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一十四章 差的也不過是霍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四章 差的也不過是霍雲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白玉顧不得擦臉上的淚,過來用腿壓住白子安的兩腿,兩手抓住白子安的胳膊。軍醫一手攬住白子安的身體,一手掐他的下頜。三人合作,才真的順利的把這碗葯給餵了下去。

好似發生了很多動作,但是因為白子安的差不多處在病危狀態,所以霍雲霆和軍醫的動作都很快。從霍雲霆端著葯進房間那一刻起,到喂完了葯,都沒用到五分鐘。

可是放下碗的那一刻,三人都發現對方額頭隱隱的汗漬,也緩緩的給自己鬆了一口氣。霍雲霆伸手擦了擦還在不由自主的不停流淚的白玉的臉,嗓音低啞含情,讓人聽了耳朵發癢,「乖,別哭,都沒事了。」

他走到白玉身邊,把她摟在懷裡,讓她靠在自己的身上,吻了吻她的頭髮,「我們一起等結果,看安安服了葯,能不能穩定下來,好不好?」

他一個大男人,沒有帶手帕的習慣,只能用滿是繭子的大手給她擦了擦眼淚。白玉第一次真的認識到命里的劫難這回事,不是想要改變,就那麼容易改變的。

被強行餵了一嘴狗糧的軍醫,想走又不能走,只好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和胖胖嘟嘟排排坐。三雙眼睛全都圓溜溜的瞪著依偎在一起的兩個人,真是太不尊重醫生{狗}了。

因為這段時間哭過幾次,白玉想起這些,有些害羞,就沒出聲。只是伸手把白子安的小手握在手心,繼續給他傳輸自己的靈力,幫助催發藥效,也蘊養一番白子安的身體。

只是她剛剛煉化玄天牌,雖然有朱雀的幫助,但是也耗盡了自己的全部靈力,要不是煉化完成,玄天牌認主,朱雀給了她一顆玄天牌里存放的天陽神君的蘊靈丹,白玉現在應該全身酸軟無力,早已無法動彈。

所以五分鐘后,白玉已經完全沒有靈力可以再給予白子安了,好在靈力和葯的雙重作用下,白子安的體溫已經有了明顯的下降。

這時,白玉才放心的暈了過去。

一開始霍雲霆還沒發現,直到半小時后,白子安的體溫雖然有些偏高,但是已經在可控範圍內,軍醫說再服兩次葯,就只要好好養傷,按時給傷口換藥就行了。

得知這樣的情況,他高興的看懷裡的小姑娘,想她的笑臉。這才發現,小姑娘軟軟的趴在懷裡,呼吸輕微。

一把抱起白玉,把他放在床上,任憑軍醫推開他上前給白玉檢查。他握緊雙拳,很是自責,再也不帶白玉參與到自己的人任務行動中,他再也不能承受白玉在自己面前受傷虛弱的樣子,會讓他心痛難忍,跟一千隻螞蟻在不停的啃咬自己的心一般。

等白玉再次醒來的時候,正好是一天中的傍晚,晚霞紅通通的光從窗戶里照了進來,讓白玉看了覺得暖暖的。

她準備閉上眼睛再感受一會兒,可是等了許久的霍雲霆哪能允許她再閉上眼不看她,他低頭湊近她,鼻子都要碰到白玉的鼻尖,「阿玉,別再睡了,求你。」

耳骨輕輕顫動了一下的白玉,眨巴眨巴眼睛,看著眼前這個下巴都是青色鬍渣,黑眼圈像個大熊貓似的男人,抬手摸了摸他的臉,「你怎麼這樣了?」從來沒見過他這麼邋遢的樣子,經常都是穿著軍裝,每一片衣角都拉的筆直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精神奕奕、颯爽英姿的樣子,很多次都讓白玉忍不住偷偷看了又看。

「傻姑娘,你都昏睡了三天了,安安那麼緊急的情況,都比你先醒過來……」霍雲霆說著聲音漸漸變得沉重,那些左等右等等不到她清醒的難過擔心,好似還像烏雲一般籠罩在他心頭。

說了好些話,白玉才搞清楚情況,她竟然已經回到京都了,白子安已經轉危為安,傷口癒合的非常好,這三天的用藥都是王川柏來給他開的。

那天白玉昏迷之後,軍醫檢查得到,只是勞累過度,身體極度疲勞的昏睡,讓她睡就行了的結果。

在隨性軍醫的照顧下,霍雲霆在擔架上鋪了厚厚的被子之後,把姐弟兩人台上了軍直,回到了京都。

馬不停蹄的召集七木還有別的部門合作,檢查帶回來的資料,審問犯人,抓捕外圍的梁月月還有別的參與行動的人。

回到京都后又有三十六個小時沒睡的霍雲霆終於借著給領導彙報回到市區,抽出一點時間來醫院看望白玉姐弟的時候,發現白子安醒了,而白玉還在沉睡。

醫生一直說她睡夠了就會醒,就是不說具體時間,他安排一直守在醫院的媽媽蕭紀瀾和王川柏去找他爺爺或者太爺爺來看看,才離開。雖然他很想就守在這,但是軍令如山,而且調查到許多新情況,大家都在爭分奪秒的工作,他作為七木的隊長,也不能因為心愛的女友在昏睡就不走。

現在他能守在這裡,還是因為大部分事情他已經處理好了,剩下的求了父親霍成邦,他才能手守在醫院。

「這三天一直沒睡覺嗎?」白玉有些心疼他這麼操勞,「那不是有五天沒睡覺了?之前在寨子里就一天了,船上也有一天。」

「嗯,阿玉,你心疼心疼我,好不好?」霍雲霆看著白玉關心的眼神,眼睛一轉,就開始裝可憐。

白玉對他這樣低低的哀求聲,完全招架不住,「怎,怎麼心疼?」

「安安救睡在隔壁床,他這一覺要到晚上八點才醒,那時候給他吃東西。你看一眼他,放心了,陪我睡一會兒好不好?」霍雲霆知道白子安在她心裡有多重要,這會兒她都能專心的跟自己說話,而不是急吼吼的要看弟弟,他就心滿意足,非常開心了。

小夥子還是太年輕了,白玉一睜眼的那剎那,就放出精神力去找白子安了,「看」到他平安無事,才能這麼冷靜的關心他霍雲霆為什麼這麼憔悴。

不過,這麼慘痛的事實,還是不要讓這人知道了。

白玉果然順從的站起來到隔壁床看了看安睡的白子安,摸了摸他的頭髮,就放心的坐了回來。

雖然霍雲霆說的讓白玉陪他睡一會兒,但還是在白玉看白子安的時候,著急忙慌的跑到醫院旁邊的店裡,給白玉買了粥和麵條。

跑回病房的時候,已經滿臉是汗了,還笑眯眯的問白玉,「阿玉,你想吃什麼,選一個。」然後又屁顛屁顛的去洗蘋果,給她削皮,切成小塊,用牙籤插好。然後像胖胖嘟嘟一樣坐在旁邊認真的看白玉吃東西,眼睛里全是笑意,差的也不過是霍雲霆沒有尾巴。不過要是給他安一個,搖的頻率也未必會比胖胖嘟嘟兩隻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