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三十八章 這是屬於你白玉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八章 這是屬於你白玉的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或許你沒見過,但是書上也有過描述吧,修真到一定境界,隨手移一座山,翻一片海,都是很簡單的事。跟華夏人宣傳的一樣,人們怎麼對待環境,將來環境就怎麼對待人類。所以擎天大陸也將面臨崩潰了,但是天道好像開玩笑一般,不論他們怎麼努力就是找不到去其他位面的辦法。

天道對擎天大陸的人降下法則,就是不許他們修鍊到能踏破虛空、撕裂空間的級別。他們找不到方法,人心絕望。

但是你出生的時候不一樣,天降異象,不是雲彩那種老套的,而是出現四十九隻七彩神鳥,圍繞在你出生的那座閣樓,好像在為你祝福一般。

莫名其妙的傳出了你身上有撕裂時空的秘密,你父當然不能苟同,他已經一千多歲,好難得才等到了與你的父女緣分。而且白族長老也說你可能是白族唯一的生機,他身為族長,當然不能讓其他大族為了根本沒有把握和證據的事,從他懷裡抓走你。

因為你父母還有整個白族強硬的態度,大戰一觸即發,你才會生活在幻境裡面。不然你以為你為什麼到了能夠出幻境的時候,卻被時空擠壓到這裡來。

因為你父親隨身佩戴的玉佩到了這裡,它接引你來的。

當年大戰正是如火如荼的時候,擎天大陸因為成百上千的大能你來我往的靈力碰撞,坍塌破碎。你父親這枚玉佩的名字叫盤龍,它是白族上千年的族長象徵,不算是神器,但是被白族供奉千年已經有了器靈。

不過它現在沉睡了,因為你是最後的白族後人,它是白族的守護靈,所以耗費靈力,在破碎的虛無里,找到機會來了這裡。

在白族闔族全滅之後,你就是它的主人,沉睡三百多年,它一直在等你。沒有擎天大陸了,它知道你遲早會從幻境里出來,當然要為你找一個能安身立命的家了。

看來當初那些神鳥的出現也不是沒有道理,能從擎天大陸出來就是你的和整個擎天大陸的氣運,只是那些人都等不及你成長罷了。不然一個器靈不是因為氣運,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帶著本體就跨越了時空?這是屬於你白玉的機緣。」

「那當初它讓我做夢救霍雲霆,其實是想要讓我以救命之恩為借口,把它要過來,讓它回到我身邊嗎?」白玉想萬物有靈果然不錯,一枚玉佩都能想著為自己從幻境里出來找一條活路。不然她當初一無所知的從幻境里一腳踏出來,肯定就死在混沌的虛空里了。想來給自己留信的阿父也不會知道,當年大戰的時候擎天大陸就會沒了,還想著自己從幻境里到擎天大陸,修鍊升級,然後找到走出擎天大陸的辦法呢!

「不是,跟你說了,器靈都沉睡了,怎麼讓你做夢?這是你和霍雲霆的緣分,要不然你怎麼沒聽見我阻止你和他在一起?明明我這麼想,你認真的接天陽神君的衣缽。

你做夢是盤龍和紫墟的相互呼應,這是種玄妙的感覺,可能是它們是同一塊玉吧?你和霍雲霆有斬不斷的緣分,盤龍玉和紫墟相連,讓你做夢,不是器靈做的。」

白玉感覺到朱雀今天非常痛快,幾乎是問什麼都說,一點也不像之前傲嬌難溝通了,趁著機會難得,當然要多問一點了。

「朱雀,你說我應該讓霍二哥跟我一起修鍊嗎?」

「這要看你自己想讓他跟你的緣分持續多久了,反正時間還有,你多考驗考驗也沒什麼?我是說你們有緣分,但是我又不能真的看到你們的未來。」

「我好像對得到成仙,追求大道,沒有特彆強烈的需求。白族覆滅,擎天大陸不復存在,我要振興白族嗎?」

「你自己怎麼想的?」

「我?我覺得一個家族只剩一個人,也找不到任何一個仇敵,好像沒有奮鬥方向。我一開始就沒想過這個問題,只想先適應這個世界,讓自己好好的活著。現在環境適應良好,我的人生也算是慢慢步入正軌,我的打算是把屬於白族的智慧學識,能留存在這個小世界的東西,都找人教給他們。比如說醫術、古武,還有那些古籍。只是我還沒有找好不那麼引人注目的方式,雖然我現在已經非常多人的關注了……」

「很好啊,反正你也不可能生一個族群出來,隨便收弟子,像那個秋白霜的,還不如不要。你的想法跟天陽神君很像,他以前在的時候,就對上門詢問的人從來不藏私。只有最後的時候,他藏起了玄天牌。我有時候覺得,他估計有些後悔鑄造玄天牌了。」

「因為有玄天牌,責任就太大了,風險也很大。我覺得神君把玄天牌送到這世界來不是沒道理的,他捨不得毀掉一生最優秀的作品,也不能忍受別人利用它做壞事。送到這裡來,漫天神佛、魔君仙君就算找到玄天牌也不敢來這裡拿。」

朱雀看著眼前容貌艷麗,但是眸光冷淡的女孩子,它想,或許跟她註定能從擎天大陸里走出來一樣,玄天牌也是屬於她白玉的機緣。要不然為什麼在自己隕落之前,就遇上了她呢?雖然是自己沒有選擇的餘地下找上的她,但也不能否認或許就是冥冥註定。

它揮了揮翅膀,「你還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做事吧,我想了想,你要是不想成為神君,把玄術學那麼好也沒用。等你下定決心,追求大道的時候,再努力修行吧。出去吧。」

又傲嬌起來了,才說了幾句話,就趕人。白玉撇撇嘴,將神識收回,在地上鋪了被子,準備睡覺。

不放心的霍雲霆從自己的帳篷里到白玉這邊來,站在外面沒有進來,「阿玉,睡了嗎?」

白玉又穿好衣服出來,「怎麼了?」

「不放心,來看看。」霍雲霆牽著白玉的手,到帳篷群的外圍走走,「阿玉對不起,你好容易來看我,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我又沒顧得上你。」

他眉目沮喪,感覺只有白玉在下林村和青山鎮里住的時候,他跟白玉才能安安靜靜的相處。只是有那樣好時光的時候,他還是個傻小子,根本不知自己情根深種。現在兩人在一起了,總是不是這事,就是那事。這讓他覺得很對不起白玉,好像一直在讓她幫忙,有時候還因為自己做的事,把她和白子安拖入危險之中。

「那你明天有時間嗎?我們出去約會,反正安安的大劫過了,這邊又有人照顧他。我想去逛逛京郊花農的花圃,看看有沒有我沒見過的花苗?」白玉隱約知道他的想法,但是她實在不是很會安慰人,只能轉移話題了。

「明天不行,擔心之前的只是預兆,再來個強地震,我要守在駐地。後天去,就我和你。明天下午要還是風平浪靜,我帶你去附近的水庫釣魚,離這裡很近,要是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也趕得及回來。」霍雲霆本身因為那一點點的不對勁,近乎確定的知道,肯定不會出現地震。但是為什麼不會,他說不出來,再說他身為隊長,也必須在這個時刻守在駐地,隨時待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