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零二章 出聲「誘惑」的朱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 出聲「誘惑」的朱雀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霍雲霆亮出證件帶白玉進入審訊事,他先放出自己行軍幾年滿身戾氣,厲聲斥責好幾句大龍,無非就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還有把他以前的案底說出來,威脅他要是不配合調查,就是跟他霍雲霆過不去,他一定會時時刻刻盯緊他的。然後悄悄給白玉使眼色,還偷偷的借著衣服的遮掩握了握白玉的手,白玉秒懂,彈指一揮,在大龍身上下了真話符,又悄咪咪的朝霍雲霆點點頭。

「大龍,今天你派你手下的陳六是做什麼去了?」霍雲霆知道這會兒大龍應該只能說真話,而且必須說真話不可,心裡點頭,趁機問。

大龍很想憋住不說話,還想擺出不屑的嘴臉,但是偏偏嘴巴和腦子想的表現不一致,「我派大龍去景園路一幢四合院接一個女人和一個六七歲的孩子。」

「什麼女人?什麼孩子?為什麼要帶走孩子?」

「我日前接了一筆大生意,就是出個人,在預定的時間開車去接他們,把他們送到目的地之後就會給我錢。我不知道名字,只有照片。」

「是誰跟你做的這個交易?把人送到哪裡去了?」

「做我們這行的都有不為人知的聯繫渠道,並沒有見過面。不是用公用電話打電話,就是在特定位置放上紙條或者定金。買家收到確定消息之後,就會把尾款放到某個位置,然後去拿就行了。」大龍很想哭,他真的不想說,這樣老實交代,等待自己的只有坐牢了,可是怎麼也管不住嘴,「但是我知道是個女的,年紀好像還不大的樣子。至於送到哪裡?一直開車送到津市最大的碼頭了,現在肯定到了,就是不知道船開沒開?」

得了最重要的消息,霍雲霆讓坐筆錄的警察繼續盤問那些細節,他拉著白玉匆匆借了警察局的電話,給津市碼頭和警察那邊打電話,讓他們全力配合調查還有搜救工作。

可是得到的消息是今天所有的船都已經離港了,霍雲霆早有心理準備,也不是這麼就容易灰心的人,他立刻讓那邊的警察抓捕陳六,也開車帶白玉去了那邊。

這會兒霍雲霆那幫發小也都知道了白子安失蹤的事,他們沒誰不知道自家二哥喜歡白玉的事,這就是他們自家小舅子被人擄走了埃是可忍孰不可忍,奶奶的,沒一天兩天的差點在算計中失去了漂亮嬌軟的囡囡,現在連聰明可愛的小舅子都不放過了?這到底是招誰惹誰了。

一群人簡直群情激奮了,全都嗷嗷叫的,發動自己的人脈幫忙找孩子。

車子一路飛馳,霍雲霆百忙之中,總是抽著周圍車輛少的時候,看看白玉,眼裡全是擔心。至於白玉,她原本一直在想要不要開一次陰陽路試試,只是自從玄天牌到手第二天之後,一直沒動靜的玄天牌和朱雀,卻活躍了起來。

「蠢丫頭,你知不知道玄天牌是幹什麼用的?」朱雀這幾天一直在暗暗觀察白玉,想現在把玄天牌握在手上的到底是什麼人。

總算是比前一個原野房子要好上一百兩百倍的了,這丫頭不僅本身就會修鍊,而且修鍊資質不錯,只是她本身很奇怪,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朱雀沒遇到過時空扭曲,當然也沒有想到白玉穿越,他只以為她是有什麼奇遇。

關鍵是朱雀發現這姑娘有修鍊之人需要的感情、名利淡泊,但是也有一顆仁義之心,這讓朱雀很滿意。玄天牌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主人了,而它堂堂上古神獸,還真的沒有辦法從玄天牌出去,帶著玄天牌找一個適合的主人。

朱雀一直擔心,要是一個搞不好,自己就會被這天道給毀滅或者是壽命用盡,到時候因為它不在了,而掩藏不住的玄天牌的神力,說不定玄天牌都會被天道給弄沒了。

那樣,那個人的囑託不就做不到了嗎?

朱雀在玄天牌里想了很久,還是覺得碰到白玉說不定就是它和玄天牌的機緣。

因為朱雀的突然出聲,白玉才從對白子安被抓的恐慌中退了出來,「什麼?」

「玄天牌是上古神君,天陽神君才上古玄鐵礦的礦心鑄成。玄天牌是天陽神君一生最大的成就,通過它可以掌天地陰陽,卜吉凶生死,知過去未來。」

「這是它最大的用途,但是因為天陽神君也是一位頂級的煉丹師,所以玄天牌里的空間,比你手上那個破鐲子裡面的不知道高端多少倍。經我打理數萬年的葯園有數不清的靈植靈藥,數萬年沒有熄滅的煉丹爐火,已經不知煉製出幾庫房的神葯靈丹。珍寶庫里的好東西也不是一句兩句就可以列舉完的。」

「像你那個,就中間那一塊兒還有點用,是你家祖上居住的吧,好端端放空間里幹啥?蠢不蠢?」朱雀雖然出不來,但是怎麼也是碩果僅存的上古神獸了,當然有點看家本領了。哪怕是在玄天牌裡面,看出白玉的底細也不是很難的事。

白玉有些不知道說什麼,這神獸這樣看不起,但是又赤果果的炫耀玄天牌里的東西是幹什麼?明顯的是想要用好處引誘自己煉化玄天牌,可正因為如此,白玉反而更不能草率的煉化它了。

「怕我害你?要不是這世道不好,本神獸才看不上你這顆豆芽菜,在修真繁盛的時代,你這點本事,還有這懶惰的性子,早就被殺了多少遍了?我還害你?」對於神獸朱雀來說,這的確是個糟糕的世道,堂堂神獸之尊,竟然失去了自由。

最後朱雀不耐煩了,「你只說你想不想找到你弟弟吧?要是想,就找個地方,我幫你護法煉化玄天牌,如果不想,就當我沒說。」喵喵的,老子可是什麼好處都得不到。早知道就不能隨便答應別人的要求了,煩死了,還蠢蠢的被人要求立下心魔誓,想反悔都不行。

憋屈死老子了,再這樣憋屈下去,寧願去死了好么,神獸的尊嚴,全都被這心魔誓給整沒了。

之後朱雀果然再不做聲了,白玉也沒有立刻決定,到了碼頭,警察在碼頭附近的會所裡面,抓住了正跟一個小姐玩的開心的陳六。

這陳六是個混子,送完了人,拿了錢,就打算找個小姐好好泄泄火。明天回京找大龍哥彙報情況,心裡美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