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五十二章 霍二哥難道還以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二章 霍二哥難道還以為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現在我救回了囡囡,李鶴鳴的命運好似又回歸到原點,其實不是的,他們之間的誤會提前好多年解除了,而李夫人在這中間做的手腳,也過早暴露了。

我想跟李夫人說的是,倘若你不把這種扭曲的,想要兒子一直,把你當做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的心態扭轉過來,很快,你的兒子會出車禍重傷。因為他的愛人一直不能原諒她。他的女兒在你心煩意亂,沒有心思多跟她相處的時候,被人教唆的越來越恨她自己的媽媽。他的媽媽雖然什麼都沒做,但是就是不主動道歉,也不開口同意他跟孩子媽的婚事。

工作上,他最近競拍的那塊地,馬上就要出問題了。這種種事情糾結在一起,讓他心神恍惚,在環城高架上,出了很嚴重的車禍。」當然白玉保留一點沒說的是,她可以救李鶴鳴,但是能不出車禍不是更好嗎?

被白玉無情的接開了那層遮羞布的李父和李母,全都羞惱交加。這是二十多年的老底子都被掀了。李鶴鳴是真沒聽說過自己父母的事,只是他出生在好時候倒是真的。正好是爺爺恢復工作的時候,他爸爸也很順利的參加了工作,因此他以為自己從小到大過的都是順遂的生活,不過是因為,整個李家都平順安泰罷了。

現在聽白玉說,原來是他媽媽暗中偏袒的緣故。

兩人都年過半百,現在在年輕人面前,被這樣不留情面說出,自己心底最不願意被人提及的事,臉上不由青紅雜錯。只是兩人還是當父母的,什麼時候都疼愛自己的孩子,聽聞孩子會因為家庭的矛盾解決不了,而有生命危險,兩人尤其是李母的目光都變得複雜起來。

雲嵐一開始還恍恍惚惚,不知道大家都在幹什麼,她最近時常這樣,總覺得看什麼都沒意思,久而久之,坐下來之後,就會什麼也不看,神思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所以一開始她是真的沒反應過來白玉說什麼,只是聽到最後的車禍,她疑惑的抬頭,「車禍,誰出車禍了嗎?」

蕭紀瀾骨子裡有點俠氣,年輕的時候就好打抱不平,她看著雲嵐這樣,氣狠狠的指著李母說,「你說你缺不缺德,把人家一個好好的女孩子弄得這樣神思恍惚的。滿以為你是為了兒子好,才看不上雲嵐,搞了半天,就是覺得人家和你搶兒子。還什麼代表幸運的兒子,你說你是不是文盲啊?這種沒有根據的事情,你還長達二十年完全給自己洗了個腦了還?你蠢不蠢啊?」

小囡囡摟著嘟嘟的脖子,眨巴眨巴眼睛疑惑的看著這邊,歪著腦袋甜甜的問,「霍奶奶,怎麼了嗎?」

「沒,沒什麼,囡囡好好玩埃」蕭紀瀾有點尷尬,當著人家小孫女的面,大罵人家奶奶什麼的,的確是不太好啊,以後還是委婉點。

白玉看著對個小孩子都會覺得底氣不足的蕭紀瀾,心裡溫軟,猛然想到自己的阿娘會是什麼性格呢?應該不是蕭紀瀾這樣的,阿娘有紫虛幻境還是白族族長的夫人,應該不是這樣天真活潑的小孩子氣的樣子吧?

這幾天她常常思考自己做的對不對?因為沒有任何人能夠商量、討論,什麼決定都要自己做,雖然從外表看只是她有心事,但是內心,她惶恐又害怕,擔心自己做的不對。

每天睡著前,她都在想,決定教霍雲霆古武,讓他去教給別的士兵,到底對不對?以前教王川柏他們醫術,是因為這世界本來就有醫術,她完全無所謂。只是現在他們一直在說古武世家,但是沒人見過古武世家的人,她也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家族,要是有就好了,她也就不用這樣顛來倒去的想到底對不對,應不應該這樣做了。

正是因為老是想到白族的事情,也就會不由自主的去想自己的父母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之後白玉和霍雲霆都沒有在說話,兩人都知道有李鶴鳴這個將來要出車禍的事情放在這裡,不管李母以後是真能接受還是假的接受,她都不會再是李鶴鳴和雲嵐之間的阻礙了。要是她還執迷不悟,李父第一個就不答應。

李父被霍成邦拉到外面的花園說話了,蕭紀瀾雖然看不上李母,但還是帶她進了房間,夫妻倆分作兩頭給他們做思想工作。

霍雲霆握著白玉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把玩,聲音低緩略帶點誘惑,「阿玉,你怎麼看出來李小八為什麼出車禍的?」他知道這小姑娘是看不到未來的,每次只能知道大概要出事,但是這次竟然連為什麼都說出來了,他可知道白玉這人有原則的很,絕對不會撒謊的,為了幫人,也不會。

從他揶揄的眼神里,白玉明白了一些,「非常有邏輯的推理啊,於志楠和李鶴鳴兩人都有破財的跡象,這兩個人同時破財,不就是他們競拍的那塊地沒弄好么?昨天不是打電話,請教你了嗎?

而李鶴鳴倒霉一點,還會出車禍受重傷,然後我看了看他爸媽以前的事,知道了過去的事,聯合現在發生的,以及將來會發生,推算出來,李鶴鳴為什麼出車禍,不是很正常的嗎?

預測吉凶本來就是要帶一點合理推測的,霍二哥難道還以為我會為了李小八撒謊不成。」

李鶴鳴聽到了,顧不得沉浸在我認識的媽媽不是現在的媽媽這樣的想法里了,他抬頭瞪白玉,「白玉,你瞧不起我?」

「沒有啊,我目前為止,沒有因為任何人撒過謊,不是瞧不起你。」白玉抬頭認真解釋。

霍雲霆一腳踹到他腿上,「李小八,你神經這麼脆弱啊?誰都要照顧你遷就你是吧?」

果然有的人就是皮子賤,被踹了就果斷的不蹦噠了,老老實實的坐下來,又把雲嵐的手握在手心裡,「二哥,你也太喪心病狂了,我就是說說,你就揍我。」

「是不是真的要我揍你?1在我面前說我的阿玉,不是找揍是什麼。揍他沒商量。

「那還是算了,二哥,你什麼時候打人就打臉的毛病改好了,我再跟你切磋。」從前跟雲嵐約會的時候,多少次頂著被二哥揍的鼻青臉腫的臭臉出現埃被學校里的同學,雲嵐的室友不知道調笑了多少遍,關鍵是在女朋友面前一點面子都沒有,總是被揍的很慘什麼的,簡直生無可戀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