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三十五章 朱雀解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 朱雀解惑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三十七章朱雀解惑

這方天地不許神魔鬼怪,天道出手滅殺了黑龍,自然不會留著這些人對剛剛發生的那些事的記憶了。白玉也不想讓他們知道,包括霍雲霆,她還沒有做好跟他坦白一切的準備。之前她還有些擔心,因為那塊霍雲霆從小戴到大的玉佩,她要是消除不了他關於這次的記憶怎麼辦?

現在這麼順利的被解決了,她也鬆了一口氣。然後又雀躍了起來,在這世界里,她果然不受這世界的天道約束,不然她也會被拿走記憶的。

不過更讓白玉高興的是,天邊竟然灑出一些點點金光匯聚到了自己的身體裡面,這麼多功德?

白玉不知道的是,倘若沒有她的存在,天道推演的這件事的前因後果。

沒有白玉,霍雲霆的確不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在這裡。但是這裡還是會駐紮上一個新部隊,也是部隊的新嘗試,運用國外的訓練方法,看看能不能訓練出屬於華夏的尖兵隊伍?

當然這條黑龍洞穴也在部隊訓練建設軍事基地的時候被挖出來了,沒有人知道這是陣法壓制的黑龍。那些完全不透光的黑裡面全是黑龍趁著陣法損壞了一點釋放出來的煞氣。因為它沒死,不是鬼的煞氣,而是它當年修鍊的邪門功法修鍊出來的屬於它自己的含有魔力的煞氣,比鬼煞的攻擊力厲害多了。

最先挖開洞穴,破壞陣法的人,最先被這煞氣纏上。他們的生機一點一點的被抽取,直至死亡。因為發現了完全摸不透的奇妙洞穴,部隊先後派遣了好幾組小隊進入洞穴探秘,全都沒有出來過。

後來還有許多的科學研究者到來,他們根本不能解決洞里設下的禁制還有小**陣,全都無一倖存。這裡駐紮的訓練的隊伍,早就被黑龍從露天的洞口裡散發出去的魔力煞氣給奪走了生命。

因為死了很多人,國家以為這裡出現了不可控制的傳染病源,所有的人全都慢慢消瘦直至乾枯而死,完全查不到科學的解釋。周圍的村莊也開始被蔓延,最後為了不讓更多人死亡,軍隊派人封閉了洞口。可是破壞的陣法並不是把挖開的洞堵上就能修補好的。

黑龍為了打破鎮壓自己的七環陣,它拚命的尋找人命,讓他們為自己提供生機修鍊,想要提高修為衝破陣法。人們發現封閉了洞穴也沒有辦法,還是有許多這樣的死亡案例發生,軍部採取秘密行動,將整個洞穴全都炸塌了,當然也就破壞了整個洞內的陣法。

黑龍歷時半年,奪走幾百條人命才破陣而出,輕輕巧巧一個甩尾就弄死了來炸毀洞穴的士兵們。這時候它感覺到了天道要毀滅它,被鎮壓數萬年,它好容易才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氣,迎接它的竟然是死亡,這讓黑龍怎麼能夠接受?心頭燃燒的狂暴的怒火,讓它騰躍半空,口吐火焰將方圓十里地燒成焦土。因為大家認為這裡有厲害的傳染病,所以根本不能及時滅火,所有生靈無一倖免。

這樣它還不滿足,它要拉更多的人給它陪葬。因為短短半年它用了幾百人性命祭煉功法,修為不說更上一級但確實比白玉把它弄出來的時候高深大半級的樣子。要知道在黑龍這個修為,半級一級的那是天差地別。因此天道聚集天雷的時間比白玉這時候花的時間更久了,就是這麼短的時間,它往京都飛去。一路碰到村鎮就放火燒,它的火又是特別的玄靈淬火,水根本澆不滅,小村鎮里的火警根本不夠用,大家只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家園被燒光。只能盡量救人,就是這樣,還是有許多人被燒死。

最後只能慶幸沒有等它到達人口密集的京都的時候,天雷已經降下,連劈五道才把它劈死。最後天道奪走了當事人的記憶,人們只以為是閃電擊中了森林和城鎮造成大火,讓人們承受巨大損失,這一天災讓整個華夏都被驚動了,好些年都難以忘懷。

這些都在後來朱雀跟白玉談到為什麼她這次會有這麼多功德的時候告訴她的,還刺激白玉,好好修鍊天陽神君的玄術功法,運用好玄天牌,她自己就能推算出來,根本不用它在這裡講。

兩三分鐘霞光萬丈,大家也都紛紛回過神來,都認為他們經歷過一場小地震,還遇到了密集的雷電。霍雲霆緊握了白玉的手一下,「阿玉,你好好帶著安安。我去安排一下工作。」

霍雲霆安排一部分人在操場還有別的空曠的地方扎帳篷住一晚,擔心還會有地震,然後又派別人去周圍的村鎮看看,有沒有發生地震,有沒有傷人?他自己打電話聯繫外面,擔心他們這裡不是震中,別的地方發生了強烈地震,他們能在第一時間趕往救災。

「好在只有我們這裡和周邊幾公里的地方感到輕微的晃動,沒有房屋倒塌人員傷亡,只有幾個老鄉的牛棚倒了。」陳子為跟霍雲霆盤腿坐在地上,慶幸的說。

霍雲霆也覺得是,他們當兵的惟願全國各地一片安好,不管是天災還是**,只要發生了,都會有悲傷。只是這樣的小地震,他們就覺得很慶幸。只是霍雲霆沒說的是,他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但是又說不出來。

他們忙,白玉悄悄的看了看她發現的那些頭頂有黑氣的士兵,發現他們雖然被奪走了一點點生機,但是因為他們年輕力壯,身體上幾乎感覺不出來,再過些日子修養回來,就完全沒有損傷了。

看到這樣,白玉也就放心了,她安頓白子安睡覺,將神識沉入玄天牌。朱雀把她得到這麼多功德的原因告訴了她,白玉要問的卻不是這件事,「我記得你說,霍雲霆身上的玉佩是白族的玉佩,這是怎麼回事?」

「你以為你怎麼來擎天大陸的?」朱雀就算是鳥眼睛也忍不住飛了個白眼。

「我在玄天牌里久了,雖然不算是玄天牌的器靈,最多算個客人,但是住了這麼久,我也算是半個主人了。

當年天陽神君隕落的時候,並沒有對我設置任何禁制,我學了一點他的玄術,再聯合一下玄天牌,很容易就算出來關於你的事了。

擎天大陸我沒去過,但是跟任何一個修真大陸都一樣,弱肉強食,只是擎天大陸的鬥爭在你出生之前就已經白熱化了而已。

你出生之後,你父母舉全族之力參加戰爭,你以為是為了什麼?總不能以為是為了爭一口氣吧?他們是為了活下去,擎天大陸因為常年的你爭我奪,早已經破敗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