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一十九章 忠犬霍小二立刻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 忠犬霍小二立刻上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正因為霍長安沒死,還是白玉施針之後才醒的,有些人就以為只是霍老爺子有什麼隱疾,恰好在芳子布陣的時候發作了而已。說什麼丟失了一魂一魄,全都是故弄玄虛之言。

最後芳子的生平調查完整,還有前兩次殺人的事,他們才隱隱約約知道白玉說的可能是真的。其實最相信白玉本事的就是霍家、李家和南宮家,因為他們家都有人被白玉救了,知道以她的醫術,絕對不需要裝神弄鬼,給自己揚名。

而且他們深知,白玉這孩子就不會撒謊,她可能會有隱瞞,但是說出口的話一定是真話,至於你理解的正不正確,哪能怪人家說的不清楚呢?

霍雲霆什麼也沒說,給白玉端了杯水,站在她的床邊,就是無言的支持。

因為霍老爺子明顯的維護,調查組的人寫好了報告,讓白玉簽了字,打算回去彙報了再說。

等他們離開,於明德站了起來,給白玉鞠躬,「白姑娘,真是謝謝你。五年前的失敗還有川芎那孩子的失蹤一直是我的心病,那一天我的孩子們死的死傷的傷,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總算是能給他們一個交代了。」

說著,金戈鐵馬的漢子也紅了眼睛,說完,站的筆直的給白玉敬了軍禮。那一剎那,白玉真的感受到了鋪面而來的崢嶸之氣。她立刻從床上站了起來,避開了於明德。

白玉有些心虛,她一點也沒想過為他失敗的紅鷹計劃做出什麼彌補好嗎?要不是白子安正好是被他們抓走的,不論誰來說什麼,哪怕紅鷹站在自己面前,只要這人不惹她,她也絕對不會出手的。

有這樣想法的她,面對這真摯沉重的感激,怎麼不心虛,心虛至極好么?

白玉不想跟他說自己的這些想法,只好扯了扯霍雲霆的衣袖,示意他說話。忠犬霍小二立刻上線,摟著白玉的肩膀,「於叔不要這麼嚴肅,嚇著阿玉了。以後阿玉要是碰到什麼麻煩,你幫著擋一擋就好了。」

有這麼個多才多藝的小姑娘做老婆,當然要多多拉靠山了,霍小二表示,一切都要未雨綢繆。

白玉聽他這麼說,瞪了霍雲霆一眼,我不是這個意思好不好?

可是霍雲霆只是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眼神示意,沒事沒事,於叔肯定不會介意的。

看著兩個依偎在一起眉來眼去的年輕人,於明德無奈的看了看得意的不得了的霍長安,心裡憋悶,志楠那小子不參軍要做生意也就算了,竟然連找女朋友都不如霍家這個小霸王。人家可是年年月月在部隊呆著,自家兒子在京都這繁華之地,成天亂竄,也沒說找個小媳婦兒,只有白玉十分之一的優秀也好埃

霍長安看著他眼裡的羨慕嫉妒,站起身來走在前面,等出了病房門,就大力的拍了拍跟在身後出來的於明德的肩膀,「哈哈,小於啊,咋啦,羨慕啊,這可羨慕不來。我家小二和阿玉小閨女可是天定姻緣,你們家於志楠再等等,啊?」

笑呵呵的樣子,把於明德氣的不輕,憑什麼,我家小子就要等等才有好緣分。可是這可是八十多歲的老人家,他又不能跟霍老爺子頂嘴,只好捏著鼻子認了,回家就把好容易在家休息一天的於志楠罵了個狗血噴頭,才憤憤的進了書房。留下於志楠孤零零的站在客廳里,哭笑不得,我這是惹了誰了我?

病房裡,霍雲霆將白玉摟抱在懷裡,良久沒有說話,最後才說,「阿玉,我們訂婚好不好?」

這一次連續兩次都叫不醒白玉,讓霍雲霆深深的感到恐慌,他不由想把自己和白玉的聯繫訂立的更加牢固。他想更加名正言順的守著她,保護她,照顧她。

「訂婚?」靠在霍雲霆胸前,安靜傾聽他有力的心跳聲的白玉驀然一驚。她還沒想過這樣的事,婚姻呢?把兩個不相干的人,牢牢的聯繫在一起,訂立不可分割的關係。一男一女訂立婚盟,組成家庭,生兒育女,相互扶持,這種事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嗎?

霍雲霆一隻手攬著白玉的腰,一隻手撫著她的臉頰,看著白玉的眼睛里的深情幾乎要將白玉溺斃其中,「我原本沒有想過感情的事,奈何已經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阿玉,我不能沒有你。安安發燒的時候,你怎麼都不醒,回來這三天你也都不醒。我突然發現我只是你的男朋友,要是你很久很久醒不過來,我也不能親自照顧你,只能請別人。

我不喜歡這樣,我想要名正言順的身份,想要在你有事的時候能夠在你身邊。

雖然我軍人的身份,不可能像別人一樣,日出出門上班,日落回家休息。但是我希望我所有的休假時間,能理所當然的都跟你在一起。」

不得不說,霍雲霆雖然情話說的不好,但是樸實無華中的深情,白玉卻扎紮實實的接收滿了心窩。她的心像被裝滿了溫水一般,暖的想要流淚。這正是她三百年來求而不得的東西啊,怎能叫她不感動?

白玉仰頭望著霍雲霆認真又隱含著忐忑不安的臉,胸腔里極少失去控制的心跳,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還是不受她的控制。她抬手捂著胸口,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活得鮮活了起來。還有那麼長的時間要度過,總要「真的活著」才好埃

眼前這個人真真實實的喜歡和全心全意,全都坦蕩明白的展現在白玉的眼前,她仰著的臉,在久久的沉靜不變之後,露出了動人的大大的笑容,「嗯,好埃」

有那麼一秒鐘,霍雲霆覺得自己好像幻聽了,他一直有心理準備,白玉會拒絕的。她的感情一直很淡薄,感情也不豐富,僅有的一點感情也很內斂。他一直覺得自己在白玉心裡,自己在她心裡的分量很少。

當時在一起,也是因為自己死皮賴臉,厚著臉皮要求的。這一次不是試著交往,而是確定的要白玉把一輩子交給自己,和自己以後幾十年都綁在一起。沒有多喜歡自己的小姑娘,年紀還這麼小,婚姻這樣的終身大事,他肯定不會就這麼答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