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二十一章 你不出手干預審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一章 你不出手干預審判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原本白玉並沒有打算告訴白子安玉佩的事的,只是叮囑他好好戴,但是這次因為玉佩的繩子髒了,他直接摘下來的行為,讓白玉有些擔心以後再出現同樣的事,所以還是悄悄告訴了他。

「真的嗎?」白子安倒是沒有想很多,資深迷弟的稱號就是這麼來的,既然白玉說了能夠通過玉佩找到他,那當然肯定是能找到的了。

霍家的談話完了之後,霍雲霆開車趕到部隊去處理了些事情,才在晚飯之後趕到醫院。白子安看到他就有點不高興的樣子,覺得自己當初真是不應該請他到家裡去做客,真正的現實版的引狼入室,這個人就是來跟自己搶姐姐的。

霍雲霆有點摸不著頭腦,用下巴點一點白子安,再用眼神問,安安怎麼了?

「有點鬱悶吧,怎麼這個點了還過來?」白玉笑了笑,也沒說很清楚,白子安已經七歲了,自尊心變得格外強烈,肯定不願意自己告訴霍雲霆,他是在吃醋不高興。

霍雲霆習慣的把白玉的手握在手心,「想來看看你,這次的案子算是結束了,許多人都被抓了起來。你看報紙應該也知道,高家那邊高益輝和他弟弟,還有他們的妻子,是真的涉案了。

其他人倒是真的按部就班的學習工作,不存在知情不報的情況。他們是要判刑的,還要沒收家產。但是高家的大部分直系親屬都保存了下來,政府部門和軍方都在經過審問之後,仍然在原職工作。估計想要高升是不可能了,看他們能不能壯士斷腕或者薪嘗膽了?

只是我想著還是要告訴你一聲,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高益輝暗地裡經營勢力差不多二十年了,也許有什麼暗地裡的人還沒有查到。或者高家現存的人肯定會恨我的。你要是碰到他們家的人,別理就行了,注意自己和安安的安全,知不知道?」

白玉笑了笑,「我知道了,明天我想出院了。我自己沒什麼事了,安安我也可以照顧。

今天川柏來說過了,那日琪琪被送回家之後,他們一家人一直住在景園路,他親自過去照看的。這些天了,我也要回去看看。

也免得你媽媽找著空了就過來看我,醫院住著很不自在。」

深知白玉醫術的霍雲霆也沒多說,只是叫來主治醫生,說了小心注意,不拉裂了傷口就可以。像白玉是醫生,還有徒弟,也能在家裡拆線,出院也沒關係。

第二天王川柏就來接白玉和白子安了,也把好些天沒洗澡,渾身的毛埋汰的不像樣子的兩隻狗帶回去。

進了門,就發現王川柏的爺爺王天冬還有秋白霜的大爺爺秋廣白已經在院子門口等著自己。

「你們怎麼來了?」白玉牽著白子安慢慢的走進了門。王川柏在後面提著裝衣服的包,讓司機把車開到一邊挺好。

王天冬先深深的給白玉鞠了一躬,「好孩子,謝謝你。我打聽過了,全靠你,我家川芎才能得以瞑目。那個孩子啊,我們家都不想他去當兵。家裡從上到下,全都是從事醫生方面的工作,再不濟也管管醫院的後勤。

可是他天生反骨,打也打了,罵也罵了,他非要去。最後就是這麼個結果,我大哥王天龍,到現在還躺在床上起不來。那也是他的親孫子,白髮人送黑髮人,我們家又經歷一次,真的是……」說著,眼淚順著他蒼老的臉上的溝壑流了下來。

時至今日,失去親人的悲傷雖然會繼續持續埋藏在王家人的心裡,但是痛苦總算是有理由結束了,畢竟孩子得到了屬於他的公道,他追查的真相也被政府得知。

只是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不向普通民眾公布罷了。

白玉已經明白了王家人的來意,但是秋廣白的意圖是什麼?會客室里,送完白子安回房間,輕嗅王川柏泡的茶,白玉疑惑的看著,這麼久了還沒有開口說話的秋廣白。

四人沉默良久,知道茶水漸涼,秋廣白從佝僂著腰,「今天來,是想代白霜那孩子道個歉。她昏了頭,才做出這等喪盡天良的事。白大夫的弟弟今年才七歲,白霜竟然也不顧及了。

是我們家做錯了事,我們認。只是能不能請白大夫看在你和白霜師徒一場的份兒上,不深究白霜幫忙綁架的事。看在她從來沒想過背叛國家,只是為了查明喜歡的小夥子的死亡真相的份兒上。

白大夫,白霜她只是個痴心人吶1

秋白霜是秋家這一代最有醫學天賦的人,其他人都屬平庸,不然他也不會把隔了房的秋白霜帶在身邊親自教導。畢竟自古以來中醫就有很多家族講究傳男不傳女,有的獨門技藝連徒弟都不教。要是有可能的話,秋廣白怎麼會不教自己的孫子,卻教隔房的孫女,實在是因為傳承不能斷。

「我想你找錯了人,秋白霜這等行為已經算是背叛師門,當日在船上我也告訴了她,我不再是她師傅。秋老先生,我看你還是回家比較好。」她沒有私下動點什麼要人命的手腳,就是看在這一年的師徒情分的份兒上了,還想得寸進尺不成?

今天出門的時候,秋廣白就知道這件事不會容易。可是當白玉真的拒絕了他,他還是有點老臉下不來的尷尬感覺。只是家傳技藝不能在他手裡斷絕,兒子輩每一個他都認真教了,都沒有學的會的。

孫子輩,他好容易才跳到秋白霜這一個,要是她去坐幾十年牢,那不是要等到他死了,她才能出來,那秋家傳承可怎麼辦?想到這樣,秋廣白打算拼著這張老臉不要,也要讓白玉最起碼能做到不針對秋白霜,讓秋白霜能夠實實切切的根據她做的事來受到懲罰。

畢竟她沒有叛國,還受到了大大的傷害,她只是被人蠱惑這幫忙綁架了白子安而已,算起來也不過是個從犯。關鍵是人質白子安,現在已經保住性命了,這也是她可以得到輕判的原因。

秋廣白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告訴給了白玉,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想要得到她的答案。

白玉得到了玄天牌,半瓶子水的看相推算,也進步許多,只需要睜眼看看,她就知道秋廣白是個有功德的人。

雖然他不算沒有做過壞事,但是總的來說好事更多。年輕的時候,為戰場上的許許多多受傷的戰士治過傷,捐獻的藥草為許許多多在炮火中受傷生病的平民百姓送去生的希望。

這算的上是一個好人,白玉也不是慣於惡言相向的人,哪怕她對秋白霜的憤怒之火根本是愈燒愈旺,根本平息不了。她也沒打算把這股火對著一個黑氣漸生,朝死亡愈來愈近的老人。

最後她只能心平氣和的告訴秋廣白,「秋老先生,如果你調查過我,我從來不說假話。我現在很生秋白霜的氣,短時間內都平復不了,所以我很希望她得到懲罰。

至於你說的向什麼人施壓,加重她的刑罰,這樣的事我不會做的。但是我會盯著,要是有人給她想辦法逃脫或者不合理的減輕懲罰,到那時候,我就不保證了。」

總的說來,白玉就是向秋廣白表示,你不出手干預審判,我也不會出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