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三十四章 感覺不到你在我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四章 感覺不到你在我身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因為白玉什麼都沒看出來,她不信邪,第一次用玄天牌看了看運動場上有黑氣的士兵,發現不是怨氣纏身,也不是感染疾病,沒神沒過不知道這些人怎麼會身帶死氣的?

既然要弄清楚,那肯定是要到那個洞里去看看,不然也不知道是不是裡面的問題,或者是什麼問題。

感受到隊長奇怪的緊張態度的陳子為還有班長們,都自發的跟在霍雲霆後面到了那個洞跟前。

因為有外人在,白玉不想表現的那麼逆天,只好用精神力探進去看看,但是什麼也沒發現。白玉輕輕的對霍雲霆搖搖頭,「看不出來,要下去看。」

霍雲霆也沒有辦法,只好點頭,但是進入洞內,他片刻不離白玉左右,一直隱隱的護在她身邊。他們明明抬頭就可以看見進來的洞口,但是向洞裡面看,卻是一片漆黑,什麼光都看不到,好像外面的光照不到裡面一樣。

一班長、二班長還拿出手電筒來照,但是一點黑也穿不透,好像被一個黑色的幕布擋住了手電筒動的光照進去一般。

「隊長,這一點也看不見可怎麼辦?」一班長皺眉。

二班長卻耙耙頭髮,他奇怪,「在上面看的時候,一點也不覺得會這樣埃」

許是有陣法?障眼法?白玉支著胳膊點點自己的下巴,只有這樣想才能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

可是這裡面太黑了,白玉什麼都看不見,精神力竟然也看不到,白玉到這世界這麼久,雖然碰到的事件不多,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玄天牌里的朱雀看到這種情況,對白玉很是嗤之以鼻,但是它就是保持沉默什麼也沒說,誰叫這個蠢蠢的女娃娃,對玄天牌這麼冷淡,得到了天陽神君的傳承,竟然沒有立馬認真的開始修鍊,這到底長沒長腦子埃

這才是天上掉餡餅的大事吧,想當年它從蛋殼裡孵出來的時候,想要得點機緣是多麼艱難。當年為了的一點修鍊用的靈果神芝冥果,它可是從果子還沒成熟的時候,就守著了,整整守了10年,還跟一群來搶的人還有獸打了一架才搶到手的。

那時候誰給它這樣的機緣,它肯定早就抱著死不放手了,找個與世隔絕的山洞,好好的躲著修鍊了。可是這個白玉真是讓它不明白,得了這樣的寶貝金疙瘩,竟然只想著情情愛愛?

既然只想著情愛,那就不要指望它會給予幫助。朱雀在玄天牌裡面瞪大眼睛準備看好戲。

總不能一直站在這裡發獃吧,白玉鬆開霍雲霆的手,上前走了兩步。霍雲霆只見就是小小的兩步,白玉就完全融入了黑暗中,好似那裡從來就沒有一個人一般。眼睛看不到她,霍雲霆的心猛地一沉,上前一步,伸手往前一劃拉,扯住什麼就往回用力一拉。

可是拉回來的竟然是件破爛不堪,一碰就化成齏粉的衣服,霍雲霆的心更沉重了,他對著四面的黑暗喊,「阿玉,阿玉……」

可是根本沒有回應,霍雲霆要進去找白玉,可是陳子為和一班長用力的拉緊他,「隊長,不能衝動,許是我們的手電筒光照力度不強,我們回去把強力探照燈拿過來,肯定比你這樣進去有用的。」

「你們去,我先進去找阿玉。」這時候霍雲霆哪還管冷不冷靜,冷靜就是狗*屁。他只覺得不進去或許就要失去自己放在心尖上的姑娘了。這怎麼行,他一定要好好的把人牢牢抓在手心裡。

說完霍雲霆就掙開拉著他的兩人,一下子闖入了黑暗之中。

白玉一進入黑暗就有種靈力全失,內力全消的感覺,她感覺不到方向,所有的感官就只剩下周圍的黑暗。但是她還是按照直覺往前走,經常碰到牆壁,轉來轉去不知道走到哪裡去了?

後來跟進去的霍雲霆也跟她差不多,但是他比白玉多了許許多多面臨生死的經驗,在這種什麼都看不見聽不見的時候,面對危險的直覺才是最好的幫手。

外面的人著急的要死,以最快的速度把最大的強力探照燈拿到山洞裡,可是還是什麼都看不見。沒有辦法,以五人為一個小隊伍,派了四組,從四個方向為突擊小隊走進了黑暗中。只是一進去他們的對講機聯絡全都斷了,最後只有人挨人的繼續前進。

每隔一段時間,五個人就一一報號,但是五分鐘后,四個小隊,每個小隊隊尾的人都不見了一個。大家全都渾身冷汗直冒,什麼聲音什麼感覺都沒有,這就丟了一個人了。

那邊白玉總覺得有什麼東西跟在自己身後,她回頭去看去,卻總是什麼都看不到,她的能力都用不上。白玉總算是有點感覺了,這一切都是曾經有位高人留下了禁制,這個人修鍊的等級應該要比自己高很多,所以他的禁制對自己這麼厲害。可是裡面是什麼東西呢,這麼厲害的禁制,竟然還能從裡面跑出去東西害人?

霍雲霆不跟白玉相同的是,他不憑盲人摸象,而是完全靠嚇人的直覺。那股隱隱的引導著他往前走的力量,竟然奇的讓他走過每一條白玉走過的路。

在他們搜尋的人丟失了12個人之後,霍雲霆一個大步向前總算是拉住了白玉的手,「阿玉……」聲音里的不平靜,白玉全都接受到了。霍雲霆把人扯進懷裡,一手按住她的後腦勺緊緊的按到心口,「我很害怕,阿玉,我很害怕……」

一聲一聲的,那些飽含的受驚擔憂和重逢的欣喜愉悅,白玉貼在他胸口,聽著他一聲比之前一聲更急促的心跳,她抬起手摟住了霍雲霆的腰。

「霍二哥……」

「你知道嗎?就是這麼一二十分鐘,我覺得我們好像生死相隔,你找不到我我找不到你的分別了二十年。阿玉,我一直告訴自己,我一定能找到你。可是這樣不知你是否安全的毫無頭緒只能憑著直覺的尋找,感覺不到你在我身邊,真的太折磨人了……」

那樣濃厚的害怕擔憂,霍雲霆再也不想有了,每一次前進都感受不到白玉的氣息,都讓他的呼吸沉重一分。他不敢想,要是還找不到她自己會怎麼辦?只要想想,就覺得心被人掏了一個大窟窿,血淋淋的……

可是每一次要亂了腳步的時候,他都想自己一定要沉著,不然找不到阿玉,她害怕怎麼辦,她要是受傷了等著自己去救怎麼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