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二百九十九章 安安失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 安安失蹤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門口站崗的士兵們都驚訝的瞪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他雖然是才來不久的新人,但是霍家二少霍閻王的名聲可是沒少聽,可是今兒是怎麼回事?竟然春風拂面,臉帶笑意?

不管他如何好奇,霍雲霆一路好心情的回了家。客廳里,霍長安正和吃了晚飯過來的陳老爺子下棋,一直等著寶貝孫子回來彙報情況的老爺子,第一時間就抬頭看到了孫子春風得意的臉。

好了,不用問了,看起來進展挺好的。這孫媳婦有了,想來重孫子也不遠了,最多三年,等到小閨女二十歲那年,寶貝孫子肯定再也等不得要把人娶回家來。

「,小二,你這是碰著什麼好事了?」陳老爺子皺眉瞪眼,剛剛回來之前,霍長安這老小子一直在自己面前說霍小二和小閨女去約會去了,跟誰看不見他眼裡的那得意勁兒似的,煩人。

可是誰叫自己孫子,跟霍小二一般年紀,偏偏從小就是他的小跟班。幹什麼都聽霍雲霆那小混蛋的指揮,這也就罷了,那找對象也跟著人學,他老頭子也不說什麼。可是這回無論他怎麼罵,那臭小子就是說緣分沒到,沒認識能看的上的姑娘。

這讓陳老頭子,看到霍雲霆就不服氣,他的孫子,怎麼就處處不如這小子了?

想當年霍長安這老頭,跟他相比也是不相伯仲,可是到了孫子,就是不認命不行,天分上就是差的多。每次一想,都覺得是兒媳婦沒找好,拖累了自家寶貝孫子。現在滿大院誰不知道白玉又是個優秀頂尖的姑娘,又被他老霍家給捷足先登了,嫉妒霍長安的老夥計可不止他一個。

霍雲霆面對著這樣不甘的陳老爺子,淡定的坐椅子上給自己倒了杯水,「陳爺爺,你可別生氣。我爺爺年紀可比你大,我當然要早點看準,爭取讓他早點抱重孫子啦。就這,我還得等三年呢?」

「我看陳子為還可以晚上五年再找。」

那時候陳子為也才二十九歲,當兵的人,那個年紀找對象的多的是。

可是陳老爺子一點也不想聽這個話,真等五年再找,保准自己重孫子又是老霍家孩子的跟班。他逼著陳子為趕緊結婚,就是要陳子為趕緊生個孩子,到時候霍雲霆他的種得管自家小重孫叫哥。

想想就很美啊,可是不論怎麼說,陳子為就說自己是咸吃蘿蔔淡操心,竟然連這點小事也要爭。陳老爺子一點也不覺得這是小事,這明明是關乎他重孫一輩子的大事。

也虧得他這樣的大人物天天琢磨這點小事,殊不知,有的人天生就是有領導才能,靠的是個人魅力折服眾人,根本不需要靠出生先後排序。也不能說不知道,只是不願意承認自家後背子孫就是天分上不如霍家吧。

景園路,白玉推開門,就習慣性的釋放一縷精神力去找白子安,可是很快的,她就慌了。她住的小樓裡面沒有,書房沒有。找了兩處之後,白玉完全放開精神力查找整個四合院。

可是出了秋白霜、王川柏、南宮圓都不在,只有琪琪爸爸和媽媽,他們也急慌慌的在家裡。白玉幾個縱躍就到了安排給琪琪家人住的小跨院。兩人不良於行,院子太大了。

到了晚上,看著孩子沒回來,以為是跟白大夫家的弟弟一起在吃飯。可是等了很久,竟然都沒有等到人來給他們送飯。這時候才察覺到不對了,白玉那個姑娘雖然一臉冷淡不好接近。可是住了這些日子,三餐從來定時,她根本不是那種會這樣為難人的性子。

可是琪琪媽媽坐著輪椅,院子里很多地方都不能去,只有琪琪爸爸靠著一手一個小板凳挪著身子滿院子去找人。可是家裡真的太大了,在這個院子喊,那個院子都聽不到。

琪琪爸爸找一找就跑回跨院看看孩子是不是已經回來了,可是失望了三四次。這時候正跟擔心孩子的琪琪媽媽兩人痛苦成一團。

本來還以為會是秋白霜或者王川柏把孩子帶出去玩了的白玉,看到流淚的兩個人,就知道肯定不是這樣的。

琪琪和白子安都不是這樣不懂事的孩子,就算是要跟著人出門,也一定會來跟琪琪父母說一聲的。

現在兩人抱頭痛哭,白玉也不想浪費時間去安慰他們。她用神魂感應一番,想通過讓白子安從不離身的跟自己神魂相連的護身玉佩找到人。

可是這玉佩竟然就在院子里,白玉跑過去竟然在花園的一塊平坦的石頭上看到了玉佩,底下還小心翼翼墊了一塊著小蜜蜂的手帕。白玉拿起手帕和玉佩看了看,就發現這玉佩應該是小傢伙自己摘下來的,掛玉佩的繩子上面全是泥巴。又看著石塊旁邊的水桶、木勺子,還有地上一攤泥巴。

這還有什麼不明白的,肯定是琪琪和白子安兩人用水澆了地,和泥巴玩。夏天天氣熱,他就穿了件小短袖短褲,肯定是彎腰的時候玉佩從衣服裡面掉出來了,小孩手上髒兮兮的往脖子你藏玉佩,結果弄得全是泥。就先摘下來,小心翼翼的放在一邊,想著玩完了再洗洗戴好。

現在家裡一下子失蹤五口人和兩隻狗,白玉強自按下砰砰亂跳的心,揉了揉青筋直跳的太陽穴,讓自己好好感受一下留下的氣息。

她順著路追,可是追了三天街之後,複雜的環境,出現的人、車,還有排出的各種氣體,早就讓她追蹤的氣息變的若有若無。混在一起的亂七八糟的氣息讓她根本無從再追下去,白玉的心一點一點的沉下去。

家裡唯一有奇怪舉動的人就是秋白霜了,可是為了儘快得到有用的消息,白玉一時顧不得會不會有人看到自己的特殊手段,飛躍著落在了王家祖宅前面。用蘊含內力的聲音喊,「王川柏速來見我。」

這喊聲像水波一樣,慢慢的飄蕩在整個王宅,可是卻一絲一毫都沒有飄到別人家裡去。路過的人幾乎都聽不到白玉有開口說話,所以不該驚動的人都沒驚動。

本來躺在床上已經睡覺的王川柏聽到白玉的聲音,一開始還以為在做夢,可是持續不斷的一直響在自己耳邊,他一骨碌爬起來,匆匆穿好衣服,打開門就往外跑。

整個王宅的人都好奇的聚在了家門前,王川柏來不及跟家裡人說點什麼,就撥開人群站到白玉面前,急急一躬身,「師傅什麼事啊?」

「我問你答,今日你何時離開景園路?」

「師傅離開沒多久,因為調整了治療,隔天施一次針,今天我不用給琪琪父母治療,師傅你忘了?」王川柏還以為白玉是怪罪自己沒有給病人看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