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三十一章 霍雲霆註定是自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 霍雲霆註定是自己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白子安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跟在霍雲霆身邊轉圈圈,嘴巴里說著是沒看過烤全羊,其實看著火上的肉流口水。

最近他養傷,白玉給他吃的雖然都是好的,但是全都偏清淡,油炸、燒烤、偏咸偏油都是沒有的。今天這麼熱鬧,姐姐肯定會准他嘗一點的,呵呵。

這時候場上都開始以班為單位,進行單人格鬥比賽。本身軍人格鬥都是必備的訓練項目,七木里的人不是在真正的軍隊里的大比武的時候,是不允許用自己練出來的內力的。畢竟習武是真的講根骨天賦的,同時學習的,到後來差別就不是一點點的,用氣勁很容易傷人。

所以現在為了熱鬧,大家就單純的比拳腳功夫,你一個我一個的互相挑釁。

最搞笑的是二班長和三班長兩人的格鬥,他倆純粹是搞笑的。一開始還很認真的,你一拳我一腳,可是後來就是你撓我一爪子,我咬你一口。你猴子偷桃,我腳踹「紅心」。最後你鎖著我的手,我勾著你的腳,兩人在地上翻滾成一團,大家都笑的喘不過來氣。

認真看的白玉,也捂著嘴巴咯咯笑,烤好了,最先片了一盤子肉過來想要給霍雲霆嘗一嘗的霍雲霆,站在白玉身後,聽到她笑出的聲音。先是一驚,然後就笑的冬天的暖陽一般了。他看著場上還在鬧的兩人,心裡給他們記了一功,這兩人總算還是有點用。

他知道白玉一直在學習感受情緒和表達情緒,從一開始那一點點僵硬的不自然的上勾的嘴角,到現在都能咯咯笑了,想來離哈哈大笑也不遠了。

那邊不鬧了,白玉不笑了,霍雲霆就拍了拍她的肩膀,坐到她身邊,把盤子遞給她,一臉期待的看白玉。白玉用手帕擦了擦手,拿起一塊咬了一口,外殼焦香、裡面的羊肉還是嫩嫩的,並不難咀嚼,白玉瞬間陶醉了,霍雲霆烤肉的技術比自己還好。

看她吃的開心,霍雲霆也高興,「你自己吃,不用擔心安安,他剛剛跟陳子為他們去食堂吃過飯了,我讓炊事班的班長看著他,只給他一點嘗嘗味道不讓他多吃。」

白玉看他都安排好了,也捻著一條肉喂到他嘴邊,霍雲霆怔了怔,眼睛閃亮的低頭吃了。這些怎麼逃得過一直暗暗觀察著這邊的士兵們,有幾個淘小子,立刻站起來吆喝「喲吼,隊長你們不要在我們面前這樣你儂我儂好不好?」

「對啊,對啊,我們會害羞的。」說著還假裝害羞的捂臉,只是指縫不要開的那麼大,聲音里的調侃不要那麼明顯,就真的有一個那麼一個人相信他真的害羞了。

霍雲霆現在心情好,根本就不想跟他們計較,只是細細的品著嘴裡的肉,怎麼就能這麼好吃呢?還甜甜的?

幾個班長還有陳子為看著霍雲霆臉上明晃晃的享受的不得了的表情,都表示牙疼。

既然在比身手,白玉覺得,自己都動心了,那霍雲霆註定是自己人了,肯定跑不了的。

這麼多年,白子安是她被動接受的,她第一次想要抓緊一個人,肯定不會允許他從自己手上跑掉的。

她也知道這裡每一個人都是霍雲霆關心的,便拉著霍雲霆的手,湊到他耳邊說,「你介不介意我指點你?或者你的士兵?」

霍雲霆一瞬間目光變得灼灼逼人,可是很快就冷靜了下來,「這不好吧?你不是只拿出了七木的內功心法嗎?」作為一直戰鬥在前線的士兵,他不否認自己一直想提升的想法,但是這一切的前提是不能給白玉造成傷害。取得更大的成就和白玉之間完全沒有可比性,他心裡他自己都沒有白玉重要,更何況只是本事和榮譽?

「可是我會武功已經在那位上掛上號了,還不如大大方方的,我不會過分展示的,就算展示了,你們也學不會。」白玉有件事倒是想明白了,越是遮遮掩掩的,別人越會想辦法看清楚。還不如大大方方的,想看就看,只要不把她關起來,做什麼變態研究,一切都是有辦法的。

「阿玉,我不想……」霍雲霆其實一直有種隱隱擔憂,她的本事越大,他就越是護不住她。

「只是招式上的,你不是帶人出去執行任務嗎?你還有你的兵,他們身手更好,活命的機會才越大不是嗎?」說來說去,還是白玉的私心在作祟,這是她放在心裡的人,那當然要提高他保存生命的幾率了。

「好。」

霍雲霆牽著白玉的手走到場上,兵猴子們都狼血沸騰起來,這隊長和嫂子不會是又表演什麼親密戲碼吧,哎呀,好激動埃

可是,霍雲霆竟然拿出了訓練時候的那種深沉內斂,好像下一秒就會醞釀風暴一般的神態來,「你們好好看看1

白玉穿著長裙,九天白綾已經收回了書包,她就清清淡淡的站到霍雲霆對面,什麼的動作都沒做,只是輕輕朝他點頭。霍雲霆火速朝她攻了過去,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隊長的身手他們都不一定扛得住,這嬌嬌弱弱的小嫂子哪能行?

沒聽說隊長連女人都打啊,還拿出真正的架勢開打,這也太不會憐香惜玉了吧?

不過不等他們驚呼出聲,白玉竟然輕輕巧巧的就躲過了。幾招之後,他們就看明白了,他們雖然只練過內功心法,真正的古武沒接觸過,但是他們還是能明白白玉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在指點自家大隊長,竟然是指點?

把自家隊長當神一般崇拜著的七木士兵們,全都合不攏下巴了,誰能告訴他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英明神武的霍隊長竟然在被小嫂子指點?

因為白玉根本沒出手,霍雲霆又是真的天賦異稟,他每隔幾招就能把白玉前面的指點運用到他接下來的招式里,所以五六百招之後,他氣力不足,才停下來。

這時候所有人都發現了,自家隊長滿頭是汗,還大口大口的喘氣,但是小嫂子卻清涼無汗,好像根本沒有經歷過那一場打鬥,所有人都用大眼珠子看白玉,好像要把她看穿,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個人?

一直在看的白子安顛顛的把手帕遞給霍雲霆擦汗,嘟了嘟嘴巴,「霍二哥,你……」想了想,好像覺得自己要出口的話,不怎麼好,就住嘴了。他還眨巴眨巴眼,看自己姐姐。

白玉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小孩就是愛顯擺,這是天性,不必特意壓制,「你去拿根樹枝來,可以教給你霍二哥,動作要輕點。」白子安跟白玉學武也很長時間了,所以剛剛的打鬥中,他也能看出很多霍雲霆動作之間的破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