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二十四章 原諒從幻境里出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四章 原諒從幻境里出來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一股腦的把對梁月月的調查說了出來的霍雲霆心裡極度不爽,這個女孩子年紀不大,心倒是狠毒。

原來在清城山的時候就因為嫉妒白玉和穆程能聊得來,暗地裡對白子安下毒手,要不是白玉武功高強,他們倆現在還不知道怎麼樣呢?

反正,肯定不會是商量著定下訂婚的日期,就是了。

想到這裡霍雲霆像看死人看了周琴一眼,這女人看著跟她女兒一個德行,都愛暗地裡使壞。

梁月月畢竟才十幾歲,面對警察的審問,一開始還咬牙堅持說自己不知道,但是在拘留病房裡呆了一晚上,被好幾個女孩子合夥欺負之後,面對審問的警察那叫一個有問必答。

那個梁月月竟然因為白玉不肯出手救治而心懷恨意,被別有意圖的秋白霜三言兩語就勾搭上了。兩人狼狽為奸,商量好了找到好機會就出手。梁月月是純粹的為了報復白玉,想讓白玉不好過,秋白霜則是想抓著機會接近阻止高層人物。

因為秋白霜和組織是在暗地裡聯繫的,當然不能明目張的打電話。所以白玉和霍雲霆出門約會,穆程隨後開,她利用南宮圓順利的支走了沒什麼心眼的王川柏之後,就得到了整個白宅就她一個成年人的有利局面。

她立刻聯繫了一直在外面等機會的梁月月,梁月月幫助秋白霜把消息傳回了組織。臨時沒有人手可以抽掉,組織便找上了地頭蛇大龍的混混幫派,順利的綁走了白子安。

雖然梁月月不是主謀,但是也是從犯,罪證確鑿的。

因為她們,白玉才會跑那麼遠去救白子安,兩人都受了傷回來,這叫霍雲霆怎麼可能心平氣和的跟梁月月的父母說話?沒有掐住脖子一把丟出門外,就是他教養好了。

他把手輕輕的放在白玉右肩的傷口上,心疼的不要不要的。這兩個人還能理直氣壯的要自家小姑娘這樣那樣的,他捏了捏手指,很有想要動手的衝動。

聽了霍雲霆的話,老梁和周琴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裡面都是不可置信,這說的是他們家那個有點小任性,特別愛美,但是聰明體貼的寶貝女兒梁月月嗎?

自己的女兒竟然想要害人,還不是害一次,先是害人命,再是害不了命就幫著綁架人,這真的是自己捧在手心裡養大的心肝寶貝嗎?

周琴是女人,跟所有的女人一樣,會以哭泣來發泄心裡的情緒。

可是老梁卻不能,他只是木著臉,或者是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表情來表達自己此刻的心情。

兩人互相攙扶著出了白家,往警察局過去,他們要去問問是不是真的?

穆程等他們走了,才把忍了很久的話問出口,「霍隊長,那次安安不小心掉下山崖,真的是因為梁月月故意的?她不是不小心推到安安的嗎?」

雖然他很不耐煩梁月月的粘人和難纏,但是故意殺人?!這樣的事,他十幾歲的生命,還是沒想過這些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邊的。

象牙塔里長大的孩子,總是格外單純些。

「我之前是不太肯定,她是不是故意的。」白玉也側頭看霍雲霆。

霍雲霆在桌子下玩著白玉好看的手指,面上卻是一本正經的樣子,「哼,那個女孩子,年紀小小的,心思恁的狠毒。只是膽子忒小,嚇唬了一晚上,就什麼都說了。」說到這,他還橫了一眼文雅俊秀的穆程一眼,可不是這小子招來的爛桃花么?偏還要阿玉和安安替他受過。

其實是霍小二傲嬌的性子,不允許他承認,他就是想到在梁月月的眼裡,兩人很親近,總是在一起有說不完的話,到底是個什麼樣子,想了就心裡冒酸水。

因為這不可明說的原因,霍雲霆看到穆程就心裡不舒服。

有時候他會想,他其實沒什麼優勢,年紀比白玉大7歲,還天天在部隊,也不能時時陪在她身邊。兩人都不是話多的人,相處的時候,很多時候都是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以前他覺得抬頭的時候,恰好能看到對方,就很幸福。

可是現在他會想,這只是自己覺得,那阿玉是不是也這樣想?

白玉可不知道他的糾結,既然如此,那個梁月月乾脆凍個一年好了。至於秋白霜,白玉已經算好了,她想等秋白霜的審判下來再做決定。一開始她是想要直接取走秋白霜的性命的,但是後來她恍惚覺得,失去自由坐牢,應該是比死亡更大的懲罰。

至此紅鷹計劃總算是落幕了,雖然誰都知道紅鷹背後還有更大的組織頭目,但是他們不是華夏人,華夏軍方警方都不能輕舉妄動,只能聯合國際刑警稽查。只是大家都知道,這是個長期作戰的過程,他們只能做好自己的本分,竭力守護好華夏的每一個百姓。

不讓犯罪分子,把華夏當做罪惡的培養皿,這是包括霍雲霆在內的每一個士兵的心聲。

霍雲霆抽時間在京都陪了白玉三天之後,回了部隊。白玉第一次知道他原來這麼忙,才剛剛解決了這麼大的案件,只休息調整了一個星期,這一個星期還包括他寫報告還有像首長彙報的時間。剛結束調整時間,他就又有了新任務。

原來平和的表面下,有這麼多人在時刻準備著面對罪惡、面對危險,甚至是面對犧牲。

白玉拆線之後,霍老爺子身邊的陳軍子開著軍車來接白玉去霍宅。王川柏發誓寸步不離的守著白子安,白玉就出門了。

其實是王川柏過慮了,現在白子安過了大劫,白玉只要安心的積累功德,幫他續命就可以了,並不需要像以前那樣時刻緊盯著白子安不放。

霍宅里,蕭家的兩位老人,程秀雲、蕭紀瀾還有蕭雲雷夫妻都坐在客廳,白玉剛要打招呼,但是程秀雲卻先擺了擺手,「等會再說,你先去書房。」手指了指天上,再小聲說,「那位來了,指名要見你。」

難怪霍宅周圍多了很多警衛,白玉點點頭就上了霍長安的書房。那位剛剛六十歲,看著比霍長安要年輕一些,不過也年輕不到哪裡去。畢竟霍長安的身體素質是真的很好,白玉最近正在考慮要不要給他調養身體的陳年舊疾,畢竟她都答應做霍雲霆的未婚妻了,那霍雲霆的爺爺不也就是自家人了嗎?

兩人正全神貫注的盯著棋盤上焦灼的棋局,霍長安下了一枚之後,招手讓白玉到一旁坐,就繼續看棋了。

白玉拿了本書做掩飾,但是還是忍不住好奇的看「那位」。這就是金字塔頂尖上的人物啊,看著就是氣勢足一些,也沒什麼特別的嗎?原諒從幻境里出來的土包子,沒見過世面,這還是白玉第一次見這麼重要的人物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