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九十七章 保證一定不會弄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七章 保證一定不會弄死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他滿足的看著伏在胸口,乖順的像個小貓的白玉,摸著她的頭髮,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開始的時候真的沒想幹什麼的,真的正襟危坐的看電影的。只是在部隊看的紅色電影,男男女女表示個好感最多送個野花,或者布鞋就臉紅的不行了。

哪能想到外面的愛情電影,竟然已經發展到摟著親了,親一下還不夠,這鏡頭都有半分鐘了吧,還沒有完?而且憑他那敏銳的觀察力,早就發現前面好些情侶,趁著光線昏暗,偷偷的親在一起了。這本來就惦記小姑娘惦記的不行的霍雲霆,被刺激的一顆狼心頓時不受控制,就想這樣那樣一番。

他覺得果然是自己從進入青春期一直致力於學業或者部隊,錯過了好多東西。

可不就抱過來好好的親一親了。幸好他們來的晚,買的票是電影院後面的位子,不然也是影響不太好。再怎麼說,他也是軍人呢,當眾那什麼,咳咳,還是不要了,阿玉臉頰紅紅的樣子,還是自己一個人欣賞好了。

也是白玉一直低著頭,不然她能夜市的眼睛,當然就可以發現霍雲霆發紅的臉了,也就暫時險險的保持住了他在白玉心裡還算硬漢的形象。

白玉伸手摸摸自己的嘴唇,有些發燙,皺了皺眉,這個男人真是太過分了,嘴唇也是肉啊,太用力親也會痛的。她拍拍霍雲霆的胸口,瓮聲瓮氣的說,「霍二哥放我坐回去。」這彆扭姿勢很難受的埃

她堅決不會承認,剛剛被親的迷迷糊糊的時候,她根本沒有發現這姿勢有什麼不好的。

總算安安穩穩的看完了電影,後面就算霍雲霆有什麼不軌,白玉用力抓住椅子的扶手,就是不讓他抱過去,還用桃花眸子瞪成了圓眼睛,死命的瞪他,一直把他盯的老老實實的坐回去看電影才算完。

開玩笑呢,雖然她不反感和他親吻,但是嘴巴都有點痛了好么,這時刻也不能拿藥膏出來抹一抹,哪裡還能讓他繼續啃?

電影結束的時候,白玉鬆了一口氣,時刻緊繃著,防止餓狼突襲,也是不容易的。霍雲霆看過來的眼神太滲人了也。

霍雲霆看著前面疾步向前走的白玉,無奈的摸了摸鼻子,那個剛剛喝了點肉湯的男人,應該很能理解的吧。大長腿就是有點好,加緊邁幾步就追上了,撈起她的小手,「生氣了?」

「你還說?」說出來,白玉自己都嚇一跳,這嗲嗲的撒嬌的小妖精是誰?肯定不是自己!

看著她又瞪圓了的眼睛,霍雲霆心中一動,總算是有點十七歲小姑娘的樣子了,總是一本正經的裝大人,雖然看著很可愛,但是這樣撒嬌的小女孩模樣,也很動人埃

「好好,我不說,餓不餓?要是不餓,我們先在這商場里逛一逛,像別的情侶一樣逛街壓馬路,等餓了再吃飯,我定的餐廳就在這附近。」霍雲霆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樣。

「還不餓,我先去衛生間。」白玉說完甩開霍雲霆的手,進了洗手間,雙手捧著水敷了敷嘴唇。只是沒有藥膏,也不能運用術法,嘴唇沒那麼紅了,還是稍微有點腫。她抿抿唇,只能破罐子破摔了,有點鬱悶的出了衛生間找霍雲霆。

「用水敷了?沒事,你自己不要那麼介意一直摸,別人不會發現的。」霍雲霆安慰她。誰要是那麼不怕死一直盯著白玉的嘴唇看,霍雲霆保證一定不會弄死他,但是會把他揍個烏眼青。

「知道了,我們先逛一逛,給安安買幾件衣裳。」白玉不想繼續說嘴唇的話題,就說買衣服。她覺得商場里賣的衣服也挺好的,和自己做的不一樣,白子安穿也很好看。

「你自己呢?」霍雲霆想著自家小妹沒出國之前的那日子,只要有時間就要邀著朋友出去逛街買衣服。可能白玉也喜歡呢,女孩子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是應該的。

聽他問,白玉才想到之前要說的事,「我之前沒去看過,今天才發現家裡的衣帽間竟然有那麼多東西,哪裡還需要買?你給我買的嗎?」

「聯繫了幾個品牌專賣店的經理,他們送過來的。女孩子不是要追求新款嗎?算了,我幫你聯繫好了。」霍雲霆突然想起白玉應該不是耐煩逛街買衣服的人,還是讓別人送過來好了。

有些好品牌還是外公外婆旗下的,他在外公外婆的企業裡面還是有股份的,發小的公司里也有投資,給小姑娘的置裝的花費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白玉也沒想著推辭,大不了多送幾顆藥丸給他。這兩年她了解的東西越來越多了,知道在這樣的和平年代,他這樣年輕就能有這麼高的職位,肯定是執行了許多高危任務,想來救命的藥丸是很需要的。這些藥丸錢,就當抵他給自己買衣服首飾的錢了,說不得,自己還虧了……

聊完這個話題,兩人進了一家童裝店,四處看看,白玉突然想起來,「對了,你不是說霍爺爺和李家小娃娃的事情查的告一段落了嗎?那你之前查的我們家那個屍體的案子呢?我看應該有什麼人蠱惑了我那個女徒弟?」

原本手插在褲袋,悠哉游哉的跟在白玉身邊,她看衣服,他看她的。聽她說起這個,霍雲霆雖然沒什麼動作,但是放鬆的神情卻嚴肅了起來。這要是出現在別人家,他可能還能淡然聽完,但是關於自己的小女友,總是不由自主的多在乎幾分。嘴唇抿成一條直線,「為什麼這麼說?」

「嗯,白霜喜歡那個人,他是川柏的堂兄嗎?叫王川芎?」白玉倒是沒那麼看在眼裡,已經看中了三四套衣服,打算到收銀台去付錢。

霍雲霆先拿出錢包付了錢,提著袋子,拉著白玉進了咖啡廳。

「我喝咖啡,你喝牛奶好不好?不知道你喝不喝的慣咖啡,這次就喝牛奶。你待會兒嘗嘗我的咖啡,要是喝的慣,你就喝咖啡,我喝牛奶。」看到白玉點頭,他點了單,單獨給白玉點了一小疊點心,「待會兒要吃飯了,先吃一點點心好了。」

點好單,霍雲霆才問,「然後呢?」看白玉迷茫,他說清楚了一點,「就是你的徒弟秋白霜。」

「哦,她啊,好像覺得我跟他的死有關吧,或者是遷怒,具體不知道。」咖啡送上來,霍雲霆先讓她嘗一口,看她皺眉,自己端回來面不改色的喝,就眼神示意她喝牛奶。

白玉吃了口香甜的點心才繼續說,「只是感覺,她很奇怪,要是那個事情還沒有完結,你還在關注的話,就派個人去查查秋白霜唄。」那種收了弟子,就對弟子掏心掏肺,百般信任的師傅,絕對不可能是白玉的。

她只是不覺得,秋白霜能對自己造成什麼威脅,所以沒做出處置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