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一十五章 又被朱雀這隻臭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五章 又被朱雀這隻臭鳥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等白玉填飽了肚子,收拾好了,霍雲霆讓白玉躺好,才躺在了白玉的被子外面。白玉姐弟住的是幹部病房,有空調,但是也沒有開的特別低,他睡在被子外面,一手摟著白玉的腰,閉上眼睛,一副準備睡覺的樣子。

白玉看著這樣子的他,臉瞬間就紅了。活了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和成年年男人一起躺在床上過,這怎麼行?!

可是看著他眼底的青影,想著就知道這幾天他有多忙了,她也不忍心再說什麼。臉頰隱隱發燙的白玉,害羞的想,都那樣親密的親過了,現在這樣隔著被子讓他睡一會兒,應該、也許也沒什麼吧……

身子僵硬了很久,白玉才慢慢的自我安慰的放鬆了閉上眼睛,還有玄天牌的事情沒有理清楚呢!

察覺她放鬆了的霍雲霆,睜開眼睛看了看乖乖巧巧的躺在自己懷裡的小姑娘,嘴角翹了翹,才再次閉上眼睛,真的讓自己安心的睡了過去。

而白玉卻在識海里跟朱雀算賬,煉化了玄天牌之後,它就懸在自己的識海之中,朱雀還在玄天牌里。白玉的意識進入玄天牌里,找到朱雀。眼前的朱雀羽毛耀眼明亮,五彩斑斕,它懶懶的看了白玉一眼,「你找我算賬?我還不太看得上你呢,早知道會有這一天,早在千年前我就選好了。」

那時候玄天牌有天陽神君留下的封印,沒有朱雀的允許,根本沒人發現玄天牌的特殊。黑一塊鐵牌而已,都沒什麼人關注著牌子。一直以來,左看右看挑不中,它也沒有那種有緣分的感覺,時間就這樣蹉跎了下去。

不論是修鍊的靈獸靈植還是修鍊的人,都是將機緣的,朱雀想也許玄天牌的機緣就是白玉也說不定。要不然怎麼會讓白玉這樣的人出現在根本完全失去了修真傳承的大路上,還是個以武入道的姑娘?

聽它這不屑的語氣,白玉無語,你看不中我,我也不想要啊,可以退貨嗎?

她煉化玄天牌之後,就知道了玄天牌的全部作用,而且成了玄天牌的新主人後還得接受原主人天陽神君的任務。

天陽神君天生就有天眼,能夠溝通陰陽,所以玄天牌的掌天地陰陽,只是天陽神君鑄造神器的時候產生的附加作用而已,而卜吉凶生死和知過去未來,卻是天陽神君真正的目的,但是因為天道眷顧,玄天牌竟然能聯繫諸神且還在天道那裡挂號,都是天陽神君沒想到的。

玄天牌在他手裡的時候,他並沒有用過幾次,但是他知道自己即將隕落的時候,擔心玄天牌落到不能正確使用玄天牌的人的手裡,所以才借著救了朱雀的機會,請朱雀幫忙,他也沒想到竟然要這麼長的時間,才能讓朱雀下定決心找到玄天牌的新主人。

他還在玄天牌留下一縷神念,告訴白玉,好好學習他留在玄天牌里他自己修習的玄術,利用玄天牌去幫助那些她遇到的有緣人。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還有其一就是這些人的機緣。他希望新的玄天牌主人,能給那些她遇到的能夠救助的人這一分機緣,給他們希望。

這就是天陽神君以玄術入道的真實想法,哪怕他成為神君,也沒有改變過。因此他希望有人能繼承他的遺志。

可是白玉不是主動要這塊牌子的,功用越大責任越大,她不想成為救世主,只想安安靜靜的守在一方天地,守住心裡的那幾個人,安安穩穩的過日子。

也許某一天因為她的生命過長,她會改變自己的想法,但是現在她就是這麼想的。她想要有家人朋友,想要有熱鬧,想要能關心別人和被別人關心,她想要愛與被愛。

山中一日,世上千年,是所有修鍊之人都要經歷過的。但是那些人全是先經歷過俗世,才通過修鍊脫俗的,但是白玉她從有記憶就沒有入過世,她想入世一番。

她坐到朱雀身邊,鬱悶的把心裡的想法告訴了它。朱雀那雙流光溢彩的眼睛里全是看不起,這個凡人怎麼能這麼蠢的眼神,「天陽神君雖然留下了這樣的遺言,但是他又沒有要你馬上執行。你先修鍊不就完了,你修鍊資質還可以,玄天牌里修鍊需要的天材地寶多的是,等你修鍊的差不多了,你的壽命不知道有多長,你想什麼時候濟世救人就什麼時候開始好了。

等那時候,現在抱著你的那個男娃娃都不知道重新投胎多少遍了,想來你自己就會煩了這世間的情情愛愛。」

說完也不等白玉反駁,直接定住白玉,爪子張開,玄天牌存放東西的玉樓里就飛出一片玉簡,它直接把玉簡貼在了白玉的眉心。瞬間,白玉覺得自己腦子裡的每一根神經都被迫的灌入許許多多東西,好似要把神經漲破一般,天旋地轉、頭昏腦漲,白玉覺得自己的腦子真的要裂開了,她緊緊握著拳頭,守住心神咬牙堅持。

玄天牌里過了一月,外界也不過就一個小時,白玉醒來的時候,腦子裡多了許許多多的東西,全是天陽神君的玄術功法和煉丹術,以及他對玄天牌內天材地寶的介紹還有自己豐富收藏的介紹。

白玉有些惱,又被朱雀這隻臭鳥給算計了。

不過已經是這副模樣了,走一步算一步唄。朱雀說的對,雖然天陽神君讓她這麼做,還不是自己想怎麼過日子就怎麼過日子?

想到這些,她又鬆了一口氣,因為煉化了玄天牌,她也沒感受到這方世界的天道對自己的降下天地規則,白玉真的很慶幸她是從玄天大陸來的,不是本身在這世界的某個陣法結界里修鍊的,要不然好容易修鍊到突破陣法結界,就被天道給滅了,真是想哭一場都沒時間。想想就覺得很凄涼。

到了八點鐘,霍雲霆還沒有醒,蕭紀瀾來了。這些天都是她來醫院照顧的,原本王川柏說他照顧自己師傅,但是男女有別,還是蕭紀瀾來的多。這不到安安醒過來的點了,她就帶了湯來。

進門看到睡在白玉旁邊的自家臭小子,他那隻大手就那麼大喇喇的放在白玉的腰間的被子上,蕭紀瀾握著門把手,不知道是退出去好,還是進來好。

這臭小子是不是太急色了,阿玉還沒醒呢,就抱上了?

把她從糾結的心情中解救過來的是醒過來的白子安,「霍伯母,你來了。」小孩不知道自家姐姐已經醒過來了,聲音軟軟糯糯的,帶著剛睡醒的萌態。

蕭紀瀾頓時顧不得在心裡批判兒子了,提著保溫桶就到了白子安床邊,「安安醒了,要上廁所嗎?」

「嗯。」白子安點點頭,最近天天喝湯,每次醒過來都要上廁所。

蕭紀瀾幫他把鞋子穿好,扶著他讓他慢慢的進了廁所,嘴裡還嘮叨,「慢點,慢點,我們不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