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六十八章 揩人家姑娘的小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八章 揩人家姑娘的小油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都市言情

「是嗎?外面有兩個人?」霍成邦背著手大步走了出去,就看到自己的警衛員其中的兩個果然在拐角處。

兩人發現首長已經看到了,也就不再藏了,兩人跑步到霍成邦跟前立定站好,敬禮報告。

「行了,行了,這是在外面,我是出來辦私事的,又不是公事。」

「嘿嘿,首長,這不是您不讓我們跟,我們哪能放心啊?這要是您出了什麼事,那我們是萬死也難其咎。所以我們商量了,五個人外加司機六個人三班倒,偷偷的跟上。」年紀大一點的警衛員跟在霍成邦身邊稍微久一點,厚著臉皮嘿嘿笑,看著或承辦沒有表情,立馬嚴肅起來,「報告首長,就算是您不讓我們跟,我們也會跟的,我們就是跟著您,保護您安全的。」

「好了好了,既然要跟,那就乾脆過來吧,把藏在鎮子外面的車也開進來,反正明天早上,我們就要到村子裡面去了。」

「是。」兩人自動留一人跟在霍成邦身後進了院子,一人回去報信。

蕭紀瀾吐槽,「你把他們全都叫來怎麼睡啊?」

「在客廳大炕上睡大通鋪唄,誰還睡不下誰啊,睡不下,睡椅子上。」

王菜花也聽了個明白,原來這夫妻倆不是自己來的,還是帶著人過來的,「不行,不行,這麼冷的天,怎麼能睡椅子上?文傑的房間里可以睡四個人,外面睡四個,今天讓安安過來跟我們睡,他個子小,睡我們這邊,也免得跟他們擠。就是得兩人蓋一條被子,不過炕燒的火旺一點,也不會冷的。」

等人過來了,又是一通問好,大家稍微洗漱了一下,才休息。

天亮的時候,白家租的這個小院子外面,圍了不少人。這個小地方,任哪一個平民百姓的門口一夜之間就停了三輛亮閃閃的軍車,看到的人都會好奇的好嗎?

霍成邦倒不是開車從京都過來的,他這樣的大忙人,就算是為兒子娶媳婦,也請不到很多天的假的。因此他今年過年的任務就是在這邊軍區下連隊做慰問和視察,正好年前還有幾天,坐軍直過來白玉這邊辦點私事。軍車還是在駐地那邊借的,等今天送完定親禮,霍成邦就打算還回去兩輛。

借軍車的原因就是帶的定親禮還有給李家眾親戚還有陳家送的禮物,正好過年了,送點補品年貨什麼的,東西太多了,不借車,根本搞不定。

帶著冬天清晨的霧靄,霍雲霆滿面寒霜從鎮子外面一直跑進了白玉的小院。想到馬上要跟這個姑娘定下婚約,他的心就一片滾燙,根本安靜不下來。下了火車趕上今早第一班往青山鎮的大巴車,在汽車站車還沒停穩,霍雲霆就忍耐不住激動澎湃的心情,一路跑了過來。

包都來不及解開,看到在院子里的白玉,就撲過去把人抱進了懷裡,又有五個月沒有見過面呢,簡直想的不行了。

「阿玉,我想你想的心都疼了。」

白玉被他二話不說就直接抱的動作給嚇了一跳,良久才雙手才輕輕環上他的腰。過了一會兒,她才說,「二哥,你餿了……」

因為她的輕輕擁抱,心裡溫軟的冒泡泡,大腦袋就差跟二哈一樣在她的肩窩蹭蹭的時候,她突然來這麼一句,霍雲霆那個心頓時哇涼哇涼的。

不過涼了半截,他又得意起來,自己都餿了,憑阿玉那麼良好的嗅覺,肯定早就聞出來了,卻還能抱自己一會兒,這說明什麼?說明阿玉也很想自己啊,哈哈哈。

「我是訓練場上下來,趕時間,根本來不及換衣服,這要過年了,又在火車上擰巴了兩天,不餿就不正常了。」霍雲霆握著白玉的手,往屋裡走,院子里的那些自家爸爸的警衛員全部自動屏蔽,完全沒看見。當然也管不了,他們先是震驚后又揶揄的表情了,現在他就想跟白玉在一起,一分一秒也不分開。

這下子,他們是真的相信,霍二少動了凡心了,還是徹底淪陷。白玉扯了扯霍雲霆的手,「你爸媽昨天已經到了,我去廚房給你打熱水,梳洗一下,吃了早飯,就要回村裡了。」

「那好吧,不用你打水,我自己來。你坐著好了。」霍雲霆把包往中堂的地上一扔,隨便拿了一套換洗衣服,就去廚房拿桶打熱水了。

近洗澡間之前,白子安聽白玉說霍雲霆來了,歡歡喜喜的迎出來,準備給他一個大大的熊抱,只是還有兩步遠,小孩就捏著鼻子往後退,滿臉嫌棄,「霍二哥,你好臭礙…」

霍雲霆好笑的捏了捏他的臉,就進去洗澡了。

出來的時候,蕭紀瀾盤腿坐在炕上,端著粥碗跟王菜花抱怨,「哎呀,有了媳婦忘了娘,可真是說的不錯。這臭小子也不知道多久沒回家了?除了打電話催我和他爸過來跟阿玉提親,別的就沒影了。這好容易離我們這麼近了,也沒說先來給我他爸看一眼。」

王菜花能說什麼,有的事是當媽的能說的,別人一句都不能提的,而她自己一點也不願意抱怨自己家的孩子,說一句假惺惺的「我們阿玉也不懂事,沒提醒一下霍雲霆那孩子」,她心裡覺得,自家阿玉懂事的很好么!因此她只能喝一口粥,朝著蕭紀瀾笑一下。

「不過,忘的好啊,忘的好。我就喜歡我兒子這麼看重兒媳婦兒,這樣兩人感情才好嘛1潛台詞是「這樣我兒媳婦才不會被這臭小子的冷臉給嚇丟了呀」。

霍雲霆拿著毛巾擦頭髮,無語的看了自己媽一眼,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家裡桌子小,坐不下那麼多人,炕上的炕桌也放了早餐,白玉、陳文傑、白子安、王菜花、蕭紀瀾在炕上吃飯,其他人在地上的飯桌上吃。

霍成邦剛想招呼兒子坐下來吃飯,那個傢伙,刺溜一下跳上了炕,把白玉旁邊的白子安放自己腿上坐好,自己盤腿坐在白玉身邊,他長手長腳的,一坐下來,彎曲的右腿有一小半兒壓在了白玉的左腿上,右胳膊緊緊地挨著白玉的左肩。他就當做不知道的,拿一個饅頭,端碗粥,呼嚕呼嚕吃起來。

看到這一切的霍成邦和蕭紀瀾都不好意思的低頭吃飯,就當做沒看到他當著人家長輩的面,揩人家姑娘的小油油,心裡同時暗罵一句,「這臭小子……」霍成邦心裡還悄咪咪補一句,「嘿嘿,有老子當年的風範」。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