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七十三章 打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 打扮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不說霍雲霆滿腦子放著小煙花,白玉聽到霍雲霆問的「吃醋」,心裡也不是很平靜的,吃醋?她?

可是越想越覺得是這麼回事,哪怕她極力想否認這麼不理智的行為絕對不會是她會做的出來的,只是紅透的臉頰還是說明,霍雲霆幫著她點明了那點小心思。

霍雲霆恨不得抱著她轉兩圈,可是農村裡淳樸的很,要是真這麼做了,保准得引起圍觀。陳家叔嬸可是好不容易對他改觀了,水靈靈的小白菜就差臨門一腳就名正言順是自己的啦,要是因為不住心情,出點小紕漏,給作沒了,霍雲霆自己都會把自己給揍死。

因此,白玉覺得霍雲霆好似用要把人給融化了的眼神用力的看了好幾眼,才轉身去忙活。幸好是霍成邦帶了警衛員過來,不然肯定忙活不完這些事。主要是李家離下林村太遠了,現在商量點事根本不方便。還是警衛員開著留下來的唯一一輛軍車,來回的跑著商量和送東西過去。

白子安小小人還不是很明白姐姐要訂婚是什麼意思,大概是比處對象更近一點但是別結婚成為伴侶又遠一點的關係。他只是有點煩惱,霍二哥總是黏著自家姐姐不放。要是以前那個性格黏糊的小孩,看了肯定不能忍。現在白子安長大了,院子來來去去一大群小孩,他跟著玩的開心。只是每次跑回來的時候,看到霍雲霆找點空就去黏糊姐姐,嘟嘟嘴巴就算了。

次數多了,他就自己湊上去,跟白玉親香幾句,嘀嘀咕咕跟誰誰玩了什麼,然後再被小夥伴們喊幾聲,再歡歡喜喜的跑開。真的是院子里歡喜的氣氛太濃了,小孩被感染的也生不起氣來。有點小不情願,也很快就被忘到天邊兒。

因為陳二虎怕耽誤廚師預先準備好的肉丸子或者別的東西,豬殺的聽早的,十二點之前就送到了李家院子,李家那邊人多,大冬天的很多菜先切了洗了又不會壞,大家都忙活的熱火朝天的。

陳二虎和王菜花忙著整理吃完殺豬菜的鍋完瓢盆,還有借來的桌椅板凳。白玉要幫忙,那霍雲霆看著能幹嘛?什麼都搶著做,洗東西也不要白玉幫忙,「大冷天的,阿玉你別碰冷水,這些我肯定給二嬸洗乾淨。」他一個大男人,出任務的時候也沒少爬冰雪的,這點冷水,根本不再怕的。

忙忙碌碌一天很快就過去了。一大早上的,王菜花從白家又往家裡趕了一趟,才又過來白家小院,看著白玉和霍雲霆都在灶下面燒熱水,準備洗漱用。她一把拉過白玉,對霍雲霆說,「雲霆啊,今天是喜慶日子,我們阿玉可不能幹活,你就多做點哈。我帶著阿玉進去換套衣服。」

把白玉扯進房裡,「阿玉,昨天你說你有新做的沒上身的衣裳,我才沒昨天趕著扯布,讓村裡的大娘給你縫件新棉襖的哈。你拿出來我看看,適不適合今天穿。」主要是孩子平時穿的衣服都是素色的,訂婚雖然不是結婚的大喜日子一定要穿紅,但是也得穿點亮色兒才行。

看她絲毫不讓步的樣子,白玉無奈,只得開了箱子,把疊好的一套對襟襖裙拿出來。淺粉的顏色,著一枝疏影橫斜的紅色梅花,領口袖口還有裙擺鑲著雪白柔軟的兔毛,這可是純兔毛,白玉之前打獵的時候存下來的。裙擺倒不是真的古代那種大幅裙擺,而是仿的旗袍的裙擺,只是比那個又鬆些。

仔細看了的王菜花大讚好看,一個勁的誇白玉手藝好,讓白玉趕緊換上,「阿玉,你把衣服換好,弄一弄頭髮。我早就想說你了,你一個小姑娘,不能老把頭髮盤的那麼嚴實,又不是嫁了人的婦女。你今天好好梳一個髮型,長這麼好的頭髮,老藏著是怎麼回事?」

「二嬸,我這不是嫌麻煩嘛!平時上課做家務,或者滿林子躥來躥去,頭髮不盤起來不方便埃」白玉從善如流的換了衣服,想了想頭髮的確是過長了,直接編個辮子也單調。白玉就把頭髮挽了一半的長度,餘下來散著的也只到腰間,恰好合適。

挑了枝梅花玉簪還有一對白玉耳墜戴好,小小耳墜加上白色的兔毛,映襯的她更顯肌膚勝雪一般。王菜花看著她美成這樣,根本沒提著讓她化妝,直接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手帕。她小心的把手帕打開,白玉看到是一隻金鐲子,工藝有些粗糙,不算很精緻,當然這是白玉的眼光看。畢竟這個鐲子,沒有白玉擁有的任何一件金飾好看,幻境里累絲金鐲比商場鑲了寶石的鐲子還要好看。繁複華麗又精美難言。

「阿玉,這是你回來說要跟雲霆訂婚之後,你二叔到市裡辦事,特意去老金店買的,算是我和你二叔的心意。」王菜花雖然那時候對霍雲霆還有顧慮,但是也看出來孩子喜歡,哪有當父母的能拗過孩子的?何況她這樣的,對孩子根本硬不起來的人,到時候還不是孩子說啥是啥。

因為心裡清楚,再加上孩子爸的勸說,王菜花就把家裡的錢拿出來讓陳二虎去市裡給孩子買點東西。哪能讓孩子一點長輩的東西都得不到就訂婚?

「二嬸……這個?」

「拿著吧,只要你別嫌不好就行。我們知道你大了,長本事了,能給自己買好東西。只是你爸媽看不到這一天,我和你二叔吧你當自己女兒一樣,你要訂婚了,我們怎麼說也要給點東西。

不能值多少錢,但是這是我們當長輩的心意。」

在她眼含熱淚的殷殷目光之下,白玉抿抿唇,伸出手接過了包著鐲子的手帕。她想媽媽就是這種窩心的感覺吧,她輕輕的靠在王菜花有些粗的腰上,「謝謝你,二嬸,我會好好保存的。」

王菜花攬著她的肩膀,輕輕的撫了撫她的頭髮,「阿玉,你這孩子什麼都藏在心裡,不愛說。在村裡訂婚了,也就差不多了。你以後和雲霆好好的,不過呢,要是在外面受了委屈,也別忍著,一定要跟二嬸說。我們雖然就是老農民,但是也不會眼看著自家孩子受苦的,記得了嗎?」

「我記住了。」雖然我不會讓自己受委屈,萬一受委屈了,也會讓別人比自己更憋屈。白玉這時候還是乖乖的應好,畢竟她是真的記住了她的話了嘛!

被霍雲霆催過來看看白玉準備的怎麼樣的蕭紀瀾,看到兩人依偎在一起的樣子,她也不好進去打擾。這白玉年紀小小就沒了爸爸媽媽還要養活弟弟的事,他們家裡想起來一次就心疼一次。

要說世界那麼多無父無母的孤兒,他們家是不是都要心疼,那肯定不是。那不是因為霍雲霆春心萌動,他們家早就把白玉當做自家的小閨女了么?都自己家的了,哪能不心疼?