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六十五章 不抓住真是對不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不抓住真是對不起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女生小說

因為不覺得自己說錯了,白玉也只是安安靜靜的聽著白子安說話,沒什麼明顯的反應,她理直氣壯起來,「你們看看,要真是沒做什麼,一般的女孩子早就大喊冤枉了,這小娘皮到現在還是什麼都沒說呢!不是做了虧心事是什麼?」

關於袁麗說的白玉家生活過的好,經濟來源讓人懷疑的事情,到王甜甜家門口看熱鬧的幾個人也是這麼覺得的。這女孩子都還在上學,就算能採藥賺幾個錢,要是交學費能吃飽肚子就不錯了,哪能穿這麼好的衣裳?

這樣大家也就悄悄嘀咕起來。

白子安和王菜花又要忍不住了,白玉卻率先往前走了一步,聲音輕輕淡淡的,「看來你真的很好奇,我到底是怎麼賺錢的?」

袁麗揚著下巴,呸了一聲,「你那賺髒錢的法子,老娘才不好奇呢!趕緊的讓你家那個狗崽子給我兒子道歉,把醫藥費賠給我。」

雖然被白玉擋住了不能上前,王菜花氣得不行的跟她對罵起來,「你個臭嘴,你才臟呢,你全身上下都臟1

大家突然看見白玉抬起的手上,寒光閃閃,不知道什麼時候,她手上已經有數根銀針,「呵,我本來不屑跟你這等潑婦計較的,但是你不識相,那就讓你看看,我到底怎麼才能賺錢的?」

話都沒說完,手上的幾根銀針已經從她手上射出,一息之間,袁麗的頭上,大家肉眼可見,袁麗的頭上,抱著孩子的胳膊上就多了幾根還在發顫的銀針。

袁麗只看見光芒一閃,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就不能動了,抱著兒子的兩隻手也使不上力氣,孩子直接從她懷裡掉在了地上,「」的一聲,聽到的人都覺得痛。

即使白子安謹記白玉的囑咐,雖然氣極了,但是下手還是有分寸的,不過打多了,成袁宣也被揍的不輕。現在再被這麼一摔,屁股感覺被摔成了八瓣兒,尾椎骨也痛的很,懵了一會兒之後,就躺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一時眼淚鼻涕齊飛。

王甜甜媽媽還有幾個看熱鬧的中年婦女,看到白玉輕飄飄一下,袁麗就不能動了,全都嚇了一跳。包括跟白玉走的這麼近的王菜花,一直知道白玉有本事,但是不知道她本事這麼大埃

不過下一秒,王菜花就得意起來了,她叉著腰大笑幾聲,才說,「哈哈哈,看到了吧。我阿玉本事大著呢!不光認識草藥,還是個本事很好的大夫,在京都救了好些人,賺錢對於我家阿玉來說,不知道是多麼簡單的事?」

「對,陳家弟妹說的沒錯。」門外傳來一聲清脆的應和聲。

白玉回頭看,她知道有人來了的,但是沒想到是霍成邦和蕭紀瀾一行人,忙轉身上前迎接,「霍伯伯霍伯母,你們怎麼來了?」

「我們不來,你還不被這些信口開河的無知鼠輩給冤枉死了。」蕭紀瀾笑眯眯的點點白玉的額頭,疼愛非常的樣子。他們到了有一會兒了,她二話不說就要衝上去護犢子,只是霍成邦拉住她,讓她打聽打聽什麼情況再說。

打聽完了,他們就更不好出面了,本來就說白玉通過不正當手段賺錢,現在突然出現一家一看就不一般的人來給白玉解圍,那些沒見識的喜歡捕風捉影的傢伙們,就更該想歪了。

不過白玉露了這一手,蕭紀瀾再出來說話,就更有說服力,而不是原先的會幫倒忙了。

眾人雖然好奇他們是什麼人,但是看到霍成邦一身筆挺的軍裝,肩上那嚇死人的標誌,還有不苟言笑的威嚴的臉,誰也不敢妄動。

蕭紀瀾抱了抱白玉,又拍了拍白子安的頭頂,轉身興奮的拉王菜花的手,「這位大嫂,你一定就是孩子們陳家二嬸吧?我是霍雲霆那不孝子的媽媽,蕭紀瀾,你喊我霍嫂子就行。等我們回家再說話,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再說哈。」

她對著站在門口的幾個婦女說,「各位,白玉救人的事情我可以作證,孩子每年寒暑假都出門就是鍛煉醫術去了。她在京都口碑特別好,找她看病的,有錢有勢的人家多的是。

只是孩子親人在這裡,戶口也在這裡,所以必須回來參加高考。要不然白玉早帶著弟弟搬到京都去住了。還請鄉親們,以後聽到這樣污衊我們阿玉的話,多幫著解釋一番。」

她拉著白玉走到霍成邦年前,接著說,「這是我丈夫,阿玉和安安和我們是一家人,我們都把他倆當做我們自家的孩子看,見不得孩子受委屈,要是聽到諸位在外面不照實說話,而是瞎編亂造,我可是會找上門去的。」

當了多年的千金小姐,嫁人之後,蕭紀瀾又當了多年的官太太,氣勢一放出來,這些普通民眾,無不唯唯應諾,紛紛表示,他們從來沒有誤會過白玉,都是袁麗這婆娘一個人在亂瞎說。

大家都不敢再看熱鬧,白玉這明顯是在外面交好到了不得的大人物了,誰不怕死,敢在外面說她的閑話啊?又不是活的不耐煩了。那個男的,恍惚在電視上看到過呢,有人一邊往家裡走,一邊嘀咕。

畢竟是在王家,白玉也不想鬧得很難看,事情解決了,成袁宣也傷的不算輕,白玉就上前把自己的銀針拔了出來。袁麗試探著動了動手腳,發現那種僵硬的不管怎麼用力都不能動的情況消失了,還想再繼續鬧白玉幾句,看看白玉手上還沒收起來的銀針,她又不敢。

蹲下看兒子,成袁宣是家裡的小霸王,以前在外面打架打輸了,也沒有被揍的這麼痛過。今天不光被揍,還被自己親媽給摔了,他哭的都抽噎了。袁麗心痛兒子,怎麼哄都哄不好。袁麗心裡對白玉氣恨不已,腦子就發熱了,也忘了害怕,只說,「這是怎麼得了,當兵的就了不起啊?看起來一大把年紀,就可著我娘倆欺負是不是?大寶寶,你可別怪媽,要怪就怪你爸沒本事,當不了大官。」

這是在說霍成邦以勢欺人了?本來走到隨著眾人走到門口的白玉,回身回去就給了蹲著的袁麗兩個打耳光,她那個力氣要是不收著點使,一巴掌拍死袁麗那是足足的。可想而知,袁麗那個臉就跟泡脹了的饅頭一樣,一下子就紅腫起來,腫的五官都變形了。白玉想,明天她的臉應該就是青紫一片了。

「本來這樣不傷筋動骨的就放過你,我是很不甘心的。可是你腦子缺根弦,嘴巴缺個把門的,把這個機會送到我手邊來,我不抓住真是對不起你這麼蠢。」白玉打了人,輕輕的彈了彈指甲,好像沾了什麼髒東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