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零八章 以自己的弟弟為犧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八章 以自己的弟弟為犧牲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他們不了解你,我知道埃我知道事情肯定不是這樣的,他們要利用我,那我為什麼不可以利用他們。給他們一些不重要你和霍雲霆的消息,果然我就得到了把白子安抓走的任務。

我知道,我要接近他們的機會來了。

你知道他們為什麼迫不及待的要綁走你弟弟嗎?雖然具體的我不是很清楚,但是隱約我猜到一點,因為你跟霍雲霆關係太近了。他好像查到他們什麼東西了,所以他們要引誘霍雲霆去救你弟弟。而且你不是剛剛救了霍家的老爺子,也打破了他們想要用李家吸引住霍雲霆視線的計劃嗎?也可以趁機給你點教訓。

我想要進入他們這些人的核心,我要去找,川芎到底是在執行什麼任務,到底是被什麼人害死的。在這過程,害死了誰,害了多少人,我一點也不想考慮。

我只想知道我等了十多年的男人怎麼就不回來了?」

雖然她說的冷硬尖銳,但是臉上再不是剛剛裝出來的后怕和喜極而泣。即使什麼表情都沒有,像個雕塑一樣,但是眼角劃過的一滴一滴最後連成線的淚水,讓看到的人都能知道,她說的那些一點也不在乎的話有多假,做出這樣的事,心裡又是經歷過多少反覆的糾結?

秋白霜和王川芎是華夏兩大醫藥世家的同輩後人,秋白霜從小天賦驚人,不大點就在藥房里呆著,每天都背藥典之類的東西,是秋王兩家人人誇讚的小輩。而王川芎卻是王家的反骨,他從小就調皮搗蛋,沒有一分鐘能安靜下來的,王家恨不得就沒生過這樣的後代。

一靜一動,兩人完全是兩個極端。

可是十歲的秋白霜抱著厚厚的葯書回自己房間的時候,碰到了到秋家做客,卻爬上院子里的大榕樹上睡覺的十八歲的王川芎。那個笑的臉上都是光的男孩,瞬間吸引了從小沉靜內斂的秋白霜。

沒多久王川芎就私自參了軍,很久很久才回一次家。二十八歲的王川芎再次出現在秋白霜面前的時候,二十歲的女孩再也壓抑不了心中的情感,在他因傷休假期間,找到一切機會出現在他面前,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糾糾纏纏整整五年,王川芎才答應與她交往。戀愛報告遞交之後,他們就是正當的男女朋友。

每次說要休個長假準備婚禮,卻是總碰不到時間,不是秋白霜被長輩帶出去行醫,就是王川芎有緊急任務。聚少離多,並沒有打散他們的愛情,卻讓每次短暫的相聚都倍加珍惜。

四年前的紅鷹計劃之前,王川芎抽屜里的結婚報告才剛剛準備交上去,因為兩人很確定對方最近都不會有什麼事。他們年紀都不小了,應該要領證了。畢竟那時候秋白霜都三十歲了,要不是家長知道秋白霜的對象是王家子弟,秋家早就不幹了。

可是王川芎卻是一去不回,不論家裡長輩怎麼說,秋白霜都不答應重新找個人結婚,只是泡在醫術上的時間更多了。

這時候白玉才知道,秋白霜只是因為學醫一直保養的好,並不是她以為的二十幾歲的年輕女孩子,而是已經三十四歲了。

白玉沒打算跟秋白霜掰扯什麼,她幫助別人綁走了自己的弟弟,這絕對是白玉永遠不會原諒的事情。所以這個人的命,她會收回來,只不過不是現在罷了。既然註定是個死人,白玉也懶得去跟她講她的情情愛愛,不應該以自己的弟弟為犧牲,去成全自己對王川芎至高無上的愛情。

倒是霍雲霆對秋白霜生氣的不得了,這女人是腦子有坑吧,神經病!要不是人多,他絕對要上去踹她幾腳,先解解氣再說。

陸陸續續的霍雲霆帶回來的老闆、格林、卡爾、托尼還有兩個隊長都醒了過來,他們全都叫囂著。也不說英語,用俄語大聲咒罵。

二班長和三班長得了霍雲霆的命令,上去一人幾腳,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其實他們都知道這次明顯是被華夏軍方給秘密抓捕了,咒罵根本沒有用,可是不罵,就這樣裝鵪鶉,完全不符合他們那狂傲的行事風格。

因為手腳被綁著,格林像個蝦米似的縮在一個角落,她可憐兮兮的用力仰起白嫩的下巴。因為她穿的很清亮,很容易就看到她脖子下一片白嫩的豐潤。男人都不可避免的多看了兩眼,有好幾個七木兵,都閉上眼睛,眼不見為凈。格林是白人女人,又長得豐乳肥臀的模樣,是很符合男人的審美的,她大大的天藍色的眼睛里流出一串串眼淚,可憐巴巴的用英語哀求,「求求你們,我是被他們抓來的,我不是他們一樣的人,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整個七木兵都奉行不打女人的原則,但是敵人不分男女,二班長一向是個愣的,她可不看這女人有多魅惑,軍靴也是砰砰的就踢上美人的肚子。

格林皺眉忍疼,哀哀哭泣。要是別人領導的兵,說不定早就出聲給霍雲霆求情了,說不定還要批評二班長不會憐香惜玉幾句。

但是霍雲霆霍閻王,訓練新兵中,其中重要的一課,就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不能對任何人心軟,婦女兒童全要同等對待。七木兵不知道被霍閻王在野外訓練過程中,設計過多少這方面的考驗。一旦被發現忘記任務原則,回去,那個懲罰,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

不把每一根筋骨練的動不了,肯定是不會停下來的。

因此,這些人,只當自己眼睛看不見,耳朵聽不見,默背七木守則。

至於霍雲霆本人,他心裡還有疑惑呢。巴爾可是說了,有時候老闆不在,那個格林卻會在。而且老闆不在的時候,因為她是老闆的女人,說話也是很有用的。說不定,可能,這個女人只是借著老闆作掩護,其實她才是真正的大老闆呢?

越想越覺得有可能的霍雲霆,看到格林想憑著幾滴眼淚,就讓自己這邊的人心軟,從而放過她,更覺她可疑了。當然也就不會有絲毫覺得她是受害者的想法。

格林不知道霍雲霆對她的懷疑,既然裝起了可憐,也不能看著沒用就不裝了,所以她一直默默的流眼淚。好像害怕被打,可憐巴巴的不敢張口說話,動不動就渴望的看霍雲霆一眼。

十一點的時候,他們碰到了來接應的華夏船隻,軍直在海軍的駐地等著。

來接應的是海軍的軍艦,因為霍雲霆是這邊的隊長,他負責跟海軍那邊的人解釋情況。其他人一人押著一人往軍艦上轉移,白玉自己背著白子安到了軍艦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