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章 哭的我腦子都蒙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章 哭的我腦子都蒙了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為何離開?把你離開前的經過仔細給我說一下。」

「哦」,王川柏撓了撓後腦勺,笑的憨厚,「師傅,你離開沒多久,安安完成了功課,本來要跟瘦圓子出去玩耍的。可是秋白霜那個丫頭,跟瘦圓子說她已經在家裡住了好些天。之前遇到她媽媽,南宮夫人,說是很想孩子,問瘦圓子要不要回家看看。

瘦圓子這個年紀,只要不是父母待她不好的,離開幾天哪有不想家的?立刻鬧著要回家。我想著既然是秋白霜提起的,那她送瘦圓子回去好了。

可是這丫頭從小就討厭,說自己正好有個問題看不懂,要好好看看,讓我送。那小姑娘都要掉金豆豆了,我能不從嗎?

我就送了。秋白霜還在後面說,讓我不要回來,打擾她跟師傅請教問題。我想著這時候本來就是她跟著師傅學習的時間,輪到我監督指導瘦圓子,就帶著她離開了。送完了她,我就回家了。

師傅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啊?」

「無。」白玉別的什麼也沒說,轉身離開。王家眾人,明明只看到她緩緩走動了幾步,卻轉眼就消失在了街角。好幾個年紀小點的都用手揉眼睛,擔心自己看錯了。

小點的侄子一下撲到站在門口擔心的看著自家師傅離開的背影的王川柏身上,嘰哩哇啦亂喊亂叫,「柏叔,柏叔,那個美麗的像仙子的姐姐是你師傅?」

「你師傅是不是會什麼仙術?」

「你師傅好厲害啊,她就這樣,走幾步就不見了,咻咻的。」

……

王川柏只留下一句,「我師傅會很高深的功夫」,然後推開扒在自己身上的侄子,跟門裡的家人說了一句,「我去看看我師傅去。」就轉身去追白玉,跟著師傅這麼久,除了上次白子安遇到生命危險,白玉在他面前露了一手之外,其他時候,她從來都向外人表露她就是平平常常的人,會點醫術,會做衣裳這些。

現在師傅又一次毫無顧忌的露出了自己的本事,他擔心她肯定是遇到什麼事了。

離開的白玉在看不到人的角落,很快隱身借力飛了起來,沒幾個起落就到了秋家。她用精神力找了找,秋白霜果然不在這裡。

她想要推算白子安在哪裡或者是推算琪琪在哪裡,可是因為這一切都關乎到她視如珍寶的白子安的安危,無論她怎麼推算都算不出來。白玉跪倒在地,捂著胸口喘不過氣來,第一次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怎麼辦。

不行,我不能倒下,無論如何,安安一定會等著我去救他。

白玉站了起來,很快就落在了軍區大院外幾百米遠的地方,然後狂奔向大院。她一直告訴自己現在不能急不能急,如果在有軍隊的地方急躁了,露出了馬腳,被部隊抓起來,就沒人去救白子安了。她不能急!

耐著性子經過檢查,白玉又奔向霍宅,剛到了門口。一直在跟霍老爺子和陳老爺子聊天的霍雲霆,因為感到一陣劇烈的心跳而站了起來。他憑著直覺,去開門,再打開院門。遠遠的就看見奔跑而來的白玉,幾個呼吸那個小姑娘就跑到了自己跟前。

他顧不上欣賞她因為急速跑到而布滿紅暈的臉,扶著她的肩膀問,「阿玉怎麼了?你怎麼過來了?是出了什麼事嗎?」

也不等白玉回答,他看到孤身一人的她,就接著說,「這麼晚你一個人出來,是不是安安出事了?」

白玉體力值杠杠的並沒有喘粗氣,她聽了霍雲霆的話,一直明媚惑人的桃花眸,迅速的溢滿淚水。白玉仰頭看著霍雲霆著急擔心的臉,用力點點頭,偏偏把眼睛里一直含著的淚水也給點了出來,順著美麗的臉頰下滑。

心中一痛的霍雲霆,捧著白玉的臉,忙伸手捧著她的臉,拇指輕輕的拂掉她臉上的淚珠,把她摟進自己懷裡,深呼吸一口氣,才說,「阿玉,你別哭,你一哭,哭的我心疼,哭的我腦子都蒙了、都不會轉了。安安肯定不會有事的,我肯定幫你找到他。

對對,找孩子。來阿玉你跟我進屋。」

真的,在看到白玉眼淚的那一剎那,一向冷靜理智,面從來以智取勝的霍雲霆真的心如刀絞,腦子裡一片空白。遇到白玉這麼久,他一直知道她是個很堅強的姑娘,臉上表情很少。連笑容都是慢慢學會的,他以為她根本不會哭。

進了屋子,他把白玉按著坐在客廳沙發上,拿著電話就打,各處打。因為王川芎的屍體就是在白玉的宅子里發現的,雖然他們在秘密調查,但是知道有內奸之後,他還是謹慎的派了人在暗處盯著白家宅院,說不定會有什麼意外收穫。

現在霍雲霆就是聯繫那邊的人,得到消息是秋白霜只是很正常的帶著白子安、琪琪還有狗出了白家,上了一輛車離開了。雖然一直沒帶人回來,盯梢的也只是以為玩的太晚了,或者住到了別處。畢竟他們是守在這裡的任務是等任何可疑分子,並不是保護白玉一家人的安全,也就沒想著要跟上去看看。

不過離開的車子是什麼樣子的車,車牌號,透過玻璃看到的司機相貌,他們都記了下來。

霍雲霆又聯繫警方,讓他們去走訪,看有沒有誰注意過這樣的車?又聯繫京都那些暗地裡的地頭蛇,看他們有沒有誰認識那個司機?

白玉一直傻傻獃獃的坐在沙發上,霍老爺子因為她這奇怪的樣子,喊了她好幾聲,根本沒聽到。這就有些擔心了。

等兩老聽到霍雲霆打電話的內容,也就明白肯定是小閨女的弟弟不見了。

霍長安打完電話,蹲在發怔的小姑娘跟前,握住她放在膝蓋上的手,把電話里得來的消息告訴她。看著她還是面無表情,眼神空洞,趕緊開口,「阿玉,你別急,是不是算不出來?你之前說過的,因為你很在乎安安,所以你算不出來對不對?」

「我們現在不直接算安安,通過我派的人回答的消息,安安已經離開宅子差不多九個小時了,說不定早就換了司機了。待會兒就有人把那個人的畫像送過來,你對著畫像能不能算?因為這麼長時間,可能開車的司機早就不在安安身邊了。」

「你別急好不好?我肯定帶你找到安安。」

臉上恢復表情的白玉忙說,「不是的,霍二哥。現在很明顯就是秋白霜帶走了安安對不對?她變得奇怪是因為王川芎,那個在我宅子里發現的屍體,是不是?那整件事是不是跟王川芎有關?我算王川芎好了,王家有王川芎的八字,我說不定能算出他是怎麼死的?」

「那我是不是能順著這件事找到安安?」

看著兩眼發光的白玉,雙手緊緊握拳,好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的白玉,霍雲霆心痛的好似不能呼吸。雖然他很擔心白玉這樣費力去算,對她自己有傷害,可是那是與她相依為命的弟弟,他不能自私的阻止她想辦法去救弟弟,哪怕他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