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一十章 佔了便宜就翻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章 佔了便宜就翻臉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七木沒受傷的和受傷不重已經包紮好的人全都圍上來,拉住霍雲霆,「隊長,你可別衝動。水下有海軍的人呢,要是白玉出了事,他們救一個說不定還救的過來。要是你下去了,兩個人同時出事了,那要是顧不過來可怎麼辦?我們可是陸軍,這海軍方面可是短板。」

「隊長,你教育我們的,任何時候都要正視自己的缺點。你可別忘了,我們哪能有海軍在水裡厲害?」

「對啊對啊,隊長,你要是不服氣,我們回去了到江河裡好好撲騰撲騰,下次我們絕對不攔你。」

「說什麼呢?這還能有下一次?會不會說話?隊長,白玉肯定沒事,她可是我們嫂子。」

……

七嘴八舌,霍雲霆用力掙都掙不開,確實七八個人拉著他,又有人本來就受傷了,限制了他的行動。加上一開始,他的確情急之下的確是想跳下去找白玉,但是被人攔了一下,他那個聰明的頭腦,就想到了白玉根本就不是那些衝動的小姑娘,根本不會為了心裡的憤恨,就把白子安拋下不管,所以她跳下去一定不是隨意跳的,她一定有把握抓到格林,還能安全回來。

想到這些霍雲霆原本還用力掙脫的身子,也慢慢的安靜了下來。旁邊的幾個還用力抓住他胳膊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家隊長沒有使力,都有些尷尬的抱著他胳膊嘿嘿笑。

「放開,你們這些混蛋,回去等著瞧。」霍雲霆淡定的抽回自己胳膊,踱步到船舷處,目光灼灼的盯著眼前的海面,想要等著那個姑娘回來。

格林一跳下海就被白玉用精神力鎖定了,原本是可以直接抓住她的,但是平白無故,大活人就不能動了,完全就是奇異事件。白玉覺得不是不能發生特殊的事情,但是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自己一定不能在常

格林跳下去之後,白玉原本打算游一游,就等著人看不到的時候禁錮她的行動的,就算是審問的時候,說起來她突然不能動了,沒人看見,也只會以為她抽筋了。但是白玉竟然發現這個女人跳下去之後,竟然是直直的朝著某個方向游過去,這就不得不引人遐思了?

抓捕行動,是臨時起意的,完全是白玉的迷藥做了大大的助攻。按理來說,就算安排了後手,這人肯定也不會把後手安排在華夏的海域啊,而且這裡離海軍駐地並沒有多遠。

格林這個女人白玉是一定會把她弄死的,但是既然她白玉當了霍雲霆的女朋友,霍雲霆就是自己人了,那給自己人幫幫忙也無可厚非。

因此白玉就放縱著格林往前游,看看她到底要去哪裡?

因此等白玉回來的時候,並不是從海里游回來的,而是打翻了一個小遊艇的人,一個一個像輪胎一樣用繩索綁好了掛在遊艇兩側給在水裡拖過來的。關鍵開遊艇的還是那個女人,只不過這個女人再也不復之前的美貌誘惑了。整個身子被揍的腫了一圈,之前穿在身上顯的身材極盡誘惑的紅色裙子就像橡皮筋一樣勒著她脹了一圈的身板。這還不止,眼泡腫了,鼻樑塌了,嘴巴歪了,臉都被揍的像泡脹了的饅頭。

總的來說,現在的格林真是丑的不能看了。要不是那身衣服,那個髮型、發色,還有身高,還有船上除了白玉只有她一個女人,還真不能確定這個女人就是格林。

所有人都想笑不能笑,只聞甲板上都是悶悶的「噗噗」聲。霍雲霆都彎了彎嘴角,這個睚眥必報的小丫頭。

白玉被霍雲霆接上軍艦,其他人都被海軍給提了上來,格林忍著疼,張合著腫的跟香腸一樣的兩瓣嘴,「我要告這個婊*子傷害罪,她把我打成這樣。我要告她,她沒穿軍裝又不是軍人,年紀這麼小,肯定不是警察,我要告她……礙…」

