一直淡定的白玉,繼續說,「就是你嘴中的小姑娘,真的就是我師傅,你要找的大夫。」

這話一出,周琴嘴巴張的大大的,久久合不上。

一直高傲的瞪著白玉,等著白玉出醜的梁月月,心裡咯一下,不由自主的抱緊胳膊。她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白玉,好像真的明白了,自己不可能在白玉這裡得到救治,心裡涼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