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零一章 求求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章 求求你……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歷史穿越

「好,我幫你聯繫王家那邊。」霍雲霆滿心不舍,但是仍然開口答應她。

霍老爺子按住電話,對他搖了搖頭,他走到了白玉身邊坐下,「小閨女,霍爺爺知道你著急。對公,我處在這個位子上,肯定希望你算出來,王川芎到底怎麼死的。他是國家的烈士,我們必須查清事實,恢復他的名譽。可是對私,你是我家小二放在心尖上的姑娘,我當然希望你能找回你弟弟,免得你傷心,也免得我家小二著急。」

「你就當看在爺爺一把年紀的份兒上,你算了這個,對你有沒有什麼影響。要不說瞎子算命呢?這都是算的多了,被懲罰的。你說一說,讓爺爺心裡有個數,也免得想多了,晚上乃不著覺。」

看著老人都是關心的眼睛,白玉一時訥訥不成言,吸了幾口氣才說,「我對這一方面其實只是略有涉獵,學藝不精,只能勉勵推算。至於後果,我不太知道,我從來沒有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去算過。」

她以前在幻境沒機會算,現在她就算勉勵算了,但是想來她應該還是不歸天道管。但是大千世界,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的,白玉覺得自己有可能損失修為、功力,或者壽命、容顏,或者運勢。

看著還在等著,一定要個答案的老人,白玉捏了捏指尖,低聲說,「福祿、功力、容顏,最嚴重的是壽命。」她挑了幾樣說,沒有說全。

站在電話邊上還在糾結打不打電話的霍雲霆,趕緊坐到白玉身邊,把她攬進懷裡,「阿玉,我們不這樣。我還是幫你打電話,要到照片和八字,但是我們不推算全部,只算一算能力範圍內的好不好?」

白玉乖順的伏在他胸懷裡,一動不動,當然也沒有開口應好,霍雲霆心裡翻江倒海一般的難受,但是想到白子安,他咬了咬舌尖,讓自己鎮定下來,「阿玉,我肯定幫你找安安,不遺餘力的找,安安肯定會安全回來的,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求求你……」

原本打算堅持的白玉,聽到這低聲的哀求,白玉猛然抬頭看著俊臉緊繃、漂亮的嘴唇成直線,想要像山嶽一樣保護她的男人,嘴唇動了又動,「我,暫時,不,竭盡全力的算。可是……」

「好,我知道,要是我什麼都查不到,我再不阻止你。」霍雲霆拍了拍眼眶一直紅著的小姑娘,起身去打電話給王家人。

跑到白家院子,沒找到白玉,安撫了琪琪父母半天的王川柏和來送王川芎生辰八字和照片的大哥王川羌在大院門口碰見了。

兩人由警衛陪同去霍家,王川羌一直跟自己的一根筋弟弟使眼色,想要知道今天家裡到底出了什麼事。前腳這一根筋傻弟弟的師傅跑到家裡竟然能讓自己的聲音遍布家裡每個角落,等她離開,回到客廳七嘴八舌的討論,把這個結論總結出來的時候,王家人簡直要嚇壞了。

所有人都在猜想,家裡有名的一根筋到底拜了個什麼師傅,怎麼牛逼轟轟的,在門口露的那一手,就已經夠讓人驚訝回不過神了。

說了王川柏是一根筋,他現在就想著自己師傅到底在不在霍家?要是不在,他還能去哪裡找師傅?壓根就沒甩自家大哥一眼。

等進了客廳,看到坐在客廳的白玉,王川柏鬆了一口氣,他趕緊到白玉跟前,關心的問,「師傅,你別傷心,安安那麼聰明,肯定能保護自己,他一定會安全救回來的。」

看他衣裳凌亂,頭髮亂蓬蓬的,白玉知道他是真心的,但是她真沒心情回應他。接過霍雲霆從王川羌手裡拿來的生辰八字和照片,白玉先靜了靜神,再才仔細推算。

王川芎是陽壽盡了去世的,他四十一歲就是有一大劫,如果度不過去就是死。看來看去,只能看到王川芎的生平,他死亡的真相,白玉的命理推算能力根本看不到。她想試著召喚,看看這世界到底有沒有地府,人類的魂魄全部不準滯留在在陽間,會不會就是到地府去了。

那試著開一下陰陽路不知行不行?

「阿玉,你在想什麼?」霍雲霆看著白玉雖然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是眼睛一直轉來轉去,他很擔心她想到什麼偏路上去了。

不等白玉說什麼,客廳的電話響了起來。坐的最靠近的霍長安一把撈起電話,「我是霍長安,什麼情況直說。」

打電話的是警局那邊,只說,把白玉家院子周圍的好幾條路都走訪了一遍。正好問到有認識霍雲霆派的盯梢的人畫的司機的畫像上的人,正好是那片兒地頭蛇的大龍的手下,大家都管他叫陳六或者小六。

這個小六一開始就是上學的時候不學好,偷雞摸狗打群架。大龍就是看他打架有股狠勁,才把他吸收到身邊的,後來慢慢發展成他的左膀右臂。在那一片也算小有名氣。

那一片好些老人都認識陳六,還是他後來混出點名堂,不天天在街上閑逛了之後,才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新搬來的住戶也就沒人會去注意他,只有衚衕里的老住戶,還能記得他。

警察們順著這個線索,去找陳六,找到了大龍那裡,但是大龍這人出了名的講義氣,一直不開口。他是沒想到就是看在一大筆錢的份兒上,綁走個小屁孩,竟然這麼快就被發現了,而且還能這麼快找到他這裡。

也怪秋白霜膽子太大,竟然在大白天行動,當然霍雲霆的謹慎行事,也是大有裨益。

得到了這個消息,霍雲霆、白玉、王川柏很快就離開了霍宅,往景園路警局過去。

霍宅,一直沒出聲的陳老爺子看到人都沒影了才說,「霍老頭兒,這是又出事了?沒有這麼巧吧,接二連三的,不是你就是他的,還都是有來往的人家,這是不是同一伙人在背後故意針對啊?」

人老成精,像霍長安和陳老爺子都知道,這麼多事情都擠在一起發生,肯定是不尋常的。

「魑魅魍魎的如鼠之輩,肯定會被小二捉拿歸案的,他們每次採取行動,不都會暴露一批人嗎?」霍長安對自己寶貝孫子就是這樣的迷之自信。只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擔心那個聰明可愛的孩子,才七歲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才五歲,長的跟三歲孩子差不多,一看就是身子底子差的孩子。

好容易這麼久了,讓白玉給養了回來,但是孩子還小,稍微一點風吹雨打就會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傷,心理陰影或者是身體損害,這都是霍長安不願意看到的。惟願能早日找到哪兩個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