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二十七章 自家小姑娘這是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七章 自家小姑娘這是對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一群人列隊從白玉和白子安跟前跑步離去,胖胖和嘟嘟兩隻圍在白玉身邊躍躍欲試,白玉點點頭,讓它們跟去了。至於白子安被本來就沒參加訓練的陳子為帶回駐地,說是帶他去看他們軍營,要給自家隊長創造能夠獨處的二人世界埃

隊長開心了,他們才能開心嘛!

霍雲霆看他這麼上道,心裡給他記一功。這發小不錯,有眼色。

白玉倒沒想到那麼多,覺得白子安跟這麼多士兵一起出去玩一玩,見識見識挺好的,可以培養培養男子漢氣概。

等知道部隊探親不是這麼好來的,已經是半個小時后的事了,因為霍雲霆一把抱住白玉躲在了一棵大樹後面,把她抵在樹榦上,這樣那樣親,親的白**腳發軟,整個腮幫發麻,舌根都痛了,才停下來休息。

霍雲霆緊緊抱著白玉,呼出的熱情噴洒在她耳根脖子處,燙的她尾巴骨一陣酥麻。

「乖乖的,別亂動。」霍雲霆身體里的火一陣高過一陣的,現在白玉稍有動作,他都不一定控制的祝

白玉能怎麼辦,只好伸手摟住他的腰,一句話都不說。這一切都是您自個兒造成的好么?

等霍雲霆平復下來,才帶著白玉的行李把白玉帶到他宿舍。霍雲霆算是七木這裡的最高長官,分得宿舍是一個兩室一廳的房子,不是很大,但是對於他自己來說很夠祝一個房間睡覺,一個房間做了書房。

「阿玉,你這兩天在這裡祝我到時候搬個行軍床放在書房,讓安安睡書房。」霍雲霆深深的覺得白玉跟白子安分床睡是個絕對在任何時候都要堅決執行的事情。

當兵的整理內務都是一把好手,很快就幫白玉把衣服什麼的放到了衣櫃裡面,其他生活用品一一歸置好。他才抱著白玉坐到沙發上,摟著她的腰,一臉開心的問,「怎麼想到到這兒來的?」

「我打算帶安安回去修養了,在京都事情多,我前幾天還被那位召見了。」白玉把自己見那位的過程跟霍雲霆說了說,才繼續道,「我本來就發現一個個的找病人去治病太麻煩了,想到研究疾病的治療藥物,那隻要吃了我的葯,應該也是積累功德了。

跟他說了之後,那位好像很高興。」

「嗯,他們這樣的政治人物肯定喜歡這樣的政績了,你研究的病症越多,他們越喜歡。」霍雲霆想了想,「阿玉,家裡給我打電話說過了,說等你放寒假的時候,我爸媽上門去提親,先在青山鎮辦一場訂婚宴,等暑假你高考完了之後,再搬到京都來住,我們在我家正式的辦一場訂婚宴。

我覺得挺好的,你覺得呢。」其實霍雲霆恨不得直接辦婚禮了,只是別的女孩子有的,自己的女孩兒當然也要有。霍家來往的人家,好些女孩家正式出嫁之前都會辦訂婚典禮。

霍雲霆就覺得,這些事既然有了,女孩子也比較注意這個,那他和白玉之間肯定也要有。

「提親?」白玉歪頭看霍雲霆,自己家裡沒有為她當家做主的長輩,這個人應該知道埃

霍雲霆翻來覆去的擺弄白玉的手,認真的說,「嗯,不是到你爺爺奶奶那裡去,而是去姥爺姥姥那裡提親。不管村裡人會怎麼說,但是我清清楚楚的知道,姥爺姥姥比你爺爺奶奶強多了。。

他們把你當親孫女兒疼,我要娶走你,當然要去他們那裡正式提親了。」

一開始霍雲霆還在想,要不要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流言蜚語,去白家老宅那邊走個過場,讓下林村的村民不要隨便傳白玉不尊敬長輩,訂婚這麼大的事,竟然不經過血脈至親的爺爺、叔伯的同意。

還是蕭紀瀾大手一揮,「你個是傻兒子,你知道啥?阿玉這樣好的孩子都不跟親爺爺、親叔伯來往了,可見她有多討厭那些人了。

你和阿玉這輩子可就定這一次婚,這麼開心重要的時刻,你覺得能弄會影響阿玉心情的人過去嗎?

肯定要請真心對阿玉好,對阿玉充滿祝福的人過去才是。不然一生唯一一次的訂婚,卻是為了避免那些流言,被一切亂七八糟的人給攪和了,虧不虧啊?」

霍雲霆在這件事上頭,只要是為了白玉高興,那是怎麼都好的,自然覺得還是蕭紀瀾說的有道理,不過他也沒有擅自做主,還是跟白玉商量。

白玉覺得去提親也好,不然到時候考完試,她要帶著白子安搬到京城,那時候,他們肯定是不放心的。霍雲霆帶著父母親自上門提親,定下婚禮,李家那邊肯定就不會覺得自己是孤身一人帶著弟弟闖蕩生活了。

蠻好的,沒毛玻

當下就點頭,霍雲霆見了心喜不已,「阿玉,為了我的事,你在京城一而再再而三的顯示自己的不同之處,我一直沒跟你說,但是也覺得對不起你。

我以後一定一輩子對你好。」

「嗯,差不多都是因你而起。」白玉立刻理所當然的點頭,一副你霍雲霆說的沒錯的樣子,弄得霍雲霆心都緊了,按照套路不是應該說,不怪你,你又不是故意的,直接點頭說是,是怎麼回事?這是真的怪上自己了?不會後悔了吧?可別礙…

白玉看著他臉上風雲變化,噗嗤笑了,「不過這正是你我之間的緣分啊,要不是三番兩次的因為你或者你身邊的人出事,而我又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或者是沒有原因的想要幫你,我們也不會走到這地步埃」

「對對,就是這樣的,緣分緣分。」霍雲霆心裡的小人擦了擦汗,可算沒說,好害怕再遇到什麼事,訂婚就算了吧這樣的話,不然他得當個不快樂的老光棍直到死。

「霍二哥,你別緊張,我,我,我也是喜喜喜歡你的。」白玉先把臉躲在霍雲霆懷裡,臉貼著他心臟那裡,小小聲的說話。

倘若不是喜歡了,怎麼會這麼容易把他劃到自家人,需要維護的範圍裡面來。

這句話對於霍雲霆來說,無異於天上掉餡餅,地上撿黃金,他低頭一個勁兒的看白玉牧常「真的,真的?」自家小姑娘這是對自己表白了?!要不是白玉正在他懷裡,他絕對要仰天大笑三百聲!

果然心裡的情感是需要用口頭表達的嗎?這是來之前,有天晚上跟蕭紀瀾通電話,蕭紀瀾在電話里嘀咕的,「阿玉,我那兒子雖然面上冷冰冰的,但是他絕對愛你愛的不得了,估計愛如性命了。」

可能沒聽見白玉作聲,她在電話里抱怨,「我那個傻兒子,開竅開的這麼晚,他是不是不知道怎麼談戀愛啊?是不是從來不跟你說個情話,說喜歡你、愛你什麼的?哎喲,這孩子怎麼這麼愁人,愛就要說出來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