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零五章 「狂歡」的夜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五章 「狂歡」的夜晚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胖胖嘟嘟這幾天也被埋汰的不像話,早就不像在白玉身邊時那樣乾淨清爽了。原本漂亮的長毛,全部被泥水糾結在一起。所以在屋外行動的人,也只以為是他們自己養著的巡視的狗到處晃蕩,到沒有引起多大的注意,所以它倆很快就到了豬圈。

又是爪子又是嘴的,兩隻才合力把門打開,跑到白子安身邊,用頭去拱白子安趴伏著的腦袋,嘴裡嗚嗚的,好像在哭泣一般。

白子安原本是一直儘力保持一絲清醒的,可是感覺到白玉來了之後,他身心全部都放鬆了,已經暈了過去。畢竟他已經三天沒有進食,也沒有喝多少水。只有剛剛有個大兵,看他嘴巴乾的起皮乾裂,才灌了一口水給他,什麼作用都起不到。

這會兒無論兩隻狗怎麼弄他,他也是醒不過來了。白玉早已經察覺白子安暈了過去,查看一番,只是極度虛弱,她雖然心痛擔心,但也不至於慌了神。首要目的還是要讓來的所有人一起安全的離開這裡才是。

最後,胖胖朝嘟嘟汪汪幾聲,嘟嘟便伏下身子,守在白子安身邊。胖胖避著人,直接進了寨子邊上的林子。

白玉不放心,也分出一縷精神力跟著它離開。這時候,車停了下來,外面來了兩個持槍的高壯黑人,他們粗著嗓門,用英語喊,「出來,出來,快點,快點。」

另外還有許許多多的污言穢語傳進了白玉的耳朵,類似「不知道這次的貨色怎麼樣?」、「上面的玩膩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讓我們嘗一嘗?」、「本來輪到我們這一隊享用的,可是托尼這次帶著人好像完成了什麼任務,老闆肯定會獎勵他的,也不知道會不會給我這隊留幾個?」……

看來,從外面抓女人過來,給他們這裡的人糟蹋是早已經做慣了的。而且他們把女人們當做獎品,隨意發配。白玉沒見過那些女人,生不出許多同情,只是對面前的這些裸著胸膛,就因為手上拿著槍,就做盡惡事的男人,卻生出了許多憤怒。

也不知道沒有槍,他們又有幾分能耐?

腦子裡想著這些,人還是安靜的隨著其他女孩子,下了車,站在寨子中央的空地上。

因為寨子是在原始森林裡建立起來的,所以周圍全都是高大茂密的樹木,哪怕是下午四點多,寨子里已經沒有多亮的光線了。屋檐下晃蕩著兩三個昏黃的燈泡,白玉身前不遠的地方,還用柴火燒起了火堆。要不是周圍有許多不同膚色、發色,眼窩深陷、鼻樑高挺的外國人,白玉幾乎覺得,自己好似在華夏的某個深山的古村落裡面。

似乎今天是他們狂歡放鬆的日子,火堆一燃,就有許多人走了出來。最後是二樓,燈光最亮的木屋裡面,走出來一男一女,白玉目測男的比霍雲霆還要高一點,但是肌肉比霍雲霆健壯多了,長著一臉大鬍子。他粗壯的胳膊攬著一個身形妖嬈的女人,女人一頭酒紅色的長發,五官深邃魅惑,透著股大氣的性感。女人酒紅色深v露背的緊身短裙,勾勒的胸大腰細屁股圓潤挺翹,好身材盡顯無疑。

