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不願意當一個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不願意當一個笨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談完秋白霜的事情,送走秋家和王家的兩位老人,白玉叫來王川柏說,「川柏,琪琪家裡人怎麼樣?」

「沒怎麼啊?吃喝都很好埃琪琪媽媽恢復的也很不錯。」王川柏果然就是在醫術上聰明,生活上的事情一點也不用心動腦。白玉明明問的是,琪琪出事,畢竟是因為他當時跟白子安在一起才被連累的。

要是講理的人家就會說這只是恰好遇到,但是琪琪家裡情況不一樣,琪琪父母兩人都雙腿殘疾,一家人所有的希望都在琪琪身上,所以他們再講理,當命根子一樣的琪琪差點出事之後,肯定會有一些不平靜的心理波動的。

白玉願意救治琪琪媽媽,是因為白子安在他們母子身上,想到了曾經溫柔的李梨花。可是如果這一切都將不存在了,而且琪琪父母根本不對白子安報以感激,還憎恨白玉姐弟給琪琪帶來危險的話,白玉想現在就終止治療。

遲早都是陌路,還不如現在就斬斷牽連的藕絲。

「好了,你去看病人吧。」

知道白玉回京以後,白家宅子又有好些人來看病,白玉都讓王川柏先看,要是沒有把握的自己再幫忙看看。白玉收拾好桌子,慢慢的向琪琪他們居住的地方走過去,既然王川柏沒有留意,那自己去看看好了。

還沒進門,就聽到了琪琪的聲音,「媽媽,你做什麼?今天安安出院回家住,我要去看看他。那天我被扔在了路邊,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琪琪,你先別去好不好?王大夫說安安他住院了,那肯定是受傷了,現在回家了,肯定要先好好休息的,是不是?」琪琪媽媽拉著孩子小聲勸他。

琪琪是個講義氣的小孩,他覺得媽媽說的不對,「那我到他房門口看看,如果他睡著了,我就回來。如果他沒睡,我就陪他說說話。這幾天我可擔心他了。」

看來果然被自己猜到了,白玉敲了敲院門進了院子,「琪琪媽媽還有琪琪,我聽川柏說,你的情況不錯。我想著,我給你們開藥方,你們回去堅持喝葯、煮藥水泡腿和腳,堅持按摩,肯定能好的。」要是按照白玉說的照顧的確是能好,要是配著針灸,估計只要半年就能行走如常,但是現在不要針灸,就全看藥材的藥效,白玉估計要多出三倍的時間,才能達到正常行走的效果。

琪琪爸爸一直在廊下曬著太陽,他一直是個沉默寡言的男人,琪琪跟白子安說,他爸爸受傷以前不是這樣的,受傷以後,話就越來越少了。有時候一天說不到幾句話,吃完飯就到家裡那個棚子里呆著,有活幹活,沒活也不知道在做什麼。

到了白家的宅院之後,天差地別的生活環境還有吃穿行上面的差異,讓這個面對人生重大變故一直不知所措的男子,更加的沉默了。

白玉注意到了,只能讓王川柏有時間就帶他出去走走什麼的,別的她也幫不了,也不想幫。

現在白玉說的這個話,就是讓琪琪一家人離開京都回家裡那邊去,琪琪爸爸有些著急了,「這,這可怎麼好?那我們回家能治的好嗎?」

「堅持用藥就可以。」白玉淡淡回答。

琪琪父母相繼出事,同學們的嘲笑打罵,讓他的心思跟白子安一樣敏感纖細,他很快就察覺到了白玉的情緒變得不一樣了。以前她對他們一家人是當做陌生人一樣的,但是現在她隱隱多了些厭惡,這是為為什麼呢?

心裡想著,他嘴巴里也不小心說了出來。

一開始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他見識過白玉和白子安相處的時候,白玉什麼都耐心解答的樣子,所以他又鼓著勇氣抬頭看進了白玉的眼睛。

這個孩子還是不錯的,白玉蹲下來說,「我擔心你誤會我弟弟,所以還是給你說一下。之前的事,我的徒弟秋白霜主要是想抓走我弟弟白子安,但是因為你們在一起,所以你是被安安連累了。

現在你媽媽覺得,你不應該跟我的安安多接觸,怕再出意外。我很理解你父母的擔憂,畢竟他們的希望全部在你身上,說你是他們的命也不為過。

只是我理解歸理解,但是我做不到,你們一邊防備著我弟弟,我還要給你媽媽看玻

這種事在我眼睛里,就是愚蠢,琪琪你明白嗎?我不願意當一個笨蛋,也不能讓我弟弟當一個笨蛋。」

聽完白玉的話,琪琪看了看白玉,又看了看臉色訕訕的媽媽,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剛剛媽媽一直攔著自己去看安安了。他眼眶紅紅的,「媽媽,你怎麼這樣?是我求的白玉姐姐給你看病,她一分錢都沒有收我們的,到了京都,吃住都不要錢。媽媽用了那麼多藥材,一毛錢也不要。

我們在菜場去買蔫了的白菜,賣菜的大娘一個勁的說我們可憐,可是該收的錢,還是一毛沒有少過。

媽媽,我和安安被人抓多可憐,我好歹還當天回來了。安安被抓走了好些天,也不知道吃什麼喝什麼,那些壞人有沒有打他?

可是他回來了,你竟然首先想到的不是去看他、安慰他,只是擔心他再連累到我?」

小孩說完,張著嘴巴大哭出聲,他知道這一天他失去了母親可以恢復健康的機會,也失去了人生第一個朋友。家裡這種情況,怎麼會有那麼多錢,能讓媽媽堅持用藥?白玉姐姐這麼說,只是這麼說一說罷了。有錢你就買葯,你能好。沒錢,你們買不到葯,治不好病,也不關我的事。

他雖然才十歲,但是因為特殊的家庭,他的生活經歷比白子安豐富多了。白子安只是餓了大半年肚子,之後他過的比大多數小孩好多了。

最先琪琪爸爸出事的時候,琪琪就開始受盡冷眼。白玉說的話,他全部都理解,只是心裡很難過。

他眼淚汪汪的看著白玉冷淡的臉,想要哀求,也不知道哀求什麼?

「大夫,大夫,都是我的錯,是我想錯了。大夫,求你繼續給我看病吧?啊?我們家要是我好了,希望才大一點埃」琪琪媽媽苦巴巴的朝著白玉求情。

琪琪爸爸也用小板凳挪到白玉跟前,「白大夫,都是我和孩子媽沒見識,被孩子突然出事給嚇昏了頭了。你可別不給孩子媽媽看病埃」

「琪琪,你知道的,當時我願意給你媽媽看病,是看在安安想要治你媽媽的份兒上。我不知道你爸媽是因為害怕這樣講,還是因為真的想通了。

但是我不會給你媽媽看病了,你去問問川柏,看他願不願意一直照顧你媽媽到你媽媽痊癒,好嗎?如果他答應,就讓他安置你們住的地方。

不過,琪琪,我希望你去詢問的時候,你把我們的談話也仔細告訴王川柏,然後再告訴他,不論他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