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二十三章 霍小二刻薄的小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三章 霍小二刻薄的小毒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白玉覺得自己不是濫好心的人,但是並不妨礙別人做聖人。她以為王川柏那樣的缺跟弦一定會答應的,可是琪琪隱隱傳過來的嚎啕大哭聲,卻告訴白玉,王川柏拒絕了。

等王川柏在白玉辟出來的房間里接待完今天的病人到白子安住的房間的時候,白玉問他為什麼拒絕。

他扒了扒頭髮,「師傅,我是不聰明,有時候也覺得,做大夫就要醫者仁心,只求治好病人,並不要求回報。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琪琪說了他媽媽待安安的想法之後,哪怕琪琪哭的再可憐,我也沒了給她治病的耐心了。

師傅,我不明白。」

他的臉上有著安安懵懂時候的迷茫,這個人三十歲了,還是赤子之心,白玉突然覺得,貿然收的徒弟,也不是全都不好的。一飲一啄,莫非前定?白玉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明白就算了,明天給他們買票吧,讓帶點要材回去。

川柏,我還是要告訴你。這樣讓他們一家人回去,琪琪媽媽最多能走幾步路,肯定恢復不了正常,因為他們家的經濟條件就是這樣。哪怕琪琪長大了,賺到錢,可是錯過治療時間就是錯過了。

你再想一想。」

過了一會兒,他還是搖搖頭,「師傅,我還是不想。如果他們付給我醫藥費,那我願意繼續給他們開藥方。」

為了遇上的緣分,為了安安對母親的思念,琪琪一家人就算不心懷感激但是面對白家姐弟也保持公平公正,哪怕是陌生人的態度,白玉也不會說不讓他們住在這裡繼續享受免費治療的,畢竟她不是個喜歡半途而廢的人。

可是一邊享受她帶來的好處,一邊卻暗地裡揣測她弟弟,這讓白玉很不舒服。她不否認,她能理解琪琪媽媽的看法,如果是其他的家庭遇到這樣的事情也會同樣這麼想,肯定不是獨獨琪琪家裡會在孩子被白子安連累綁架之後,會這麼想。

理解歸理解,只是她不打算體諒。

白子安的肋骨還沒有好,背上的傷口也沒有拆線,所以他的上半身不能隨便挪動和用力,散步的時候也要好好注意,平常還是躺著的時間多。

他在一邊聽完了白玉和王川柏的話,想了想,沒有開口替琪琪求情。如果是自己會醫術,自己賺錢買的藥材,那麼他願意繼續為琪琪媽媽治玻可是自己的一切都是姐姐辛苦賺來的,姐姐明顯的心裡不情願,他不想對姐姐提要求。

這件事也就告一段落了,一起來京都的穆程,因為白玉連番的遇到事情,都沒有好好出去玩過。原本他就是為了跟白玉一起遊玩,才來京都的。可是白玉姐弟沒空,他自己遊逛也沒什麼意思。

之前白子安失蹤,他也焦心好久,每天子找王川柏打聽消息。今天也照例過來了,看到白玉和白子安,覺得兩人都有些臉色蒼白,白子安是真的蒼白,但是白玉卻是假裝的。畢竟失血過多,哪能沒兩三天,就完全恢復了。

因為王川柏直接說了,牽扯太多,很多機密的事情,讓穆程不要打聽,只要知道壞蛋已經被抓了起來就行了。

穆程父親是從政的,那些不可言說的事情也不是不知道,所以一向樂天的王川柏都嚴肅著臉提醒,他也就放下了想問的心思,只關心白玉姐弟的身體情況,很是識趣。

因為大事情都處理完了,總算是能輕鬆的休息了,所以四人說說話,氣氛還是很隨意舒適的。

只是總有些人事,不是忘記了就不會再出現的。周琴再不復之前那樣著裝得體,穿著件皺巴巴的裙子,頭髮亂糟糟的,跑到了白家宅子。

她靠在丈夫老梁的懷裡,應該是之前哭了很久,眼睛腫的不像樣子,「白大夫,是不是有哪裡出了誤會?前幾天突然有人找到我們住的賓館,帶走了月月,說她是一起綁架案的幫凶。綁架的正好是你弟弟,這怎麼可能呢?」

老梁鼻樑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文人氣質很明顯,他也著急,襯衫扣子扣錯了一個就可以看出來,「白大夫,我妻子說他們上門來求過醫,但是你拒絕了。

本來求醫問診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我們家肯定不會記恨你的,怎麼會參與綁架你弟弟的事情?是不是調查中出了什麼紕漏。」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話,無非是向白玉表達,他們家孩子是冤枉的。這幾天他們天天去警察局,但是無論怎麼說,警察也不讓他們見孩子,最讓人擔心的是孩子身上還有許多醫院都檢查不出的怪玻他們希望白玉作為受害人家屬,陪他們去警察局問一問情況。因為他們是d市人,在京都也只有幾個老同學,只是做著普通的工作,就算有些人脈,請他們出馬了,也沒有用。

沒有想到其他辦法,他們才冒昧上門來請白玉出面。

不等白玉說話,霍雲霆大踏步的進了會客室,一雙明亮的眼睛誰也看不見一般,直直的走到白玉身邊盤腿坐了下來,還拉過小姑娘一隻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做完這一些列動作,他才皺眉對著老梁和周琴說,「誰說你們女兒冤枉了?」

聲音沉沉的,聽見的人,都知道這個高大,身體里蘊含著無窮爆發力的男人,很不高興老梁夫妻的作為。

「女兒既然生下來就好好教,不然放縱到這個地步,也不過是害人害己。」霍雲霆的嘴巴真挺毒的,白玉奇怪的看他一眼,不明白這人今天為什麼說話這麼刻保

老梁是學校里比較知名的教授,他參與工作近二十年來,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一時接受不良,捏著拳頭呼呼喘氣,手顫顫的指著霍雲霆,「你,你,你……」

「我怎麼,你知道你女兒做了什麼事情嗎?就跑到我未婚妻家裡大放厥詞,你女兒做錯了事,原本就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憑什麼讓我未婚妻傷勢未愈的時候,替你們出面?

對你女兒的調查已經結束了,不說這次她在綁架案中,作為秋白霜的傳聲筒,向境外組透露白玉和我出門了,家裡有課程之機可以綁架白子安,威脅我和白玉。就說之前白玉他們在旅遊的時候遇到,一起去爬清城山,你知道你女兒做了什麼事嗎?

竟然在懸崖邊上假裝站不穩把七歲的安娜推下了懸崖,她都這樣害白家人了,竟然還有臉面在這裡陪著她媽媽演戲裝可憐,想要白玉給她治病?真是不知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