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游著和遊艇匯合,正是心情放鬆,準備讓遊艇開到別的海岸線停一停,他們先到華夏內陸躲躲風頭。這個小丫頭,從海里跳上來就是一頓狂揍。這些自己精心招募的手下,竟然沒人能在她手上走個三五招的?關鍵是自己被白玉像個破布娃娃翻來覆去的揍,像揍死狗一樣的畫面,一直在格林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揍了還不說,還要她自己把遊艇開回來。不開?行!繼續開揍。

她是道上混的,見得多了,知道這個黃毛丫頭揍人很有一套,自己所有的肉都腫了起來,卻沒有傷到骨頭和內臟。可是疼痛卻是比被打斷額骨頭的疼只多不少。這個外國人,當然不知道某些穴位被打到,會讓人疼的欲生欲死了。

從她走上這條路至今,她從來沒吃過這樣的苦,十幾歲開始,她就憑著這副美貌和身子得到了舒適的身後,更不要說自己後來取得的成就了。

竟然就栽在這樣一個乳臭未乾的臭丫頭手裡,格林無論如何不能甘心。她很多生意都是跟華夏做的,知道華夏的百姓不能持槍,不能隨便打架鬥毆。像她被打成這樣的去驗傷,那丫頭不說坐牢,拘留一個月半個月還是可以的。

可是她這樣歇斯底里的喊,根本沒人理她。霍雲霆還扶著白玉的肩膀,想帶她去換衣裳,聽到這個女人還罵白玉,心裡不爽極了。他停住腳步,閑閑的發問,「這個女人說有人打她了,你們看到了嗎?」

「沒有。」震耳欲聾的,不論是霍雲霆的兵還是海軍這邊,全都一起喊。這個女人被抓了還不老實,掃射了一輪,打傷了好些人,沒人不恨她的。

「哪裡有人打她?明明是摔的。」二班長雖然二,但是這時候可是霍雲霆的忠實擁泵,大聲的笑了出來,「哦喲,就是摔的有點磕磣。」

「對對,可真夠能摔的。」七木的人都齊齊哈哈大笑。

要不是格林的心裡承受能力強,說不得被這些捂著鼻子哄眼睛、睜眼說瞎話的士兵們給氣的暈過去。她滿心不甘,還是被押到軍艦內部的禁閉室看守了起來。

霍雲霆可心疼白玉了,沒等聽手下對格林的奚落,問完了那句話,就扶著白玉進了艙室。急急忙忙的找來女醫務兵幫忙白玉換衣裳,和處理肩膀上的傷。

等了一個小時,霍雲霆才被允許進房間,醫務兵囑咐他,「霍隊長,這個女孩失血過多,醒過來之後要好好的補一補。正好麻醉還沒過,正好讓她好好休息一段時間。看著她有好幾天沒休息好了。」

都在一艘軍艦上,信息傳的很快,他們都知道,這個女孩是為了救自己的弟弟,而不惜深入險境的。況且,她還獨自抓捕回來了那個逃跑的女犯人,還帶回來七八個女犯人的幫手,這是立了大功了。

女醫務兵很佩服她,所以才忍著對霍雲霆冷麵的害怕,開口跟他說這些話。說完就跟被狗追一般,逃出了房間。

因為傷了肩膀,白玉是趴著睡的。跟霍雲霆剛剛抽空去看的隔壁的白子安一個姿勢,他看著眼前因為熟睡而顯得恬靜的小臉,覺得不愧是兩姐弟,睡著的樣子,都有些不知世事的天真,真是讓人軟到心裡。

不由的,霍雲霆俯身親了親她側壓在枕頭上的臉頰,醒了之後一定好好教訓你,看你還莽不莽撞?

白玉要是知道,肯定在心裡吐槽,這是佔了便宜就翻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