雖然女人有一米七五的樣子,在女子中比,個子也算高挑了,但是站在男人身邊還是顯得小鳥依人,看著讓人憐惜。

白玉就聽到有人看到這樣子的女人,暗暗的倒吸了一口氣,還跟身邊的人用英語嘀咕,也不知道格林小姐在老闆身下是怎麼受的住的?要是我什麼時候能跟她來一發,死也甘願埃

兩人調笑著下了樓,走到火堆邊,在手下搬來的椅子上隨意一坐,把格林小姐一扯坐到自己的大腿上,一隻大手就這麼當著眾人的面伸進了她的裙子里,蹂躪著她的柔軟。

本來就是狼多肉少的地方,這裡的人全都是亡命之人,今朝有酒今朝醉。喝酒,玩弄女人,賭博就是他們每次賣命活著回來之後的消遣。因為活著不容易,所以他們在酒色上更是隨意放肆。看著這樣一個妖嬈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被人玩弄,許久沒有碰過女人的男人們全逗呼吸急促了起來。

也沒有人刻意想著要壓抑自己的**,白玉看到很快就有人從眼睛看的到的木屋後面趕出來十四五個衣不蔽體的女人。白玉用精神力去看了看,原來她們都被關在木樓後面的鐵籠子裡面,隨便弄了幾塊雨布給擋擋風雨的樣子。

肉眼可見,這些女人露出來的皮膚上面全都有或輕或重的傷痕,眼神麻木而絕望。

一直漫不經心的揉弄著格林的老闆等到哪十幾個女人被趕上了台之後,才朝站在他身後的有著古銅色肌膚的大漢點了點頭,「大衛,你去。」

「是,老闆。」他跨前幾步,也沒有上到檯子上去,「這次任務出色的有托尼帶的五人隊伍,但是本該輪到一隊先用女人,老闆找來的女人就不夠分了。

之前幾次的還有這麼幾個沒死,雖然姿色已經不怎麼樣了,但是好歹還能用用。托尼那邊就等會兒用新貨色,一隊將就著用舊的吧。

這次玩死了也無所謂,但是托尼不許把新貨弄死了,兄弟們沒事還是要用來滅滅火的。」

霍雲霆從華夏線人那邊已經知道了,這個寨子里玩樂的時候,對酒色極其放縱。每個月的二十號這一天都是在寨子里的所有人狂歡縱慾的日子,所以他們才有機會帶著白玉進來。

原本霍雲霆是不願意讓白玉參與行動的,只是安排的時候,必須有個人能進入寨子內部摸清楚情況,但是霍雲霆他們完全沒有理由和機會進入守衛森嚴的這個寨子。

最後還是線人說,讓霍雲霆假裝物色到了白玉這樣的極品貨色,想要把她獻給寨子里的男人,當做他能夠參與押車的敲門磚。正中白玉的下懷,立刻就答應,願意這麼做。而霍雲霆知道白玉的本事,只是囑咐她行事一定要小心,不要被人看出破綻。

果然這次負責物色女人的巴爾看到霍雲霆找到的白玉,一見心喜。他也不是寨子里的中心人物,一直在城鎮里活動,是個小角色。

想著以後說不定霍雲霆還能找到好貨色,他也能立功,帶他去看看也沒什麼損失。

一淙徊煥忠猓但是老闆都這麼說了,還能怎麼辦?

他們這裡的男人的劣根性表現的更加明顯,在眾人面前來一場激烈的歡愛,根本不覺得羞恥,反而能得到更強烈的快感。因此認命的眾人,也是嗷嗷的就上了台。

一把扯掉女人身上的爛布,抽開皮帶就上陣。白玉低了頭不願意看,但是因為暗地裡的危險,她並不能關閉五感。所以那些一開始因為絕望而麻木著的女人們,漸漸發出的疼痛的shenyin哭泣,全都一點不落的傳進了她的耳朵。

一開始還是壓抑的小聲,很快就變成哀嚎求饒,或者直接求他們殺了她,有好幾個都漸漸沒有了聲息。

白玉掐緊了手掌,人太多了,她要是出手瞞不住的,不能出手,不能出手,這些人跟她沒關係,沒關係。說了好幾遍,她集中注意力用精神力去關注白子安那邊,心裡才安定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