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三十九章 二人時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 二人時間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同人競技

等說完話,霍雲霆把白玉送到帳篷,看著她進去,才離開。

睡到半夜,白玉神魂感到一陣激烈的波動,從睡夢中醒過來。她感受了一番,急忙將神識沉入玄天牌,就看到朱雀一點點的化為燦爛的星光消散一點一點消散的樣子。

「朱雀……」白玉喃喃,這就是它難得沒有傲嬌的不可一世的原因嗎?

「蠢丫頭,按照自己的心意活著,不然活幾十萬年,也是白活。」朱雀留下這句話,就完全消失了,留給白玉的只有它肉身完全消失之後,漂浮在空中的朱雀的內丹。白玉站在原地良久,都不知道做何反應。一直聽朱雀說它隕落的時間快要到了,但是對於修鍊的人和獸來說,百十年不過彈指一揮,所以她有時候會想朱雀說的要到了,可能等她自己死了都不一定會到。

可是,原來,竟這麼快嗎?白玉默默的給朱雀念了一晚上的往生咒。

神獸的內丹,不管是煉藥還是煉器都是很好的材料,但是最好的用處,是自己煉化了內丹,提高修為。白玉想了想,打算吞下了內丹,當然是選擇最大的利用率了。

但是以她的本事,煉化內丹要很長的時間,最起碼需要半個月。可是這裡人多口雜,她打坐入定之後,根本無法被叫醒,到時候會引起不必要的擔憂。

因為這樣的考慮,白玉把內丹先用玉盒放好,存在玄天牌內,找到機會再煉化。

第二天清晨,軍隊的起床號按時響起,除了沒有住在房子里,所有的一切都如往常一樣按部就班的進行。白子安不能劇烈運動,也找了個角落由胖胖嘟嘟兩隻陪著散步。

壓根就不是發生了地震,所以當天一切風平浪靜,好似昨天的大地震動,看到的巨粗的閃電都是眾人做的夢一般。霍雲霆也就順利的帶著白玉去釣魚了,他坐在水邊耐心的等著魚兒上鉤,而白玉發現自己一待著就會想到朱雀,她就戴著草帽,在大壩邊上的林子里找野菜。有很多都長老了,白玉仔細的挑著鮮嫩的挖,婆婆盯馬蘭頭、馬齒莧,很容易就挖了一堆。然後她找了個離霍雲霆不遠的地方,仔細的清洗乾淨放到了籃子里。

這邊霍雲霆收穫也不小,兩條快兩斤重的黑魚,還有幾條巴掌大的鯽魚。

「阿玉,這是什麼能吃嗎?」霍雲霆在野外執行任務的時候,什麼都吃過,蛇阿田鼠阿青蛙之類的,但是就是沒吃過這些野菜,因為他們不能生火,都只能生吃,根本不想吃這些苦了吧唧的草好么。

「野菜,回去做幾個涼拌菜,應該味道還不錯。」當然了,她用熱水焯這些野菜的時候,放的可是幻境裡面的靈泉水,這還能不好吃?

兩人度過了悠閑寧靜的下午,回駐地的時候,就看見蹲在駐地大門口,小手捧著臉,明顯在生氣的白子安。他身邊兩隻大狗,也是耷拉著耳朵,悶悶不樂的樣子。

霍雲霆一手提著裝魚的水桶,一手領著白玉裝菜的筐,肩上還背著自己的魚竿,一副滿載而歸的樣子,更是刺激的孩子紅了眼眶。

都不要白玉問他,小人家就站起來指責他倆,「你們太壞了,自己出去偷偷玩,不帶我。」兩隻狗也有共鳴一般的朝霍雲霆和白玉大聲的汪汪幾下子,不要瞧不起汪,玩耍的時候絕對不能忘了汪呀。好像在表達這個意思。

白玉要說話,霍雲霆給她使眼色,表示他來勸說。霍雲霆彎腰看著白子安的眼睛說,「你姐姐一年才有幾天能單獨陪著我啊?就連這幾天,你都不願意,這麼小氣啊?」

「我才不小氣1小孩肚子氣鼓鼓的。

「那我們就說好了,你就寬容幾天,讓你姐姐陪我玩耍幾天。」霍雲霆眼睛里都是笑意,哄騙孩子良心不安什麼的,完全不存在好么?

白子安輕輕揪一揪嘟嘟腦袋上的毛,雖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是還是勉強的點頭答應了。畢竟男子漢大丈夫,肯定不能小氣么!

等他以後想起這一天,心裡大罵,太腹黑了,想要跟姐姐一起出去玩,這是哪門子的小氣啊啊啊啊啊啊?

白玉看著白子安這麼輕易的就被霍雲霆帶走了思緒,覺得他還是太嫩了,不是霍雲霆這腹黑臉皮厚的對手埃心裡那股朱雀沒了的鬱氣消散了許多,她沒有辦法救它,現在朱雀徹底走了,她把朱雀放在心裡還念就是了。想通這些,她興興頭頭的去炊事班那邊借灶眼,做野菜大家嘗嘗鮮。

偷偷看到白玉眉頭間沒了那縷不高興的神採的霍雲霆,心理也鬆了一口氣。一大早見到白玉,就覺得她不高興。問哦,她也只是搖搖頭。好容易堅持到下午能帶她去釣魚,看著她忙忙碌碌的挖野菜,轉移了注意力,好了很多。

現在他跟白子安鬧一鬧,阿玉果然就完全放開了。

這邊順利的搞定了弟弟,之前說好的二人行肯定也就順利成行了。

一大早霍雲霆就跑到陳子為的宿舍打劫,把部隊里供應的魚肉、牛肉罐頭都給收走了。弄得陳子為追著他喊,「霍雲霆,你個牲口,你給我留一個埃」這剛發的罐頭,他還一個沒吃呢!部隊里發的吃食,罐頭是最好吃的一類了。

「你這沒有女朋友的肯定不懂的,我得給我小姑娘提供零食啊,這不是沒地買去嗎?要不然你以為我稀得你這幾個罐頭,早給我小姑娘弄好吃的去了。」

扎心了,你有女朋友了不起0不帶你這樣的,搶東西就算了,還對著我的傷口捅刀子?」自從霍雲霆這混蛋找女朋友,還不知道藏著掖著,傳的滿大院之後,他每天不是爺爺的就是七大姑八大姨的親戚電話,全是說他沒本事,搞不定終身大事,現在還光著,讓他回去相親的電話。

激動難耐的霍雲霆才不管陳子為的怨念,開著車帶著白玉往大花圃過去,一路上不是給白玉遞洗乾淨的蘋果,就是早就晾涼了裝水壺裡的涼白開,再就遞個罐頭。獻殷勤那個勁兒,比上次在京都走浪漫風格的約會,可多多了。

開著窗,吹著風,心裡不要多美了。

輕鬆寫意的霍雲霆,在沒有人的路上,還給白玉唱歌呢?從豪邁的軍歌,當深沉的情歌,都來了個遍。最後春心蕩漾的還拉著白玉的小手放到嘴邊親了又親,可想而知,解決了沉壓在心頭兩年的大案要案,再出來跟心上的小姑娘約個會,霍雲霆那個心情有多飛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