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六十四章 打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 打架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只是成袁宣卻以為自己真的戳中了白子安的傷口,在他背後接著喊,「白子安,怎麼?你跑什麼?我說的不對嗎?你就是沒爹沒媽,你爸媽就是短命鬼。你現在不全是靠你那個姐姐嗎?說什麼打獵採藥賣錢,誰信吶,你姐姐長那個樣子,說不定是靠什麼謀生的呢?一放假就出遠門,是不是帶著你出去賣了?我們青山鎮的可沒有有那麼多閑錢的男人。」

其實成袁宣並不知道自己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只是他媽媽是整條街道聞名的長舌婦,她打聽到白玉姐弟無父無母之後,觀察到白玉姐弟生活比成家強多了,就天天嘮叨白玉的閑話,這就被成袁宣聽去了。成袁宣根本不知道自己媽媽說的,白玉帶著白子安一起出去賣是什麼意思?但是隱約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不過他不知道,不代表白子安不知道啊,他不知道聽了看了多少,古代妓女的故事。她們因為時代原因、家庭原因的各種悲慘遭遇,年幼被賣、被拐等等淪落風塵,還有各種遇人不淑的故事,白子安知道沒有八十也有三十了。

因此,他完全不再忍耐,轉身,一個掃堂腿就撂倒了還在叫囂的成袁宣,然後整個人把他按住,一陣狂揍。

揍得成袁宣哭爹喊娘,成家跟王家是鄰居,聽到自家兒子明顯不對勁的聲音,成媽哪能不過來看看?這看到自己兒子不人按在地上打,大喊一聲,「小兔崽子你幹什麼,還不快放開我們家大寶寶。」

說著過來想要扯開白子安,不過她雖然長得膀大腰圓的,卻沒做過什麼力氣活,白子安的力氣跟霍雲霆軍營的那些士兵們比不了,但是肯定比成媽大多了。白子安不能接受成袁宣對自己姐姐的侮辱,根本不出聲,只是咬著牙,繼續給成袁宣喂自己的拳頭。任由拉不動又著急的成媽用力的拍他的背,嘴裡不停的叫罵!

等他一直把成袁宣給揍的沒了勁大喊大叫,他從鬆了手。這時候,王甜甜的媽媽也出來拉住了還想揮著肥厚的大手打白子安的成媽,「袁麗,你夠了,孩子打架,你也摻和?好意思嗎你?」王甜甜一直著急,但是她人小,根本不敢上前。

要不是倒霉的跟成家做鄰居,王媽媽恨不得一輩子不認識袁麗這號人物,人憎狗厭的很。以前他們家成袁宣也不是沒跟別的孩子打過架,每次成袁宣打贏了,別人家長出面的時候,這個袁麗就說孩子哪有不打架的?等成袁宣打輸了,她立刻化身潑婦,罵到人家家裡,人家要是不道歉不認錯,這個袁麗能罵的人家日子都過不下去。雙標不要太明顯。

之前她在屋子裡就聽見成袁宣罵白子安的那一大段話了,只是她鍋里正在煎魚,一時走不開才出來完了。

這能是孩子說出來的話嗎?熟知袁麗德行的王媽媽,立時就知道,這肯定是袁麗沒事的時候,肯定在家裡天天這麼念叨白玉姐弟的。這都是什麼人吶?好好的孩子都要被她教壞了。

住在一條街上,沒隔幾戶人家,她不是沒見過白玉,乾乾淨淨的女孩子,把弟弟教的這麼好。王甜甜回家跟王媽媽念叨過了,白子安會書法,英語特別好,會畫很多很漂亮的話,還會彈琴吹笛子。她一直擔心成袁宣學到他媽媽的不好的習慣,潛移默化教給自家女兒,孩子越來越大了,要是被帶歪了,可就教不回來了。

正好如此優秀的白子安這時候出現了,女兒又喜歡和他玩,王媽媽就經常鼓勵王甜甜空閑時間去找白子安。所以通過白子安和王甜甜,王媽媽是有幾分知道白玉的,白子安會的東西,全都是他姐姐白玉教的。那樣多才多藝、冰清玉潔的孩子,袁麗不是腦子有病,怎麼能把人家孩子說成這樣?

王媽媽很生氣,把白子安和王甜甜拉到自己身後,瞪著眼睛跟袁麗吵架,「袁麗,你說說,成袁宣罵的那些白家姐弟的那些亂七八糟的話,是不是你自己在家裡胡亂編的?你喪不喪良心?人家沒有爸媽,你就能在背後這樣編排人家?就不怕人家爸媽晚上來找你?」

正好整理的差不多的王菜花,猜到白玉差不多要回來了,她鎖了院門出來找白子安。正好看到這一幕,進來一看白子安眼睛紅紅的,她的心立時就炸了。這是自家孩子被欺負了?

王甜甜還有其他一起玩的小夥伴七嘴八舌的把事情告訴了王菜花,她哪裡還能忍?衝上去就和袁麗撕扯到一起,抓頭髮、扯衣服,抓臉,掐身上的軟肉,各種掐,那就一個毫不手軟。

被王菜花這招呼都不打的舉動給驚住的袁麗,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就落了下風。白子安怎麼能看著王菜花被欺負,一直在邊上拉偏架,找著空的給袁麗一拳頭或者一腳的,或者偷偷的用自己的腿去絆袁麗要衝到王菜花跟前的腳,讓她歪歪扭扭失去重心,給足王菜花發泄的機會。

至於成袁宣,還躺在地上哀哀叫痛了,根本沒發現自己媽媽在被揍。

打完了,王彩花才開口罵,「你個臭婆娘,是不是沒刷牙,嘴巴怎麼臭成這樣?我阿玉得罪你了?你在背後這麼說我阿玉?你不得好死,天打雷劈,死了也要下拔舌地獄。」

袁麗被打的全身都疼,她這樣的人呢,怎麼會認輸,嘴上回罵,「老娘又沒說錯,那個白玉裝的跟千金小姐似的,她要是不出去賣,怎麼能帶著這個拖油瓶天天穿新衣裳?把自己打扮的跟個妖精似的,生怕別人不知道她是做什麼的一樣。

你家這個小子剛來我們文華路的時候,還病病歪歪的小小個子一個。現在看看,長的多好一個。沒少吃好藥材吧,沒少吃好東西吧,她白玉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女,不去賣她那副騷*身子,她能把自己弟弟養成這樣?

難不成,你要說,她靠的是你這個農村土老帽?你這個土包子,估計連這鎮上的房租都付不起?」

之後就是白玉在門口聽到的王菜花那句「我們農村出來的怎麼了?我們農村出來的,也沒像你這麼不講道理!什麼都不知道,就污衊別人家心肝寶貝的名聲,你再亂說,我就撕了你的嘴。」

白子安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他眼睛紅是生氣把自己氣的紅了眼珠子。白玉問,他就把這些小聲的告訴了她。

見到白玉本人的袁麗一開始還有點心虛,只是她越想越覺得自己說的有道理,在山裡出來的女孩子,孑然一身的,她那個嬌滴滴的樣子,估計連地都種不好,又沒聽說她有什麼有大本事的親戚,不通過特殊途徑,哪能有這樣的好日子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