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五十六章 送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六章 送別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心好痛……怎麼辦?不能和男神做朋友,是很能理解的,畢竟神的朋友,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但是在男神心裡留下一個爭名奪利的糟糕印象,她楊子瀟是千萬個不要的哇。

周科,也被轉身回來的霍雲霆和白玉嚇了一跳,這到底是聽到了多少啊,心臟都要從喉嚨口跳出來了!

不過女朋友這麼難過,他也只能安慰她,肯定沒有聽完全部,最多聽到她最後的一段話,但是那段話,她說的多好埃絕對明禮知恥,一聽就知道是個好姑娘。

這邊離開的兩人也在說楊子瀟,「霍二哥,這個楊子瀟為什麼這麼崇拜你啊?」每次看到霍雲霆,不敢正大光明的和他直視,但是悄悄瞥過去的眼睛,滿眼的崇拜不要多的溢出來喲,可是卻不含絲毫曖昧覬覦之色。

「不知道,在花圃見到她之前,我沒有遇見過她。」霍雲霆一點也不想跟白玉聊別的姑娘,戰友都各種給他上過課了,跟女朋友在一起的時候,絕對不能過多的提到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所有的女孩子都一樣,不論年老年幼、見識短淺、心胸大小,對待另外一半身邊的女性生物,就只有吃醋吃醋再吃醋。他可不想踩地雷。

「你這麼嚴肅幹什麼?之前不還是很輕鬆的嗎?」

怕踩雷的霍雲霆:……

他能說什麼,什麼都不能說埃只好低頭朝她笑笑,溫柔的輕輕她的頭髮。

「哎呀,你也親的下去,剛剛煙熏火燎的,頭髮肯定都髒了。」白玉推霍雲霆,也露出了難得的女兒嬌態,看痴了霍雲霆。

依依不捨大半夜,霍雲霆總算是放白玉回房間洗澡休息了,自己卻是一夜沒睡,一想到她要離開,就心酸的很。

可是第二天,霍家人還有蕭家兩老,還是齊聚一堂,陪著白玉姐弟吃了早餐。蕭紀瀾指揮著霍成邦的警衛員搬讓白玉帶回去的東西和禮物,將霍雲霆車子的後備箱整個都塞滿了,猶嫌不足,要往車子的後座塞。白子安得了白玉的顏色撲過去抱蕭紀瀾的腿,「霍伯母,你別放了,再放,我和胖胖嘟嘟都沒有地方坐了。」

「媽,別再拿多了。青山鎮不通火車,他們還要轉汽車才到青山鎮的,東西太多了阿玉怎麼拿?我們提親的時候多帶禮物給姥爺那邊和陳家叔嬸那邊就是了。」霍雲霆也勸蕭紀瀾。

這麼一說,蕭紀瀾也就訕訕的放棄了,「那不是小兒媳婦馬上就要板上釘釘了,有點激動嗎?」

霍雲霆開車送白玉和白子安上火車,然後回部隊。火車上霍雲霆幫著把東西搬了上來,也不下車拉著白玉不停的囑咐。

「在火車上一定要注意安全,我都拜託好列車長了,讓他們多看顧你。」

「睡覺的時候,別睡的太沉了。都是我不好,請不到假,不能送你回去。阿玉,你可千萬多注意。」

「要是餓了,你就帶著安安去餐車吃飯,那邊雖然不好吃,但是熱菜熱飯都有,你別怕花錢。」

「阿玉,要是發生什麼事情,你顧著自己和安安就行,千萬別想著東西什麼的,知道嗎?」

「……」

巴拉巴拉,白玉從來沒見過霍雲霆這麼婆婆媽媽過,兩隻被霍雲霆用軍官證送上車的狗,都鄙視的不想看這個嘮叨沒完的男人了。

白玉卻很有耐心的一句一句的聽,難得嘛!難得霍雲霆嘮叨,難得霍雲霆對著沒有家人的白玉嘮叨。

陳家二嬸也嘮叨,但是沒有霍雲霆這個鐵血軍人化身嘮叨小能手有震撼力埃

火車要開了,霍雲霆再也留不下去,才下車。站在窗口不捨得走,當車廂慢慢挪動的時候,白玉恍惚看到霍雲霆眼睛紅了紅。等她湊到玻璃窗前,想認真看的時候,霍雲霆揚了揚臉,才笑著對白玉揮了揮手。白玉看到他的嘴型,在說,好好的。

白玉來不及說什麼,只能揮手點頭。

到了c市下火車之後,竟然看到了陳二虎,白子安樂顛顛的衝上去抱他,「二叔、二叔,你怎麼在這裡?」

「哈哈,小安安,你又長大了。」陳二虎抱著小傢伙,開心的轉了一圈。兩人親香了好一會兒,陳二虎才說,「是這樣的,我們接到了電話,你和你姐姐的那個朋友霍二哥打電話來了,說你們大概這時候就回來了,還說你們行李多。二叔這不就來接你們了。」

「哈哈,真的嗎?那太好了,的確東西多,列車上工作的叔叔幫我們搬才搬下來的。」

霍雲霆雖然早就想好了讓陳二虎來接,但是也擔心蕭紀瀾放的太過了,火車上擔心看顧不周,勞心勞神不說,下火車的時候也不方便。白玉多受一點罪,他都是不願意的。

「阿玉,走吧,我的牛車停在火車站外面,文傑守著呢1

「好埃」

陳文傑兩個月沒見到白玉和白子安,也很興奮,「阿玉姐,安安,你們怎麼回來的這麼晚?我還以為最起碼會提前一周再回來呢1

「還有啊,怎麼又到京都去了?你們不是往別的地方遊玩去了嗎?」

白子安那個小調皮直接把坐在牛車上的陳文傑給撲倒在大大的行李上,摟著他的脖子笑哈哈,「文傑哥,姐姐有事才去京都的啦。你們在家裡好不好?」

關於被綁架的事,白玉給白子安說了,不能跟家裡這邊的人說。

兩人一路鬧哄哄的,中午的時候,幾人吃了買的包子算是用過午飯。

還沒到村口,就看到了焦急等著的王菜花和陳文禮兩個。看到遠遠過來的牛車,王菜花等不及的跑了過來。陳二虎看到孩子他媽過來,就慢慢的停了下來。她著急的把陳文傑抱在懷裡,常年累月在地里干體力活的人,就算是抱個七歲的男孩,輕鬆的很。

白子安笑眯眯的摟著她的脖子嘰嘰咕咕幾句,說了好些想念的話,才說,「二嬸,我已經長大了,能自己走。」

抱一下兩下是親近,抱久了,對已經長大的男孩子可不是真的好,要不然人家還以為自己還是個奶娃娃呢?

「好啊,安安已經長大了。行,二嬸不抱你,我拉著你的手走。」

坐上火車之後,白玉就給白子安用了幻境里制的葯,身上的傷已經全都好了。

所以這會兒,白子安在地上已經完全行動自如了。不過他也只是以為自己是在醫院的治療完成了而已,畢竟他都出院一段時間了,慢慢的好了也很正常,就是火車上兩天好的特別快而已。因為白玉是把葯當做醫院給他開的葯給他吃的,他根本沒想過這個葯不是原來的葯。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