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二十六章 公報私仇,不要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 公報私仇,不要太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直白坦率有直白坦率的好處,上位者就喜歡自己有這樣的屬下,因為心思太複雜了,不好用你埃

現在那位就覺得,白玉和霍雲霆好像是一類人了。

最後離開之前,他說讓白玉到時候當軍醫,在國家的疾病研究所工作,等她高考後,讓霍長安霍老爺子好好安排。這樣的人才,必須儘早投入使用,耽誤一年,就是拖延一年的大事。

白玉可不知道後面的事,說完話,就到外面跟霍家人打招呼了,蕭紀瀾熱情的拉著白玉說,「阿玉,這是我爸媽,你霍二哥的外公外婆。」

她原本性子跳脫,最近霍家出事的頻率太高了,再跳脫的性格也沒地施展。可是現在事情都平了,她的本性就又暴露了出來,她撞了撞白玉的胳膊,「阿玉,你跟霍伯母說說,霍小二那個小子,到底是怎麼追求的你?

他那個冷麵孔,追姑娘是什麼樣子,我怎麼想,也想不出來。阿玉你就告訴告訴我唄1

蕭外公溫和慈愛,他伸手指了指一把年紀,還在小輩面前胡鬧的親閨女,「紀瀾說什麼呢?這是你一個當婆婆的人打聽的嗎?」

蕭紀瀾那個為人處世就是在蕭外公的手上形成的,她怎麼會害怕,挪了挪屁股,重新坐好,「我就不相信你們不好奇?反正我是好奇的要死。」

白玉只是笑,就是不開口,這些事怎麼好這麼大方的到處說的?蕭紀瀾就摟著白玉的肩膀,以誘哄的口氣說,「阿玉,你是不是害羞啦?那你就只悄悄的告訴我一個人好了,我那個開竅這麼晚的傻兒子,到底是怎麼跟你表白的。」

嗯?這個可以說。

「他就問我,知不知道他的心意?是不是討厭他到都不需要一個理由就拒絕他?沒有理由就要答應他。」白玉想到那天在苗族十八寨,他低沉的聲音,好似現在還響在自己耳邊。

「就這樣?」蕭紀瀾不可置信,沒送個花啊朵的,也沒講講決心什麼的?這是告白嗎?這是命令吧?

白玉不知道蕭紀瀾在心裡腹誹親兒子,點了點頭,表示真的是這樣的。但是事情的經過,那些情感變化的瞬間,她是不會告訴別人的,或許有一天能跟自己的孩子分享。

蕭紀瀾瞬間就心疼白玉了,合著搞了半天,這小閨女是啥也不懂,被自家臭小子那張黑臉,嚇的不敢說拒絕的話,才答應交往的啊?那訂婚的事情,八九不離十肯定也是這樣定下來的。

當然她心裡唾棄霍小二,但是行動上卻是支持霍小二的,這麼好的小姑娘肯定要先叼到自己碗里啊,弄到自己的窩裡之後,可以加倍對人家好嘛!

總之,這次蕭紀瀾大大的誤會,不僅僅是她自己誤會,因為她在白玉離開后,一字一句的跟霍家人還有自己父母分析了,最後所有人都跟她得出了一樣的結論,白玉那個單純的姑娘,就是被霍小二給嚇的不敢拒絕才委曲求全的。

這次誤會,有很長一段時間讓白玉很是不清楚,為什麼霍家人都對自己笑的特別奇怪,以前也熱情,但是現在也熱情的太過了。

不過,這是之後的事了。

在京都養傷的日子,眾人的審判也陸陸續續定了下來了,白玉知道他們都得到了相應的懲罰,就把那些事放過了。她打算會青山鎮了,打算接著大青山山林之間的靈氣,好好消化消化玄天牌里的東西,也考慮考慮高考的事,計劃未來。

不過走之前,白玉想了想霍雲霆出不來部隊,她帶著安安去部隊探親好了。要是他在駐地,就待兩天,要是不在,就直接去火車站買票回青山鎮好了。

她也沒有告訴霍家人,直接帶著安安、兩隻狗和行李去了京郊七木駐地,讓王川柏告訴穆程一聲,然後去教導南宮圓。

駐地大門在樹林里,公交車不到那裡,他們在路邊就下了車。

兩隻狗身上各掛著一個包袱,裡面有他們自己用的飯盆水碗,還有自己的玩具,搖著尾巴歡快的往前跑。好在雖然不是水泥路,但是小路應該是被人走多了,平滑的很,白玉的行李箱拉著也比較順溜。

走了十米左右拐彎之後,草木更繁茂了,再繼續沒走多久,白玉就看了看路邊的草叢和高大的樹木一眼。兩隻狗也警惕的到處聞,還要撲上去咬,白玉抬手阻止了它們,就裝作不知道繼續往前走。

只是再走了一段距離,白玉就站在小路中央,朝著某棵樹上笑了。

隱蔽在暗處的士兵,全都瞪大了眼睛,但還是小心翼翼的控制著呼吸,穩住身體,不要隨便暴露自己。但是所有人都心中一驚,「槽,難道那樹上有人?怎麼沒感覺到呢?」

不過不管他們再怎麼不相信,那棵樹上真的迅速的躥下來一個塗著油彩,穿著迷彩服,背上還叉著幾根帶著好些綠葉子的樹枝。

眾人:麻蛋,竟然是咱家隊長!

一班長:死了死了,隊長已經靠的這麼近了,他們竟然一點也沒有發現?這不死,還等什麼時候什麼原因,被隊長整死埃

二班長的腦迴路一向不一樣:哎喲我的娘誒,這莫非是隊長和嫂子心有靈犀?這麼多七木兵都沒有發現,嫂子就這樣走過去,就知道隊長在那兒了?這不是活生生的心靈感應是啥?

霍雲霆已經走過野草叢,站到了白玉跟前,單手一摟就把人抱了起來緊緊的貼在了自己胸膛上。這下子在軍營天天以八卦為生的野小子們,再也記不住還要潛伏了,全都扛著槍站起來「哦哦」起鬨。

「隊長,你可真牛,上來就是抱啊?」

「隊長你好歹稍微矜持點啊,等到沒人的地方抱啊?」

三班長也站了起來,嘟嘟囔囔的抱怨,「隊長,你不厚道。明明知道,我們都是光棍,卻總當著俺們面前,跟嫂子摟摟抱抱。」

「對啊,對啊,不說影響好不好了?就說搞的我們狼血沸騰的,又沒有姑娘在這裡可以上門獻殷勤,可憋屈死人了。」

抱了許久,總算是穩定了看到她來這裡,血管里加速流動的血液。霍雲霆摸了摸白玉的頭髮,又拍了拍白子安的頭,還有胖胖嘟嘟的狗頭。

當然面對著白玉他們那時春天般的溫暖,但是回頭看著起鬨看熱鬧的手下的兵,那就是冰川極地一般的寒冷了,「你們忘記了潛伏的任務,全體暴露,所有人都有,立正稍息,五十公里越野,即刻出發。」

公報私仇,不要太明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