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一十二章 老子還要娶媳婦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二章 老子還要娶媳婦生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霍雲霆作為經常出任務的特種兵,一些簡單的急救處理他是很懂的。自然也看過醫書,十指連心的道理,他也是知道的,現在時間緊迫,哪怕他萬分心疼也沒有辦法。他不能讓白子安在白玉的身邊,自己的眼前出事,不然白玉肯定會恨自己的,他也不能就因為小小的心疼女朋友,就讓這麼可愛的生命在自己眼前消失。

他打開針包,抽出一根金針,拿起白玉放在潔白床單上的纖纖素手,慢慢的扎進了白玉的左手食指。滿以為這樣白玉肯定會醒的,因為白玉的槍傷並不嚴重,根本不會危及生命,但是霍雲霆的以為落空了,白玉的手指一點點輕微的抖動都沒有。

這一刻,霍雲霆心慌了,他知道一定出現了什麼他不能掌控的情況了,他抽出金針,一把把白玉摟進懷裡,輕柔的吻她的臉,聲聲含情,「阿玉,你怎麼了?」

其實霍雲霆猜的沒錯,的確是出事了,白玉被朱雀給坑了。

之前朱雀引誘白玉煉化玄天牌,可是霍雲霆手腳太快,很順利的就查到了白子安在哪兒的線索,所以根本無需白玉借住玄天牌的力量去找尋白子安。

但是朱雀不甘心,它既然都開口了,當然不允許白玉拒絕。它隱約能感覺到,這是自己最後的機緣,不完成這件事,哪怕它隕落了,也不會有好下常心魔誓沒有完成,不是死就能解決的。

正好這次白玉受傷,失血過多,而且還被給她做手術的女醫生打了麻醉劑,深度昏迷的白玉第一次心神失手。機會稍縱即逝,朱雀果斷出手,它用秘法逼出白玉的精血滴到玄天牌上。

之後它只需要用靈力給白玉護法即可,因為一旦開始玄天牌的煉化認主,就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如果失敗了,白玉就會魂飛魄散。正因為如此,白玉什麼都來不及想,只好用盡全力,神識專註的煉化玄天牌。

白子安發燒的時候,正是白玉煉化玄天牌的關鍵時刻,她根本感知不到外界的情況,朱雀阻攔住了她的**向神識傳達信息的渠道,讓她的神識專心的煉化玄天牌。機會只有一次,它絕對不會允許白玉因為外界的這些凡人出岔子。

它雖然是正義良善的神獸,但是也不是悲天憫人的性子,看到什麼人都要救。人間生死交替本來就是常事,按它本心來說,它一點也不支持白玉想要用自己的功德給白子安續命這件事,完全是吃力不討好,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這是天道規定的。

因此現在白子安命在旦夕,朱雀也沒想過要把情況告訴給白玉,只是專心給白玉護法。可能白子安真是命不該絕,朱雀覺得按照白玉的修為,她根本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煉化玄天牌,它雖然告訴給白玉說玄天牌能當做天眼和醫藥空間用,但是真正的玄天牌的功能卻沒有說。

玄天牌的最大能力其實是連接天地,聯繫諸神,什麼妖魔鬼怪都可以請來神佛鎮壓。不是玄天牌的威壓有那麼大,而是天陽神君煉製玄天牌這枚法器的時候,無意間聯繫到了天道,所以玄天牌發出的降妖除魔的請求,都能跟天道有關聯,要是拒絕了,不就是被天道給惦記上了嗎?

因此自從有了玄天牌,天陽神君是很風光的。只是天陽神君修道處事從來光明磊落,很少用玄天牌去要別人幫忙做事,都是自己解決。

這也算它堂堂神獸朱雀被他救了,能幫助他找到玄天牌主人的其中一個原因,天陽神君真的是一個讓獸敬佩的好神君。要不然它才不會答應這種無理的請求,那時候知道天陽神君命星即將隕落的人不是沒有,而且全是大能。接下這個請求,完全就是吃力不討好,可是天陽神君說不知道真正的能夠善用玄天牌的人來掌控玄天牌,就會天下大亂。

因此它心甘情願的住進了玄天牌,還被神君用最後的神力撕裂空間丟到了這方世界來。也不是沒有人想要煉化玄天牌,但是都被朱雀阻擋了他們心頭精血的融入,再加上玄天牌本身也有一定的靈智,它看不上的真的不會認主。

這次要白玉煉化玄天牌,有許多原因在一起,白玉有大氣運,她雖然修為不高,性情冷漠,但是玄天牌和朱雀都認為她是個善良的姑娘。關鍵是朱雀壽命將盡,它守護玄天牌的時間恐怖不多了,玄天牌自身也知道自己的靈智不高,所以在這個靈氣稀薄,已經不允許修真的大陸上,真的只有白玉這個選擇了。

說一千道一萬,朱雀也沒真那麼看的上白玉,都是無奈的抉擇。

呼喚了許久,白玉還是沒反應,霍雲霆把臉埋進白玉的脖子里,眼眶發澀,他一手握著白子安的小手,心頭髮顫,他知道白玉再不醒,他和白玉之間就完了。

白子安要是死在他們倆身邊,白玉絕對不會再看他一眼。二十多年的生命,他真的就只愛上了白玉一個,心心念念就想等她長大,到年齡了,就結婚,生個孩子。他能想過的所有幸福生活都跟白玉有關,要是沒了她,整個世界都黯淡無光。

最後他抬起臉,眼眶通紅,布滿血絲,跟軍醫說,「實在不行,就用藥,總比什麼都不做好吧?」

軍醫也沒有辦法,這段時間他也不是什麼都沒做,軍艦上器材不完備,他用現有的器材給白子安驗了血,裡面的成分太過微量,他真的看不出有什麼葯。聽到霍雲霆這麼說,他準備抗生素準備給白子安打針用藥。

針已經扎進孩子的胳膊,剛準備推注射器,霍雲霆突然出聲,「等一下。」

他激動的看著懷裡的白玉,因為剛剛他感覺到白玉的長睫毛掃到了自己的下巴,微微的酥麻感,像是世界最美妙的觸碰,拯救了他。

「阿玉,阿玉,快醒醒。」霍雲霆輕輕的撫摸白玉的臉,神情和聲音都溫柔至極。

白玉慢慢的睜開眼睛,剛剛煉化玄天牌,她很累,神魂都很累。看著霍雲霆眼睛紅紅的,她眨巴眨巴眼睛,「我不會死的,你別哭。」聲音微弱,不仔細聽都聽不到,絲毫不含嘲笑的意味,但是聽的人都有些想笑,好像知道霍閻王哭是什麼樣子哦。

白玉還以為霍雲霆是擔心自己一直不醒是要死了,霍雲霆有些尷尬,不過霍隊長是誰,啪啪兩下就把尷尬給拍飛了,端著嚴肅的臉把情況給白玉說了,「阿玉,安安現在感染了。你是不是一直在給安安用藥,他身體里殘留的藥物和西藥成分對沖,根本起不到作用,現在情況緊急,你快點看看。」可千萬不能出事,老子還要娶媳婦生娃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