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零七章 你不必叫我師傅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七章 你不必叫我師傅了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夜晚的海面上,一望無際全都是黑暗,出了快艇發動機的聲音和海浪聲,什麼都聽不見。

雖然行動極其順利,但是當兵的人在任務中,不到最後一刻絕對是不允許放鬆精神的,所以他們還在高度緊張的盯著周圍的環境,就怕發生什麼突然情況。

快艇空間小,白玉只有讓白子安睡在自己身邊,頭枕在自己腿上。沒有被單什麼的,霍雲霆把自己的迷彩服外套拿出來給他蓋上。

海上風急浪涌,溫度還是很低的,白玉有些擔心,「你冷不冷?」

「沒事,我打坐練功就好了。」因為他練的武功是白玉拿出來的,所以霍雲霆也不需要在這方面對白玉有所避諱。

聽他這麼說,白玉也就沒再多說。

本來行動的時候就是半夜,所以他們剛到公海沒多久,天就亮了。

進了公海,眾人也就稍微放鬆了一點,也不知道那邊多久會發現寨子出了大事,越晚對他們越有利。

因為快艇是線人臨時準備的,只有一些淡水,沒想著準備吃的。因為船上有白子安這個小孩子,大家都有志一同的沒想著喝水,反正忍忍也就到境內了。

十點多鐘的時候,秋白霜醒了過來,因為她是在地下室里,吸到的miyao少,所以是她這個一介女流比托尼他們這樣的大漢還要醒的早。

她晃晃腦袋坐了起來,發現自己的雙手和雙腳全都被捆住了,左右一看,看到白玉和霍雲霆他們,不由自主的瑟縮了一下。不過她一向是冷靜理智的人,立刻露出喜悅的神色看著白玉,「師傅,你來救我們了?真是太好了。」

臉上還露出了驚喜的笑容,眼眶濕潤,好像喜極而泣一般。

看著她這副模樣,白玉將沉睡不醒的白子安放到霍雲霆懷裡,蹲到秋白霜面前,挑眉輕問,「哦?我救你?」

「師傅,師傅,那日,川柏接了電話送瘦圓子回家,我就說讓他可以回家看看。穆程在你和霍隊長離開之後,也就離開了。待到中午,我帶安安、琪琪和胖胖嘟嘟出去找餐館吃飯。上車沒多久,不知怎麼就被迷暈了。再醒來就被人關在一處地下室,再沒見過安安一面。

哦,對了,琪琪呢?」

白玉伸手觸碰著她好似因為後怕而哭泣著的臉龐,只是輕輕一點就離開,「我原本以為你說話冷言冷語,冷靜睿智。哪怕偶爾有些小心思,也是為了多學醫術,是真的將全部心神都放在了醫術上面,所以才收你和川柏入門。

只是現在看來,我看走了眼,川柏才真的是大智若愚,身心如一。你不必叫我師傅了。

或許你不知道,也可能看出來了卻當做自己不知道,人在我面前說假話,我是能看出來的。所以上次我發現你故意引導安安的思維,你選擇了說真話,只是沒有說出來全部而已。

我勸你還是自己主動全盤托出,讓你說真話,很容易的。勸你還是相信我的好。」

秋白霜一直知道,要對白玉使心思,最好離她遠遠的,最好是別出現在她面前,要是在她跟前,稍微露出一點兒,就會被她察覺。

所以這次帶白子安出門,完全就是臨時行動,所以才會找上,大龍那幫地頭蛇,要不然組織那邊,多少生面孔,查不出來源的人可以用。

當時霍雲霆帶著白玉出去約會,看著兩人的穿著打扮,她就知道不到晚上兩人是不會回來的。做了白玉的徒弟這麼久,白玉雖然不剝削徒弟,教兩人醫術的時候也是盡心儘力,從不藏私。倘若兩人想學什麼,她教了,兩人沒有武功和靈力,學了也沒用,她會直說他們學不了。

但是生活上,她還是有點古代人弟子服其勞的作風,所以白玉連交代人留下來給白子安做飯都沒說。這是因為兩人已經習慣在白玉身邊端茶倒水,做飯打掃這類活計。

她並沒有不尊重兩位徒弟的意思,而是在她眼裡,這都是尊師重道。倘若他們不舒服不方便的時候,她也不介意。

因此她知道機會來了,她把王川柏那個二愣子和南宮圓支了出去,聯繫了梁月月,讓梁月月聯繫了組織那邊,很快就有人來接他們。

秋白霜自己是個大夫,所以給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白子安和胖胖嘟嘟喂點miyao不要太簡單。兩隻狗從來不吃別人端的食物,但是白子安喂卻是容易的很。上了車,她拿出一荷包肉乾對白子安說,這是自己試驗的新做法,請他幫自己試一試味道怎麼樣。

因為秋白霜知道白子安的習慣,他吃到什麼好吃的,只要是狗能吃的,都會想著要分給它們兩隻。果然,白子安自己嘗了嘗,點頭說挺好的,就很自然的一隻狗餵了一塊肉乾。

車子剛剛開上高速公路,白子安就先昏睡了過去,嘟嘟也眨巴眨巴眼睛慢慢的睡了。這時候一向聰明些的胖胖好似明白出現了什麼意味的事情,猛的向司機位置的小六用力一撲,但是它體內的藥效也發作了,只是把秋白霜和小六嚇了一跳而已,牙齒沒用力咬下去,就昏了。

秋白霜神情鎮靜冷淡的把這些說了,她神情諷刺的看著白玉,「我知道王川芎的死跟你沒關係,畢竟他死的時候,你還是下林村那個破落村子的土村姑呢!

我又不蠢,怎麼會不知道?只是我不甘心,你知道嗎?王家得了軍隊說的他是被內部的內奸害死了,他們就老老實實的等他們繼續調查了。」

秋白霜嗤笑一聲,「要是真的能調查出來,川芎也不會要等到在水裡沉了三年,才會被你這個小丫頭髮現了。他既然是做底的,肯定是在任務中了,這邊的人沒接到他的信息,沒有想過找他嗎?也不過是找找,沒找到就放棄了而已。現在假惺惺的說一定全力調查做什麼?

我再也不願意在無望中等待,我要自己去給川芎報仇。我到處找人,托關係去查找關於川芎的一切消息。可是他是秘密行動中的重要人物,關於他死亡的真相,根本一點也查不到。

不過你們不是知道嗎?一直有人暗中注意著這件事。我自己盲人摸象一般的查了兩個月之後,有人聯繫了我,說可以幫我報仇。

他們聯繫了我,故意引導我把視線轉移到你和霍雲霆深身上,讓我相信,早不發現晚不發現,偏偏在你的宅子里發現,你有多麼可疑?

你這樣一個才從農村出來沒多久的小姑娘都能買下這樣一個大院子,還跟京都無人不知的霍家認識,其中多少貓膩等著人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